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用正念和智慧在机场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温哥华机场是亚洲人出入加拿大的必经之地,仅中国每天就有八个航班,加上香港、台湾、日本、南韩的航班,每天在此出入的中国客人一千多人次,旺季超过两千人次。

二零零一年开始,我们在机场向中国人讲真相、发资料。历经了中领馆和特务的干扰、机场管理部门的严厉禁止、同修中的意见分歧等考验,我们始终没有动摇。开始一两个、现在四五个学员参加,虽然人数不多,通过协调也做到了每天都有学员在机场讲清真相。

一、讲真相开创环境,路越走越宽

机场是个较特殊的场所,原则上不允许任何个人和团体派发任何资料。如何突破?师父说:“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这个大法而来的,都是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通过学法,我们明白了法理,坚定了信念。我们也深深的知道温哥华机场是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难得的宝地。为了可贵的中国人能尽快了解真相,并能把真相带回中国,面对各种干扰和限制,我们都不能放弃。因为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情,救人的事情。我们决心用慈悲救度世人的那颗心,去开辟这块领地,使其为救度众生所用。

面对机场不让发资料的问题怎么办?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虽然明白了法理,可我们几个都不会英语啊?通过全体学员交流后,大家都动起来了:会汉语的向航空公司和导游讲真相;会英语的向机场警察、便衣、主管安全的经理和工作人员讲真相;给机场董事会写信。通过一系列全方位的讲清真相和学员整体发正念,机场被正过来了,从此开创了一个难得的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环境。

当然,去机场的学员更重视近距离发正念,做到时时保持正念、时时清理空间场,并且做到既要讲清真相,又不违反机场的规定。注重在为乘客义务服务的同时,面对面的向乘客讲清真相,这样就拉近了与乘客的距离、有了亲切感;再以聊天的方式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他们就容易接受,也愿意接真相资料。机场工作人员看到我们长年累月不辞劳苦的为过往乘客服务,并能配合、协助他们的工作,于是大部份人发自内心的感谢我们。我们也为有这样一个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修炼自己的环境和机会而高兴。

现在遇到机场工作人员,多数都是笑笑点头而过,有的工作人员见我们总是竖起大拇指。主管安全的经理,过去对我们很凶,总是板着面孔非得赶走我们不可,将我们送上公车才放心。六年来我们的言行使他改变了态度,现在每次相遇都要打招呼。他说“你们都是很好的人!”一次发资料正好让他看见了,他从身后拍拍同修的肩说:“NO(不行)”,学员祥和的笑着说:“SORRY(对不起)”!他笑笑就离开了。三月的一天,一位学员在一楼大厅墙角处放了两袋资料,刚给一个代表团讲完真相回来时,发现两个警察检查资料袋后正要拿走,同修忙上去笑着说:“SORRY(对不起)”!警察知道是我们的资料后,笑笑、拍拍同修的肩就离开了。

现在虽然有时还有些小的干扰,但总的来看,机场还是默许了我们在此讲清真相。实践证明:向导游讲清真相也很重要。在这方面我们也收到了较好的效果。过去,有些导游很反对我们向他的客人讲真相,看到我们上前给游客发资料时就轰我们,嘴里还说“去去去!”有的还要报警。可是现在很多导游主动帮助我们讲真相。有个导游对我们说:“我看了你们的资料很赞同。我也在尽力支持你们,每次拉游客路过领馆门前,我总放慢车速,有意叫他们看。一次有客人问:‘这儿是法轮功的地盘吗?’我说:‘这是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那人不解的问‘怎么能让法轮功摆大牌子?警察怎么不管嘛?’我说:‘这是加拿大国土,加拿大讲人权,讲信仰自由,人家没犯法,警察不但不阻止,还保护呢!全世界除了中国,几乎所有国家都不镇压法轮功,就连香港也有炼法轮功的自由。我到香港看到处处都有法轮功的标语。’我的话让全车的人惊叹不语。”

以后我们经常用他的实例向其他导游推广。有的导游说:“我们也这样做了,温哥华中领馆前法轮功的抗议已成了一道风景线,特别是第一次出国的人看后都很惊奇。”还有导游主动帮我们发资料,二零零五年暑期有二百多人的高校代表团来加开会,我们几个人给他们资料他们都不敢接,有人小声说:“走时都交代过不让拿。”我们想“不拿就讲吧!”一个不落的讲大法真相,讲九评,讲退党。这时一个导游找到学员赵阿姨说:“阿姨,现在人多他们不敢拿,你把资料给我,我放在旅馆大厅内,晚上人少了他们会有人拿的。”

我们也把这个导游的做法推荐给其他导游,有许多导游也这样做了。他们不仅自己得救了,还救了别人。就是那个当年要报警的导游,通过多次向他讲清真相后,他看了书、学了功,还退了党。现在每次遇到他带的团,总是很热情的打招呼:“阿姨,有客人来了!”那些客人见他与我们很熟,许多人都要了资料。

