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详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1999年之前有二千多人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0日以来,巴林左旗邪恶之徒紧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集中全旗公、检、法、司、乡、镇、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部署镇压法轮功,对左旗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迫害。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有;公安系统的汪其格、黄景祥、崔凤国、图布新、白秀珍、那顺、杜义、唐国志、左旗610的朱子杰、张荣山、傅秀云、看守所的张玉珍等。

在8年来的残酷迫害中:巴林左旗有张风兰等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5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有李玉梅、李玉兰、季云芝、段学琴、李胜军、王晓艳等;29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8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行送赤峰邪恶洗脑班迫害;30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传讯。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罚款、非法勒索、非法抄家,掠夺法轮功学员的资金、财产。

一、李胜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2006年4月7日下午3点左右,巴林左旗又发生了一起绑架案件:内蒙古赤峰市邪恶组织“610”伙同巴林左旗当地政法委、610、国安、公安、派出所又一次作案,绑架了左旗林东镇四位大法弟子:李胜军、李玉芬、王晓燕、和李淑杰。并从大法弟子李玉芬、吴国辉两家抢走电脑、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带等,并预谋绑架吴国辉,未遂。李胜军等四人都曾被当地恶人汪其格、白秀珍、图布新、刘建国等迫害并非法判以劳教。这次又被送往呼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还在被非法关押中。王晓燕的丈夫几年前已过世,自己带着十几岁的儿子艰难度日。可恶人们根本不考虑他们母子的难处,硬是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关进监牢。李胜军的母亲病的很重,她刚要去侍奉她母亲,还没出门就被恶徒们绑架。经查实直接参与策划此次绑架案件的610恶徒和警匪有:付秀云、唐国志、张荣山、那顺、杜义、张凤文、杜敏军、汪成、田立成、燕春旺、张惠彬等。

二、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张凤兰被迫害致死

张凤兰,54岁,曾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心脏病。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些疾病不翼而飞,熟悉他的人皆知。1999年7月20日后,左旗610、公安局、派出所、片警姜海山与街道不法人员进行骚扰,抄家。2001年,左旗公安局原政委崔凤国,警察王志春,将张凤兰绑架,并勒索人民币3000元,没做任何手续。2003年10月,610和林东镇不法人员,强迫她写不修炼保证书,企图关进赤峰市洗脑班班,她被逼得险些跳楼。2004年派出所,林东镇、不法人员以种种借口,多次上门进行骚扰逼迫签字,并打电话和威胁,使她不能正常生活。2005年5月19日,左旗610副主任张荣山和左旗教育局又打电话骚扰她爱人,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致使心脏病发作,2005年5月29日含冤离世。

三、巴林左旗大法弟子段学芹曾遭非法劳教、判刑

段学琴家住农村。学法前患有结肠炎、胆囊炎、胃炎、心脏病、肝病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在痛苦中呻吟、挣扎。九八年得法,初学法时只能躺着学,在学法时第一印象最深的就是“修炼”两个字,只有修炼,用“真、善、忍”洗刷自己,才能返本归真。学法一个来月全身的病不翼而飞,由一个瘫痪病人反过来照顾别人,几年来没吃一粒药,给家庭减去了经济负担,一家人欢欢乐乐的都在学法。

