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儿子

武汉许华芳老人倾诉母子半年来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2006年10月21日晚,我们一家人吃完晚饭后到紫阳湖公园去散步,走到公园门口遭到一伙自称是武昌公安分局国安人员的绑架。当时就把我(许华芳)和儿子程少龙绑架了。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我家的窗户和门撬开,我的家也抄了。

到后来才知道是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个叫周捷,另一个叫陈庆伍带一伙人干的,周捷说他在楼下埋伏了一天怎么不见我们出门。

我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迫害了一个多月才回家,回家后在家休息了三天,我们就到武昌区610办公室去要人。我向610科长陈传全讲了我儿子有肺病,要求他们放人。陈传全说:“程少龙已经判劳教了,判了一年。”我媳妇当时就说:“我不承认,因为上个星期五我和我女儿来过610,当时(陈)说这个月底才有结果,怎么到了这个星期一就说判了呢?”(星期六和星期天是休息时间)

我媳妇,孙女多次到610办公室去要人,610主任矿培勇说:“我是610管,程少龙是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管。”我们说不可能,谁都知道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是610说了算,就这样我们就坐在610办公室不走,他们搞急了就把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曾帆亮叫去。当时曾帆亮说:“程少龙送劳教之前要体检,如果他真有肺病就让他回家,要是没有病就去劳教,劳教后就可以去见人。”武昌区委610主任矿培勇还在旁边说:“胳膊扭不过大腿,整死了那么多人,别人都过的挺好。”我说:“没有整到你家里去吧?整到你家里你就知道厉害了。”他也就无话可说了。

到610办公室去了几天以后,陈传全就对武昌区政法委门卫打招呼,只要我们去了就把我们拦住,有什么事就在保安室打电话,陈传全下来接见我们几次以后,就不敢下来。我就到武昌青菱看守所去反应了我儿子的身体情况。

第三次去青菱看守所是王教导员接见了我们,王叫我劝我儿子写四个“保证”,我媳妇说没有见到人怎么劝?王还说:“法轮功好,你们就在家里炼”我对他说:“我们是逛公园被绑架的”王说他出去一会儿,过了一会,王拿来一张字条交给我说是你儿子写的。我看了以后不相信,因为我儿子写的字没这么好,我说我今天是来接人的,接不到人不回家。就这样,我们一家人在青菱看守所等了一天,到了下午,我实在坚持不了了,就在看守所院子的花坛边上睡了起来。我媳妇说要去找他们说明情况,我说不去,我媳妇看到我睡在那里时间太长,还是去把王找来了,那时已经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了,王说用车把我们送回家,我们说不回去。过了一会他又说:“我请示了武昌区610,让你们去跟你儿子见一面。”我说不去,我要接人回家。我问他们:“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法?被你们这么整,你们是在犯法。”王说:“我们只是负责把人管好,没有权力放人,是610说了算。”

就这样我们一直拖到天快要黑了,是围观的两个人把我劝了回去。第二天我们又到青菱看守所去要人,看守所的保安看到我们后就把门锁上了,我就喊。喊了一上午,下午我们就回家了,回家后跟610打电话,问我儿子现在到底在哪里,两个多月了也没有他的一点消息。陈传全骗我们说我儿子送到何湾劳教所了,并说给他拍了片,他没有病。我说把拍的片子给我看一下,他就把电话挂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每天在区委大门喊冤,在其间陈庆伍来调解这件事,他说:“许婆婆,你别喊了,我们调解”。就这样我在家里等了二天后,打电话给陈庆伍问了一下结果,他说:“我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到了后来他们又不要我跑了。”我只好继续到区委门口去喊冤。陈传全为了证实我儿子在何湾劳教所,他亲自开车把我,媳妇和孙子送往何湾去看我的儿子,看到儿子后,听儿子说:因为体检时有严重肺病,把我送到何湾五次,何湾都不收,是他们强行把他送到这里来的,当时说暂时放在这里。陈庆伍说:“许婆婆,三天后我把你儿子接出来。”

我等了三天,又没有消息。我再一次至区委门口喊冤。他们又把我送到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杨园洗脑班里我继续喊冤。那天是二月九号,我喊冤的时候,一个锁门的大块头,大概四十岁多的人打了我一掌,到现在身上还疼,他还说不是为了自己的工作,他还想把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打死。打我的时候杨园的正副书记都在现场,我责问他们:“你们不是说你们不打人吗”?打我、把我迫害了四十多天以后才让我回家,我的身体也垮得很厉害,连走路都很吃力。

2007年4月4日,我,媳妇,孙子去看了一下我儿子,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说他到何湾以后发了两次病,我儿子有肺病,哮喘,胸膜积水。他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如果再拖下去,我真的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现在小孙子天天在家里要爸爸,媳妇每天在家是以泪洗面。

我儿子的被抓给我的全家及亲朋好友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精神压力,他的现状也令人担忧。我们强烈呼吁各界人士给予我们正义的支持,希望有良知的人都能站出来制止这场迫害,同时呼吁各级部门能明辨是非,把我儿子放出来,使我们一家能够团圆。信仰无罪!做好人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