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邪党恶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公务员,由于长时间生活、工作在邪党的糜烂氛围里,从而沾染了很多官场的不良习气和作风。在我未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养成了那种狂妄自大、目空一切;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见风使舵、口是心非;投机钻营、唯利是图;依强凌弱、仗势欺人;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两手叉腰、立眉横目、耀武扬威、盛气凌人……等等这些恶习,它就象病毒一样不断的侵蚀着那颗已被中共邪党扭曲了的心灵,吞噬着那个被共产邪灵变异了的已经非常脆弱的生命。

是法轮大法把我从迷蒙中唤醒。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人们都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酒不喝了,烟不抽了,舞不跳了,浑身的毛病没有了,为人处事也平和了,见了名利不争不抢了,心胸变的宽阔了,整天乐呵呵的,说我越活越年轻了。我自己也觉的学了大法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荣耀。邪党文化的黑冰正在不断的解体与消溶。

可是,邪党文化就象那个毒瘤里的癌细胞一样已经扩散到人的骨子里面,一有机会它就会渗透出来。我们在修炼中,当守不住心性时,这个魔症就会发作。比如对下属或晚辈们有时大声呵斥、训人;习惯性的倒背着手遛遛转转、指指点点,好象在“视察”工作;喝着茶水、跷着二郎腿与人谈话,觉的气度不凡;人有求于办事时大包大揽,以示能干;若求于人办事时嬉皮笑脸、奴像毕露等等。这些个邪党文化的后遗症,就象那个疟疾一样时不时的复发。

我们是修炼的人,发现了这些不足就得修啊,就得不断的用法来纯净自己,归正自己。直到现在,我见有的同修还喝着茶水、嚼着口香糖(或吃着什么东西)、跷着二郎腿听法、学法、开法会;有的同修之间见了面谈话时,抱着肩或插着腰或斜靠在沙发上,“哼哈”敷衍;有的戴着墨镜、哼着小曲儿穿行于大街小巷之间……为人处事、言谈举止还时不时透出邪党文化的那些不良气息。

我记的邪恶把我绑架到洗脑班,一下车,我倒背着手在院子里转了转,那个洗脑班的头子对我说:“你就是市里来的那个处长啊?”“嗯!”我不屑一顾的从鼻孔里挤出了一个声音。那个东西一听就火了:“你认为你到这里是来视察的?!我告诉你,你再倒背着手来回转,我就把你铐起来!”我猛的一惊,马上改为直立形态。我不是说怕它们,是觉的自己有漏。其实“倒背着手”或“手插着腰”这些个姿势就连旧势力看着都别扭。它是邪党恶徒的习惯性、代表性动作,而决不是大法修炼者的威严而彰显出的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

在修炼中,我们要行的端做的正。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象一个大法弟子。都不能让旧势力钻一点点空子,都不能让邪灵烂鬼找到迫害我们的任何借口。以神态自居,正念正行,邪恶见了都会胆寒。要明白:我们才是新宇宙的主人和守卫者,那就得在人世间修出“圣者”的风范。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决不能有损害于大法弟子的形像,决不能给大法抹黑。

大家知道,从邪党政府里走出来的由共产邪灵驯化出来的那些个中共官员哪,他的每句话、每个动作,甚至连那个眼神,都透着奸猾和狡诈;坐立行走、言谈举止,都带着骄横与傲慢,狰狞与戮杀。横行霸道,萧萧然而不可一世。

现在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已被恶党邪灵掏空了思想,残暴的封杀了具有上下五千年的古老文明和神传文化,强行填充了“假、恶、斗”的邪党文化垃圾,把人们驯化成了没有自己的思维,糟蹋成了不知自己生命节律的行尸走肉,把人变成了鬼。那个变异的思想支撑着那个变态的躯体,那个被扭曲了的心灵拨动着那个被嫁接了的头颅,从而甘心情愿的做着自己毁灭自己而又不知走向毁灭的事情,甘心情愿的让共产邪灵吸吮着自己的血液与精华。中共恶党如此之坏,共产邪灵如此之毒,真是空前绝后。人与魔鬼共舞,这是人的悲哀,人的不幸,人的耻辱,人类的浩劫!退出邪党,以净其身!天灭中共,万民幸哉!

师父说:“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哪,多多少少思维方式、语言结构都是中共邪党给大陆人造成的社会习气。随着修炼,慢慢会认识到这些。在正常的社会里,大陆人的不良习气时间长了就会改变。但是这些都不影响修炼,阻碍不了修炼,没有关系。我当年在中国传法的时候,很多人也都是那样的思维状态,也都能认识法,也都能修炼,这个挡不住的。揭开邪恶的党文化,是揭露邪恶本质,叫人认清它,看它是怎么样毒害中国人的,是怎么样在毁掉人良知的,怎样毁掉中国古文化的,邪恶最终的目地是毁掉人。”(《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们要谨遵师嘱,彻底清除邪党文化的垃圾,扫清邪灵思想的阴霾;摒弃邪党恶习,恢复神传文化;救度芸芸众生,归正世间天下。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