九九年七二零由于江魔的妒嫉,利用中共邪党和国家机器残酷迫害法轮功,在中国进行铺天盖地的镇压。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八日,段学琴因去公园炼功被拘留十五天,并将全家人打回原籍(因一家人在外打工)。二零零零年腊月初,赤峰市巴林左旗四方城乡政府与派出所人员到她家骚扰,段向他们讲真相,向政府递送了一封怎样做好人的信,却被乡长张国忠、派出所的迟建学告到左旗公安局,腊月十一日晚由左旗公安国保大队长图布新等人把段学琴绑架到左旗拘留所,由于绝食抗议身体虚弱,保外就医。派出所的贾伟英勒索1500元说交公安局,在拘留所出来时一个姓郑的又向其丈夫勒索了一百元饭费(因绝食并没有吃饭)。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号,段学琴和她丈夫出门卖菜,又被迟建学领着公安局的刘志军、白秀珍还有赤峰的警察把她家给翻了个底儿朝天,把大法的书全部掠走。十五岁的女儿因说法轮大法好,大法治好了我妈的病,被迟建学打了一个大耳光。第三天晚卖菜刚到家,就被迟建学、刘志军、白秀珍等人将段和其女儿绑架,女儿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段学琴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往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强迫劳动不让学法炼功,结果造成胃穿孔,治疗无效才将她送回家。那时人已被迫害的连家人和邻居都认不出她。回家后又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正常。这以后乡政府和派出所没日没夜的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她去护理大姑娘月子,恶警又把她家闹得鸡犬不宁,将她丈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将她二女儿用枪逼着连吓带骂,吓出了心脏病。把她从大女儿家绑架回来监控起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四日,齐柏林等又突然闯进她家,说叫她去学习,由于她不配合,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脱。深夜十二点又来了二十几人房前屋后包围翻了个遍,各个亲戚家全翻遍,七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吓得心跳不安。没抓到她就把他儿子绑架到派出所,齐柏林一伙打了她儿子二十几个耳光,硬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腊月二十七段回到家,由于丈夫承受不住这巨大压力硬把她撵出家门,段学琴成了孤独无助的乞丐。

二零零三年一月初七乞讨到了赤峰,十一日中午被市国安大队的一伙恶警绑架,被四五个恶警猛打头部面部,并把周彩霞和郑兰凤(都已被迫害致死)、田素芳、段学琴四人俩俩铐一块拉到市看守所,叫说出是哪里人,因不说就将她胳膊斜着背铐,右肩被掰坏,左腿打坏。

她反迫害开始绝食,在绝食中每天都是七八个犯人抬出去抓住撬嘴,把牙齿撬成锯齿形,一个姓江的恶警给她灌了半袋盐面,之后胃部沉闷咳嗽吐血。一次灌食抬回来后犯人将她扔到床上,摔得腿象骨头扎出来一样极其疼痛。十八天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通知家人将她接回家。一个月后身体还没恢复,又被赤峰市布仁一伙恶警绑架到红山区看守所迫害,在路上一路吐血。

关进了看守所后,女恶警邓丽艳指使两个男犯抓住就给她灌食,第二天邓用开电门的钥匙顶着段的头部问吃不吃饭,不吃拿来电棍就电,随后又送到医院插管,一次次的插,一次次的吐血,吐得死去活来,每次都吐二三斤。恶警们把她长期铐在死人床上,两胳膊肌肉萎缩,成了植物人,铐子不给开,小便不让尿(尿便器被犯人王晓丹和刘淑杰拿到放风场),王晓丹、刘淑杰和一个姓陈的骂她,王晓丹往她脸上吐吐沫,专砸铐着的胳膊,刘淑杰将她的被子掀开使她一丝不挂来羞辱她,照她的前胸狠砸;一个姓向的恶警还说骂得好,骂就骂她师父。刘、王二犯在恶警的怂恿下更加猖狂,每天都是这样,他们甚至不许段学琴睁眼,说睁眼害怕,段学琴一睁眼,二犯就打她,因十字架铐在床上动不了,又不让睁眼,流的眼泪和口水把眼和嘴全都封住了。要大便时找邓丽艳,她也不管。半个月后才把铐子打开,又把两只手朝后背铐上。由于长时间铐着,整个身体都僵硬了。邓丽艳吩咐刘、王二犯带她上厕所,王犯用手指尖抠她的肉,算是扶她走。因长时间不让动,大便根本便不出,又蹲不下,只好跪着便,有时没等便出就又被王犯拖回去。当时段学琴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等恶警们把她送到医院一检查是胃出血,他们又想向家人勒索3000元钱,因家里没钱接人,他们怕出人命才把段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五年之间,左旗610的恶徒张荣山和傅秀云伙同乡政府及村里的恶人对段学琴的骚扰一直没断过。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段学琴的公公去世,正要下葬,又被左旗派出所和公安局的恶人绑架到大板看守所,被那里的男女恶警拳打脚踢。赤峰市看守所的王海申和恶警邓丽艳把段学琴押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段学琴开始绝食抗议,受到那里的毒贩们的嘲笑和谩骂,受那里的邪悟者的谎言欺骗。赤峰的朱凤文和刘刚俩恶警专门转化学员,他们不让段学琴睡觉,连续攻击,用伪善与谎言欺骗、在邪恶之徒们的强力高压下,段学琴被迫害的脑袋象大筐扣住一样又疼痛难忍,不能入睡,精神与肉体遭到了严重的折磨,整天在生不如死中煎熬。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有:
白桂荣
张宏力、朱凤文(赤峰市610的)
刘刚(赤峰市四监狱调去的)
赵宏臣(其人是一个真正的打手,如果大法弟子不转化他就偷着电、打,妄图掩盖罪恶,说没人看着不承认。)
肖梅
周建华(打了赤峰市大法弟子周彩霞二十几个嘴巴、并把她吊着迫害致死的凶手)
张宇娟
徐呼和、云永(呼市法院审监厅厅长,电话:0471——6963354)
刘国栋(呼市中级人民法院)