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我们每个人都主动的做机场的义工,义务为过往乘客服务,带乘客转机、托运行李、退税、改票等,帮他们打电话,还经常为他们垫付电话费。来自中国大陆的乘客常常激动的握着我们的手说:“现在象你们这样的好人真的不多了。”

有一次一个年青人急的满头大汗,跑过来问:“阿姨,我要乘一点的飞机去北京,现在都十二点半了,我刚从渥太华来,飞机晚点了,还没托运行李,你能告诉我在哪托运行李、拿登机牌、到哪儿入关吗?”同修带他一路小跑,找到北京国际航空公司负责人,负责人急速找人给他托运行李,同时又打电话给机组让等这个人,办完后,同修又跑步领他入了关。这时他才想起要谢谢。同修说:“不用谢啦,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不由自主的连说三声“法轮大法好!”又说,“我今天遇到好人啦!”

还有一次在一楼大厅出口处,机场一个华人工作人员领着一个代表团,找到同修后,大声对那些人说:“她是我们机场的义工,很热心为大家服务。让她带你们到三楼C口安检。”同修一路上向那些人讲着真相,快到安检口时,给每人一份真相资料。其中一人说:“我在国内听说过《九评》但没看过,这次还真想出国看到呢,你真是及时雨。”他一说,大家都很高兴的拿了,有的还要了两份,说捎给朋友看。入安全口时,他们都非常热情的喊:“大娘,谢谢你!你真是难得的好人哪!再见!”那个热情劲真象久别重逢的亲人。

一次有位老人领着儿子找到学员说:“儿子,就是这位大妈帮我给你打电话,给我垫了钱,把我送到安检口,还找个同路人领我上飞机。”儿子还了钱,并万般感谢,说:“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现在这样的好人太少了,你们真是了不起。大妈我还想麻烦您,我在多伦多上班很忙,下次我爸再来时,我就不来接他了,我能打电话给你,麻烦你帮忙接他行吗?”同修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他。类似的事例很多很多,每个同修都遇到过。

二、传九评 促三退 救度更多众生

在机场我们会遇到各种类型、各个层面的人,他们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深感“传九评促三退”非常重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送《九评》劝“三退”。一个二十多人的代表团排队托运行李,我们给资料他们笑而不接,一人小声说:“我们是人大的”。学员说:“啊!是当官的?你们出国是考察,法轮功、‘九评’、‘退党’都是中国人的大事,为什么不敢正视?兼听则明嘛,我劝你们就当一位好官。原告、被告都听听,作出公正的判断。”当讲到前排第一人时,他接了资料并说:“这位大娘说的对,我们原告、被告都听听。再说这些材料在国外都是公开的,人人都可以看,我们为什么不能看,批判着看,相信我们自己的鉴别能力。”听他这么一说,我们赶紧趁热打铁说:“这位领导说的真对,不看怎么知道好坏呢?只要认真去看,就会得出公正判断。”便每人送上一份《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机关干部公开拿资料这还是头一回。导游说:“他官大,他不怕,他是人大秘书长。”同修说:还是这个人比较正直,比较清醒。我们真为这些生命能够有机会得救而高兴。

虽然中共严密封锁信息,由于我们坚持不懈的发《九评》讲真相,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是传递真相的活传媒。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学员递上一套真相资料对游客说“你好,请了解法轮功和退党大潮的真相。”他接了资料后问:“还有什么资料?我想多带些给亲友看。现在一些人对法轮功不理解,不支持,除了被江泽民一伙用谎言加大棒蒙蔽和威胁外,主要还是很多人良心变坏了,极端的自私,没有正义感。我是油田职工,我们单位有个炼法轮功的,是多年的先進工作者,就因为向周围人说法轮功好,就被抓到劳教所判了三年。因为不转化,被酷刑折磨。一次我去看他都不敢认了,原先一百六十多斤的汉子瘦的不足一百斤。满身是伤。看到他,我禁不住哭了。他很祥和、坚定的鼓励我。回来后,单位领导警告我:‘你不要再去看他了,人家躲都躲不及,你还主动去找法轮功!’我听后心都要碎了。现在的人怎么这样了?哪有一点良心啊!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危不危险啊?!生活在这些人群中有何意义?!我发自内心佩服你们,你们才是中国和世界的希望。”这一席话真让我们感动。二零零五年又碰上他,他拿了五份《九评》,并和太太一起退了团。二零零七年三月再次遇上他和三个朋友回国,他主动要了十多本《九评》和光盘,还对朋友说“我每次都带些给亲友看。在中国吃的、穿的不用带,这个资料奇缺,是给朋友最好的礼物。”在他的带动下,他的三个朋友也要了《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并退了团、队。

一天夜里,同修在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抗议时,过来一人说:“你们白天在机场给我资料,人多我没敢拿,有什么资料现在你快给我。”同修快速递上《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他在外面转了一圈進了领馆。抛弃中共是人心所向啊。

