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受益了,中共说啥我都不信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的婚宴上,我遇到了原单位的几位同事,从她们的言谈中得知,刚刚退休的兰姐得了白血病(俗称血癌),按同事的话讲:“看一次少一次了。”所以我们相约一同去看望兰姐。

当我看到兰姐时,吃惊不小。昔日性格开朗,富态健壮的兰姐,今天却成了皮包骨头,脸无血色,腹部胀得象鼓,坐着都靠人扶的危重病人。我们不便久留,带着沉重心情离开兰姐家,我暗自感叹:真是人生苦短。

事隔两月有余,我再次去看兰姐,当时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兰姐简直换了一个人,虽然还有些清瘦,但精神状态极佳,看到我迷茫的表情,兰姐讲述了她的故事。

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兰姐被市里两家医院和天津专治血液病权威医院确诊为“白血病”,医生告知无药可治,只能靠“化疗”维持生命。兰姐家经济条件不宽裕,女儿、儿子两家也只能维持现有生活;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她拒绝用“化疗”方法治疗(因费用高承受不起),但求生的本能使她先后找过其他人治病。

她曾经去外地道观中找一个小有名气的道人为其开药方治疗,药吃了不少,钱也捐了上千元,不但病没好,反而越吃药越不行了,最后血色素只剩下三克。不能自理了,她想一死了之。她曾想到跳楼自杀,又怕给儿女留后患,所以有一天她选择了服药而死。

有一天晚上把儿女打发走后,躺在床上服了一百片足可以致死的剂量药后,第二天早上七点她竟奇迹般的醒过来了,发现从嘴里流出了白泡沫,血沫一样的东西。闻讯赶来的儿女把她急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看后说:已经没事了,不需洗胃了。回家后,她感到很纳闷,怎么连死都这么难哪!

这时兰姐的姑姑来了,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姑姑笑了笑说:“是师父救了你。”原来姑姑是修炼法轮功的,在兰姐被确诊为血癌后,姑姑再次给她送来了《转法轮》书和护身符,并告诉她不带任何观念的通读此书,就会有福报的。

兰姐原来是个无神论者,什么也不相信,姑姑以前曾劝过她学法炼功,她根本不相信。这一回兰姐在求治无门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通读了一部份《转法轮》,她说:由于刚看书,对书中的法理根本悟不到,就做了傻事,但大法的师父却真的管了我,我不但没死,而且越活越健康,现在我已经真正的得法修炼了。

她高兴的告诉我: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这天,我把布艺沙发罩用半天时间全洗完了,还不觉的累。现在饭量也大增了,由原来只能喝点米汤、流食,到现在每顿可吃半斤饺子。过大年时儿女回家看她,她亲自下厨给儿女炒菜做饭,乐得儿女合不拢嘴。兰姐又高兴的说:医院给我判了死刑,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亲身受益了,这回中共说啥我都不信了,什么电视、广播我一概不信,只相信大法和师父。孩子们也支持我炼功,修炼这条路我是走定了。

看着兰姐豁达开心的面庞,让我陷入了深思……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面前,不容人不信。看来大法真相资料说得都是对的,真的不要轻信电视、广播的造谣宣传,遇事冷静用心思考,从中就能真正的明白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