四、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姐妹仨人遭到邪恶的迫害

一九九七年七月,李玉梅、李玉兰、李玉芬,姐妹三人有幸相继修炼了法轮功。在炼功前她们都患多种疾病,如心肌炎、低血压等,多次病重住医院,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久都好了,身心的巨大变化,家庭的和睦都充份证实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中共对炼法轮功发起了疯狂的迫害。姐妹三人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左旗公安、国安及组织部、甚至居委会人员的骚扰,包括电话骚扰、到家骚扰、非法传讯、跟踪、监视住所等。

二零零零年七八月间,大姐和三妹李玉芬被左旗公安、国安非法拘留,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后对二人非法取保候审,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有左旗公安局局长黄景祥、副局长汪其格,国保队长图布新,还有公安局的白秀珍等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月姐妹三人又被原公安局长黄景祥、副局长汪其格、国安队长图布新、白秀珍等邪恶之徒绑架。三妹被非法拘留两个月。李玉梅被非法拘留两个月后又被非法判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队迫害期间,多次遭受酷刑折磨,遭毒打、电棍电、野蛮灌食、被吊、被冷冻、超强度劳动等。二妹李玉兰被非法拘留八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赤峰园林路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恶警的邪恶迫害,把她一只手吊在暖气管子上,只有脚尖粘在下面的暖气管子中,最多一次吊了七个小时,连着吊了八天,并用电棍电击她,当她指责恶警的邪恶暴行时看守所的所长把她悬空吊了起来,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落在一只手腕上,疼痛难忍。

三妹李玉芬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又一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图牧吉非法关押期间被毒打、被关小号和超强度劳动,至此,三姐妹都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队,无法对家庭尽责,无法侍奉年老的父母,反而父母因为三个女儿都被非法关押而忧心如焚,积忧成疾,致使先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李玉梅在街上回家刚到楼下,被等在那里的派出所恶警汪成等四人绑架到派出所又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赤峰洗脑班迫害四天。

