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执著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刚得法那段时间,胆子还是很小,炼功的时候都把灯拉亮。

有一次打坐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腿痛的很厉害,但我还是坚持着。正炼着,突然感觉有很强烈的闪光,我以为灯要灭了,赶紧睁开眼睛,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师父的法像,发出万道金光,非常美妙、壮观,整个房间都是金光闪闪的。而此时我的身体好象腾空而起,坐在很高的空中,腿一点都不疼了,整个人好象坐在莲花盘里一样,舒服极了。当时我又惊又喜,有一点怕,怕自己会从高空中掉下来。

这景象持续了几分钟,金光慢慢退去,这时我赶紧往下看,是不是我真的坐在高空中,一看还是在原来的地板上,一点都不变,想着刚才怕掉下来,不禁哑然失笑。

恶浪起 善恶分

修炼不到半年,中共便开始了疯狂的打压,七•二零那天,看到电视播放攻击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起初我有点茫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我的选择错了?但我还是像平常一样拿起《转法轮》来看,刚一打开,一行字映入了我的眼帘:“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转法轮》)

看到这我明白了,一切疑问迎刃而解,同时也修正了自己,并走入护法行列。当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的时候,看到这一段“有的功法中练功人还没见过师父,说对着哪个方向磕头,交几百块钱就行。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而且这个人还挺甘心,从此以后对其功、其人维护起来了,也告诉别人,不能学别的功了。”(《转法轮》)

我想作为一般的常人都能维护他们的功法,而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的是宇宙大法,身体健康了,心性也得到了提高,而如今我们的师父却遭到攻击诽谤,我作为师父的弟子有什么理由躲在家里,不出去证实大法,那我还不如那些常人。于是我写信到有关部门,告诉人们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结果邪恶将我抓進了看守所,一个月后才释放出来。三个月后我与功友一起学法,再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功友一起到北京拉横幅,被恶警抓進崇文区派出所关押,我偶尔往窗外望去,那时候我看见整个北京城就象一片汪洋大海,无数只小帆船在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真的如师父所说的“一帆升起亿帆扬”(《心自明》)的壮观气势。这番景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知道了自己在修炼的这条道路上该怎样的走下去:修炼是殊胜的,无论遇到什么魔难都要义无反顾。后来当地恶警把我从北京带回,强行将我关進劳教所,一年半后才出来。

师尊呵护 正念脱险

二零零二年中共召开十六大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邪恶警察要抓我,并对我说:“这一次被抓不会关很长时间就会出来。”我坚定否定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任何生命不配迫害我,别说时间长短,就是半天或半个小时我也不同意。”

第二天两点多钟,我和家人正在干活,一抬头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对面的马路,两名警察直接朝我的饭馆走来,想起昨晚做的梦,我心里有点紧张,跑掉已经来不及了,我马上转过身希望他们没有看见我,转眼他们来到我的面前:“跟我到派出所去,帮我们提供一些情况。”我说没有空,你们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说,我是坚决不跟你们去的。他们蛮横的说:“你不去也得去,否则我们就采取强制手段。”

僵持了十多分钟,外面也围过来不少人,我的家人在旁边指责他们为什么乱抓好人。当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想不能够再这样下去被他们抓走。当时一个警察在门口打电话,另一个警察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我稍微静下心来就发正念,当时我感觉发出的正念有排山倒海之势,非常强大。发完正念,我也不看两个警察一眼,直接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去,然后進了别人的房子。几分钟后那两名警察才如梦初醒,赶紧到处找我,最后回去汇报说我从后门逃跑了,其实根本没有后门。

事后家人和围观的人告诉我,他们也没有看见我什么时候跑掉的。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脱离魔掌,而那段时间本地区有很多功友被绑架,差不多关了一个月。

去掉怕心 讲真相

我从事餐饮工作,刚开始时不敢在餐馆里讲真相,只是利用买菜机会跟别人讲,后来看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知道时间的紧迫,作为大法弟子应肩负起救度众生的使命。放下怕心,于是我便利用顾客在饭店吃饭的机会跟他们讲,效果很好,但有时也遇到中毒较深的,根本不听。

有一次,几位青年男女来吃饭,和他们客套几句后便开始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不耐烦起来,其中一个粗暴的对我说:“不要跟我们讲这些,不要在这里干扰我们吃饭。”看到他们这个态度,我只好不作声了,在心里求师父给我智慧,我要救度他们。吃完饭后,有个人对我说:“老板,打个折吧。”我一听乐了:“可以,不过你们得让我把有关法轮功的一些情况说一说。”他们听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后很高兴的跟我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谢谢你。”看着他们离去后我感到十分欣慰。

