大法给我清除了附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我出生在农村,记忆中从懂事开始,在朦胧中就感觉到除了人这一边在另外看不到的那一边还有人,而且是我所向往的地方。长大后,我就非常喜欢听仙女下凡等神话故事,相信有天国世界,有神佛存在。

一九七九年春天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我二十六岁。本村有一老太太能看病、算命,别人都叫她大神儿(其实就是附体)。邻居大娘叫我去那看看,那时的我非常单纯,因生在农村,接触的东西少,我就以为她是神能知道很多凡人不知道的事吧!所以我还挺高兴的去了。去了之后她说些什么在这就不必说了。过了不多久,我因咽部做手术后回家休养,接触了几次,那附体告诉我说它们是修炼,是仙人……其中一个和我以姐妹相称,对我热情,并且要将它的一个哥哥介绍给我,它的哥哥在北京是某高官的秘书,将来接我去北京。

那时的我是多么单纯、幼稚,就这样我在父母及所有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不让我告诉父母)接受了这一桩奇特的“婚姻”,而我却拔不出来,我就觉的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我的心扣住,我想摆脱不能。我感觉那时的我晚上很多时候是和它们在一起,也有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时间一长,我的身体非常不好,最严重的是心脏不好,他们也说给我治,保护我,什么时候来接我,结果都是空话。后来我父母一再的催我成家。一九八三年,他们就在我单位给我找了我现在的丈夫。那时我三十一岁,因为中间有这些东西隔阂,所以我对丈夫没有真情,但丈夫对我很好,就在这一点上我也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一九八九年秋,前面说的那个老太太离开人世,可是那个东西并没有离开我,在这过程中,我的心里总象有块石头坠着,受着煎熬,身体受着摧残,总盼着能有出头的那一天,我几乎耗尽我的心血,这样到了一九九四年,我由经常出现心衰到最后心脏偷停,严重时整个房间都在转。我感到生命到了绝境,唯一担忧的是我有一个十岁的儿子。

就在这时,我生命的深处有一种感觉想要寻找什么,于是就和单位的同事(佛教居士)到邻县的寺庙拜佛,吃过午间斋饭,突然间一阵晕眩恶心,使我马上跑到寺庙外呕吐。同事一看我这样,下午准备做的皈依就免了。请了尊观音菩萨像就回家了。事后同事又给我一本佛学入门手册,看到释迦牟尼佛在竹林精舍给他的弟子讲法,我内心就有一念:渴望求到佛法。

一九九五年八月,我一侄女在大学放假回来从同学那得知法轮大法在世上弘传,就请了《转法轮》宝书给我,还和同学学了功法。

我用了三天时间读完了《转法轮》。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的心豁然开朗,明白了在当时那个境界的一切。整个人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轻飘飘的。这时我再看书前面的像,我就感到师父就象真人坐在我面前,慈祥的望着我,我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我激动的两腿双盘,手捧宝书泪流满面向师父发愿:一定要在大法中修炼,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自从得法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发生了一种全新的变化。我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外,其余时间几乎就是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不落的炼功。严重的心脏病等全部消失。梦境中多次见到师父。师父为我调整心脏。我不只一次的向师父哭诉自己的苦衷。师父总是点化我让我精進。一次我在梦中看到自己床上一只烟黑色的狐狸,我一惊,我知道我必须和这种东西割断这种关系,否则是犯天条。还有一次师父将这个东西的形象显现在我面前,我告诉它:我已经没有这个心。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我从内心彻底摆脱了那些不好的东西,有时有干扰,我就从心里喊师父。

我所遇到的情况,可能是一万个人也不见得有一个。是大法的神威,是师父的慈悲解救了我。使我摆脱了这一切,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师父引导我修炼,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几年来,一直想把这件事写出来,见证大法的神威。但受后天观念的影响,不会写作以及人心觉的难以启的,一直拖到现在。在伟大师尊传法十五周年之际,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对师尊的感激和怀念,我一定要写出来,破除一切人心和观念,把这件事公布于世,作为历史的见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