二零零四年七月末的一天,在旗政法委恶人张荣山、国安队长那顺的直接参与下又非法抓捕李玉梅,他们敲门李不给开,它们就在李家楼下不走,几个小时以后,在政法委书记赵国新的操控下,政法委610张荣山、公安局长唐国志、国安队长那顺、杜义、派出所所长赵长青、副所长孟某某等七人强行闯入她家,把她强行拖入警车,非法拘留七天。两个月后九月末的一天,李玉梅从林东派出所门口路过,派出所所长赵长清见到她,当即叫恶警汪成、王志伟把她拖入派出所,又一次送到赤峰洗脑班迫害五天后放回家。事后,李玉梅找赵长清,要他写出非法抓捕、迫害她的手续,并签字盖章,赵长清赖着不给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上午,派出所的几名恶人,砸开李玉梅家房门和卧室门,非常疯狂的绑架了她,它们一进屋就把李的胳膊扭到后边去,用手堵住嘴,又用她的羽绒服和毛衣蒙住李玉梅的头,在衣服外面还用手堵她的嘴,鞋都没让穿,就把她强行拖上警车,绑架到交警队。它们绑架她的野蛮举动,比强盗还强盗,比黑社会更黑社会,恶人把她绑架走之后又非法抄家,盗走了她的现金等物品。同一天被绑架的还有李玉兰、李胜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那天李玉兰正在一中对过的理发店上班,几名恶警开车堵住店门口,强行把李玉兰拖上警车送到交警队,在对几名大法弟子非法审讯的过程中,恶人们对师父、对大法对炼功人除了诽谤、污蔑,就是谩骂。女恶警张玉珍极其流氓的用卑鄙、下流的话语诽谤师父和大法弟子。邪恶、无耻到了极点。

当天恶警把李玉梅、李玉兰等五名大法弟子非法关进看守所。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决对没有错,她们只有绝食反迫害。几天后恶医王吉拉和医务人员、恶警等十几人,给她们强行灌食,后来身体出现异常反映,才知道恶医王吉拉等人在食物中加入了不明药物。被非法关押十天时恶医王吉拉、恶警、医务人员等十多人又给李玉梅、李玉兰她们灌食,同一天上午又给她们输液,名义上说是绝食身体严重缺水,以给补充液体为名,强行输液,实际上是在液体中加入了不明药物,更加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恶人刚给输上液,李玉梅立即感到脸部,舌头,嘴,头部麻木,特别难受,全身无力。到了当晚六点多钟以后药性发作,全身从双腿、胳膊开始难受得受不了,接着头难受,麻木,几处向身体中心发展,纵到心脏处之后全身剧烈震颤,头脑里边麻木,意识越来越不清醒,这种状态持续了六个多小时。李玉兰刚被强行输液后,脸、嘴、舌头都麻木了,口水都流出来了,说话舌头也不好使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胜军也几次出现了休克。刚被灌上食物就又拉又吐,明显是药物的作用。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人、恶警非法提审时,大法弟子没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恶人们就捏造黑材料,并一帮人摁着她们,抓住手按手印。几名恶警到监室内逼着李玉兰按手印时,其中一恶警手里掂着匕首,它们把李玉兰从监室弄到恶警室,把她弄倒在地,几个人踩着她的头、背和腿,把胳膊扳到后边去按上了手印。

非法关押十二天时,李玉梅、李玉兰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被迫害的身体很虚弱,恶警、恶人们做贼心虚,怕担责任,把她们弄到巴林左旗医院。恶警们把李玉兰强硬的拽着胳膊从一楼拖到三楼,后背、肋骨在被拖过层层台阶时硌的咯噔、咯噔的响。李胜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更厉害,连呼吸都困难。看守所恶警和医务人员慌忙给她们输氧,又要强行输液,大法弟子不让输,并对许多围观的人揭露看守所王吉拉等恶人给输过不明药物。恶警们怕罪恶被曝光,指使医务人员给李玉梅姐妹一人打一针不明药物,并扬言打上针一会儿就老实。紧接着又强行给四名大法弟子每人输两瓶液体,下午放了她们。可是恶警却通知李玉梅、李玉兰多名亲属看着她们,不让她们离开,并扬言:要是再走就真抓了。其实威胁的目地是妄图继续迫害她俩。因此,两姐妹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有家难归。