还有一次,我跟两位客人讲真相,突然一个表情很严肃的跟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专抓法轮功的,某某就是我把她送進劳教所的,你在这里传播法轮功,你还想不想开饭馆?”当时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确实有点慌,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对他说:你讲的这个人我认识,当初在劳教所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干活。但是,你知道吗?她是个好人,你们把一个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关進劳教所迫害迟早遭报应,我希望你能分清善恶,不要助恶为虐,希望你金盘洗手,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若有所思的看看我,不再说什么。离开饭馆时他说了一句话,“老板,再见,以后我还会到你这里吃饭,我喜欢你这里。”后来他真的来过几次。

虽然我在饭馆里敢讲真相,但一直不敢出去发资料,同修给我资料放一段时间了都不敢出去发,直到有一天下午两点多钟,没有顾客吃饭,我便拿起书开始学法。四点多钟的时候,我抬头随意的向前看,发现有一份资料放在门面的桌子上;我吃了一惊,以为刚才粗心大意把资料随便放,拿起来一看,上面都是我没有见过的内容,而隔壁也有同样的资料。这是其他功友发放的资料,想到功友白天也能出来发资料,我觉的很惭愧,就决定走出去发资料。

一天晚上我发完资料后,怕心很重,想赶紧回家,刚好看见路边有辆摩的就去上车,我对那人说:“去某某路。”谁知那人说:“知道了,是去公安局吧。”一听这话我差点从车上跳下来,没好声气的说:“是去某某路,要去公安局你自己去。”后来一想,其实那话也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

至于劝三退,现在我是这样做的,开始跟人客套几句后就问:“你是党员吗?加入过少先队或团组织吗?”然后跟他们说起来:你知道吗?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人退党退团退队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做的坏事太多了,历次的政治运动屠杀了不少的老百姓,现在又残酷迫害法轮功,恶贯满盈,所以天要灭它,希望你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退出党团队,保命保平安。一些人听了,十分愿意退。

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有一次我在发正念前五分钟清理自己不好的东西的时候,看见另外空间不好的思想业力,不好的观念和外来干扰,密密麻麻的,在那里翻腾着,我集中念头就是想它们死,五分钟后,便全部死掉。清理完这些后,对以后的除魔效果很好,发出的功力非常强大。有时候清理不好的时候,思想业力干扰容易走神,心在想别的事情,那时我打出的功就没有威力,看见那些魔在龇牙咧嘴的笑。

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注意清理各种不好的干扰因素。我们这里有个阿姨带着一个年幼的孩子,孩子的父母都已经被邪恶抓走了。想到孩子这么小就失去父母的关爱,我的心里就一阵难过。有一天我在那里胡思乱想,阿姨也曾经被邪恶迫害两年,如果再有什么闪失孩子怎么办,刚乱想到这就看见一团黑色的物质向阿姨的空间场飞去。我顿时警醒,立刻发正念清除,不一会儿,那黑色物质马上解体了,那团黑色物质就象烟花一样散落。由此我想起来,自己对同修不好的念头,也会加大同修的魔难。

有一次我先生买了一只猫回来,我很不喜欢,但也没有办法,心想这个猫影响我炼功。不经意的想着,如果这只猫不见了,先生很可能又买回一个,顶多拴紧一点,如果猫死了,也许他就不买了。当时我也没当一回事,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这只猫就死了。

通过这些事情,个人所悟,由于各种不好的人心,想了就是在求,那么邪恶因素就会钻空子,干扰我们让我们学法发正念静不下心来。我牢牢记住了师父所说的“静而不思”。

修心断欲

修炼了这么多年,我吃肉的欲望还很大,偶尔有两天或几天不吃,但很快就能吃了,而且感觉很香。这段时间,先生买的都是青菜之类,看着没胃口,于是我自己就去买。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正在吃饭,突然一个人把我的饭端走,大声的对我说:“不给你吃了。”醒来后,我想可能是对肉执著了,也没有深思。

第二天下午,很久没有露面的街委主任来到我家,问最近都干些什么,我说我干什么是我的自由,无可奉告,你们为什么来干扰我的生活?她说:如果不是上面叫来,我也不想来。

晚上我在思考着,自己肯定有空子邪恶才来干扰我,可是到底哪里有漏呢?拿起经文随意一翻,首先看到就是:“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没有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联想到自己做的梦,我终于悟到,原来自己没有去掉吃肉的欲望,而是任其下去。修炼是严肃的,邪恶因素无时不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若有漏他就抓住我的把柄進行迫害。

以上是我个人所悟,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附小诗一首,与同修共勉。

再精進

万千感慨忆师恩,
耗尽所有为众生。
慈悲呵护众弟子,
除恶斩魔过难关。
大法踌造金刚体,
不再消沉步珊珊。
世间之事莫迷恋,
洪愿了却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