一位老教授要了三份《九评》,说:“上次我带了一份回去,吓的够呛,回到家里心才落地。我们让邪党的恐怖政策吓怕了,其实出关没事。这次多带几份,亲友们都想看。”

一次,我们把《九评》送给一行人中的一个,那人大声说:“我比你们都恨共产党,九评出来后,我曾用集装箱往回发,但我认为共产党好不了也倒不了,为什么?它现在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接班体系,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一代接一代。”我们说:“你错了,这个邪党自从迫害法轮功开始神就定了灭它,队员、团员、党员,都在血旗面前宣过誓。宣过的誓可不是个简单的事,神认为那是发过的毒誓,那必须得采取公开的方式退党、退团、退队,不然邪党被神灭掉时,他们就会做陪葬。所以劝人三退是在救人啊!”又给他讲了“亡共石”是天要灭中共。他听后信心大增,说:“那下次回来后再多往回发《九评》。”又说:“这次在飞机上十多个小时,要好好看看《九评》。”经他这一说,一行五人都要了《九评》。

二零零五年前,劝三退之事我们做的不够,认为游客来去匆匆,三言两语不易退。二零零六年我们学习香港、澳洲同修劝三退的经验,在家里先起一些化名,遇到接受九评或愿意听真相的人,就鼓励、帮助“三退”,这样效果很好。有个新学员每次发的资料都很多,通过学法认识到“退党”的重要性后,决心多劝退,退一个救一个。这一念很正,每次都有有缘人找她“三退”,在领馆签证处也劝退了很多人。

一个代表团全体成员,都拿《九评》,学员说:“用化名给你们退党吧!退了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国内不知,真心退出恶党大难来时就可逃脱。”其中一人说“好,我退党。”在他的带动下还有俩人也退了党、团。有一个代表团只听不拿资料,说“九评在网上都能看得到。”我们找机会小声问他:“我给你退党吧,化名叫张天意。”他笑着点头同意了。对一些散客和机场工作人员,公开的讲“三退”效果也好。大家把退党特刊和大法真相资料送给一个走在代表团最后的人,问他看《九评》吗?答“看了”,“你退了吗?”“通过电话退了。”“其他人退了吗?”答:“不太清楚,据观察还有好多人没退,这是个人认识问题。”同修告诉他:“这不是个单纯的退党问题,而是关系到每个人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得救了,你再救救你周围的人吧。”那人说:“好啊!我明白了。”我们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大法真相、三退得救而欣慰。

三、在讲真相中整体提高

师父在《致澳洲法会》中说:“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我们深知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要修好自己,首先必须要学好法。我们每天学法、背法两至三个小时。

除此之外保持强大的正念非常重要。有一次,中领馆的特务打电话报警,企图叫警察来撵我们,我们发正念,四个警察来到现场都未看见我们。有时发现特务跟踪打手机,发正念让他打不通他就是打不通。

六年来,学员都在成熟和提高。一位年近七十岁的同修,二零零一年去机场讲真相,历经了许多干扰,但始终没有动摇。开始遇到骂师父骂大法的,她强忍眼泪警告说:“你骂人要遭报应的。”对方马上说:“你报,你报,你报报给我看看。”当时她就知道自己动心是做错了。回家学习师父的经文《何为忍》,再遇到这样的人时她无怨无恨,锲而不舍的救度那些中毒很深的人。一天,遇到一个身穿西装的老先生对她说“法轮功的资料我不要”,嘴里开始骂大法,越骂声音越大。在一年多里,曾四次遇到他,同修总是乐呵呵的给他讲真相,终于使他态度改变了,到第五次向他讲真相时,他终于笑着接了资料。这是学员的慈悲熔化了他呀。

一位二零零二年得法,二零零四年去机场讲真相的学员,到机场不久就遇到了逐步升级的“考验”,第一次警察让她自己走,第二次把她送出大门口,第三次把她送上汽车,汽车开动了才离开,第四次把她带到办公室,说再来就要逮捕她。她心里发怵产生动摇。老学员告诉她:来机场讲真相的每个人都历经了这一关,只要放下自我,抱着慈悲救度世人的纯净心态,一切都能闯过去。她通过学法向内找,认识到过去被撵,是因为有怕心,现在认识到自己在做最正的事,堂堂正正的做,从此干扰没有了,偶尔遇到小麻烦,也能正念解决。

六年来,每个学员都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不同成度的去掉各种执着心。如:发资料顺利时的欢喜心;资料发少了时的灰心;刮风下雨寒冷时的求安逸心;对不接资料、态度恶劣的人的气恨和争斗心;还有各种各样的怕心。取而代之的是救度众生的慈悲心。

在身体方面变化也很大。开始时每天在去机场五、六个小时,感觉饿,感觉累,现在这六、七个小时楼上楼下的走,不觉的累,不饿不渴。我们知道这有师父的加持,也有身体向高能量物质的转化。

虽然我们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与其他同修比差距还很大,离师尊的要求还很远,还有许多执著没有放下。但是我们有决心在证实法中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发言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