小妹李玉芬,一次次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在公安副局长唐国志的直接操控下,对李玉芬又进行迫害,派警察蹲在国土资源局的门卫处,妄图抓捕她。其间恶警们还告诉邻居监视小妹,看到小妹就举报,举报一个奖励500元。这之后,经常有便衣蹲坑、盯梢、跟踪。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下午李玉芬又被一伙恶警绑架。与其他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进左旗看守所。第二天一早,唐国志一伙突然闯入她家,又一次非法搜捕,并把电脑抢去。四月十一日,又张凤文和另一恶警将几名大法弟子强行押往呼市劳教所,非法判二年劳教,再次进行迫害。

五、大法弟子吴国辉遭迫害的经过

大法弟子吴国辉是巴林左旗原福山地乡的一名小学教师。认识吴国辉的人谁都知道她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长病。从小得的风湿性心脏病、伴随着气管炎、胆囊炎、神经性头痛、风湿病等多种疾病,几乎使她生不如死,经常是上班时病倒在学校一躺就发一天昏,经常由丈夫骑自行车接送,无论刮多大风下多大雨,都得往返二十几里路接送她。为了治病,用尽了各种方法,始终逃脱不了病痛的折磨。在病痛的折磨下,人也变得脾气暴躁、妒嫉、气恨、小心眼儿。

自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三日喜得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学炼法轮功刚刚四天全身的病全都没了,人从此变得精神乐观,生活中、工作上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再与人争斗,和同事、亲戚、邻里和谐相处;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天天在快乐、祥和、幸福中生活,真正体验到了道德升华、身心健康后的喜悦。全国亿万修炼法轮功的民众都沉浸在法轮大法的无比慈悲祥和之中。

然而共产党与江氏集团的先天本性就是暴虐、妒嫉、专制,容忍不了修真、善、忍的好人,于九九年七月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开足了马力,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的镇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左旗公安系统把他们摸底掌握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带到公安局,胁迫家属及单位领导,实行株连政策,胁迫家属及单位领导与他们一同强迫学员签了“不许炼功的保证书”。从此开始了对当地大法弟子长达八年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巴林左旗公安局专管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汪其格、国保大队长图布新和白秀珍伙同福山乡派出所的所长高艳军(音)等将大法弟子李胜军和吴国辉非法关进拘留所十一天,强行逼迫不让炼功,并勒索3000元所谓的“取保候审”费作抵押,扬言再发现炼法轮功就没收这些钱。

同年十月份,巴林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图布新、白秀珍等又以法轮功学员所谓串联为借口,将几名学员押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黄景祥直接拍案又将吴国辉等非法关押,又非法扣留了上次勒索的3000元钱。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他们又变相把她们几名学员押到商业宾馆二楼,黄景祥、图布新、白秀珍等亲自督阵,翟亚杰等进行轮流监控审讯。非法关押七天,又向每个学员家属勒索800余元说是所谓的食宿费。然后以学员不放弃信仰为借口再次投进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后,于零一年新年前一天才把吴国辉、李玉芬放回家。期间向吴国辉家勒索现金12,000多元,其中:汪其格勒索3000元,图布新勒索1000元。

零三年三月九日,左旗公安局伙同林东镇总校又强行把吴国辉押到赤峰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左旗国保大队长那顺亲自开车,与另一恶警把正在后兴隆地学校上班的吴国辉押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夜间那顺将吴的两只胳膊抻到铁栏杆床头上呈“一”字形,铐在床头上,后背垫把椅子,吴国辉坐不起来也趴不下,整整折磨了一夜。翟亚杰和另一女警在室内铐着吴国辉的床上睡,那顺用床挡住室内门口睡。第二天由公安局及总校派的人,把吴押到了赤峰市洗脑班,在市610主任杨春月和陈晓东等恶人的直接操控下,遭受连续八天八夜的罚蹲、罚站、薅头发、扇耳光、穿着高跟鞋的转圈儿的踩、搓、拧吴的脚、辱骂、连续几小时的十几个人围攻殴打、强迫看恶毒攻击大法的书、录像、几人轮流围攻强化洗脑等非人迫害。逼迫写骂师父、骂大法、并写决裂、悔过、保证等五书,又逼家人前去赤峰洗脑班,向家人索要“锦旗”,为它们迫害法轮功找理由树碑立传。其间左旗610的张荣山也去过一次参与了迫害。

零五年十二月六日,公安局长唐国志亲自下令,张玉珍、左旗政法委张荣山等突然对吴国辉进行抄家,并预谋非法抓捕她。那顺一伙在绑架吴国辉的大伯嫂李胜军时,李胜军正给吴国辉的婆家侄子做媒人,侄子与介绍的女孩在她家处对象,吴国辉的家属去过问此事,那顺一伙竟无理智的将吴的家属带到公安局,无辜非法关押了十多个小时。后又迫使家属带他们回来,把年迈的婆母与年幼的女儿赶入一间居室后非法抄家。其实这之前,他们早就非法派人到处盯梢、监控吴国辉。这之后更是如此,片警葛占广、刘艳林以及居委会的人员经常非法监控。还告诉门卫帮着监视,发现回来就举报,能得到公安局奖励的500元钱。并多次以查户口等各种形式到吴国辉及其亲属家骚扰、窥视,一味的预谋迫害吴国辉。

零六年四月七日,在唐国志、那顺的指使下,七日下午,派出所的燕春旺、田立成、张惠彬(音)汪成、杜敏军等几名警察突然闯入吴国辉家中非法抄家,并预谋非法抓捕她。当时只有七十五岁的乡下姨婆婆给吴国辉看家。他们强行进屋并恐吓老人:别动,我们是公安局的,你是吴国辉的妈吗?当老人说是乡下的时,他们不相信又打电话核实。进屋后燕春旺带头翻东西,床头床底下翻了个遍。当他们翻东西老人好言相劝时,燕春旺等竟威胁老人,要带走老人。老人满身的病,哮喘着求他们别动东西,说我是来给看家的,哪怕自己跟他们走,他们都不听。后来他们居然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吴国辉年仅九岁的小女儿放学后,恶警们哄骗孩子说给孩子糖,诱骗孩子问妈妈在哪,孩子不知道妈妈在哪时,他们就不许孩子出屋。这强盗一样的行为吓坏了经不起世事的老人和没经世面的孩子。下午五点多,几名警察又迫使正在上班的吴的丈夫回到家中,又抢走了师父法像、讲法录音带和电脑。吴国辉没犯任何罪、任何法、只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而左旗公安局、政法委与呼市劳教所、赤峰市公安及610等地区的几个单位的邪恶之徒却相互勾结,提前捏造了劳教手续,图谋对吴国辉非法劳教。

零七年五月十四日,公安、政法委、610一伙仍不死心,又利用教育局巴书记给吴国辉的家属打电话,问吴国辉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让家属过几天去教育局一趟。第二天林东镇总校校长郭向东又让前进小学校长辛国儒传话,限十五天之内要吴国辉到教育局报到,否则将扣发下个月的工资。其实,扣发工资不是目的,他们是以此为手段,妄图绑架吴国辉送劳教所迫害,从而达到迫害法轮功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几年来,对吴国辉及其家人与亲属的迫害从没间断过,多次罚款、抄家、蹲坑、盯梢、监控、跟踪;鼓噪单位长期监控,非法关押、强行洗脑、居委会人员在大年三十晚上还去她家骚扰。逼得吴国辉流离失所,七十多岁的婆婆和十岁的女儿长期没人照顾,一家人及亲属在中共邪党及其帮凶的迫害下,天天在惊吓、担忧、屈辱中生存,几乎没过过安稳日子。

六、巴林左旗大法弟子陈艳平遭恶人的迫害

陈艳平,男,34岁,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中气不足肝郁气滞的病没了。身体健康了,人也精神了,工作干的也越来越好了。“真、善、忍”大法教人向善,使道德回升。修炼者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狼狈为奸,对法轮功进行了疯狂镇压,非法抓人、打人、判刑、劳教。陈艳平和亿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他被强行带到左旗公安局,公安局长汪其格用各种手段,强迫学员们签了“不炼功的保证”。

二零零零年十月末,左旗国保大队长图布新等四名警察,突然闯到陈艳平家非法抄家,并把陈绑架到左旗公安局二楼国保大队办公室,进行非法审讯并酷刑折磨,两只手斜背铐。在他们强行背铐时,右肩咯蹦响,当时右肩就伤了。图布新等人怕担责任,才把背铐给打开。手腕被手铐深深勒了进去。第二天,公安局长黄景祥汪其格亲自参与,把陈艳平和几名大法修炼者非法关押到左旗看守所。从十一月一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非法关押两个月。其间公安局副局长汪其格恐吓威胁其家人,勒索了二千一百元钱,装入了自己的腰包。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变相把陈艳平带到商业宾馆非法关押,图布新、白秀珍、黄景祥等直接参与,他们又从相关单位调人轮流看着,翟亚杰迫使念攻击大法的文章。在那非法关押(七)天,勒索每个被非法关押的家属800余元钱。七天后黄景祥等又把几名学员非法关进看守所进行迫害。图布新、等几名公安经常进行所谓的提审,强迫学员与法轮功决裂。十二月末,他们又动用电信局(陈的单位)、居委会及家人做保证并勒索三千元做所谓保证金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赤峰610、公安局的恶警来左旗直接督阵,旗公安局的刘志军等从单位把陈带到警车上,公安局政委崔凤国积极参与迫害。在黄景祥、图布新、刘志军、汪其格、白秀珍、崔凤国、政法委书记朱子杰等人共同参与迫害下,把其中几名大法弟子再次押往不同地方进行迫害。陈艳平被非法关押到赤峰市阿旗天山看守所。在没有找到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九月中旬才放人。从中又勒索一千元钱,其中二百元说是作为“危害社会治安罚款”来掩盖无故抓人的心虚。由于江氏集团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因此,电信局下发文件,把陈艳平开除公职。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左旗西城区办事处刘主任、乔干事伙同两人又到陈艳平家,逼写保证书、辱骂大法和师父,说是市610说的,如不写就劳教或判刑。当时陈艳平的二女儿才几个月,其母亲又病重在赤峰住院,他们全然不顾这些,多次到家恐吓骚扰。北塔小区站长刘秀琴等人多次参与骚扰,陈艳平被迫流离失所。他们仍不放过,又鼓噪邻居监视。陈艳平的母亲在重病与思念儿子、担心儿子再遭迫害的重重压力下,承受不住多年来多次的打击,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含冤去世。而陈艳平被迫害得有家难归,连母亲的丧事都没能办理。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八年里,陈艳平和家人同亿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被开除公职后,一家四口只能靠岳母几百元的退休金养活。八年来,左旗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居委会等共三次抄家,非法罚款四千四百余元,又失去工作,经济无来源,多次上门恐吓、电话骚扰、非法关押及残酷迫害。

七、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张雅娜遭非法劳教

张雅娜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百病缠身,学法以后不长时间百病皆无,身心健康。大法使她得救,也给她家带来了无限福份。九九年江氏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致使张雅娜这些修心向善的好人屡遭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警察多次到单位骚扰,逼迫她签字按手印,彻底与法轮功决裂,不然就罚款、拘留、劳教或判刑。

二零零一年二月,左旗国保大队队长图布新、王志春到矿山派出所预谋强行绑架张雅娜,就问她还炼不炼,张回答说:这么好的功法哪能不炼,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啊,要不然我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早被疾病夺走了生命。一听张说还炼,图布新他们就说炼就带人。后来单位领导出面将她保下。然而他们却要罚她5000元钱,最后勒索了她三千元钱。过后单位领导告诉张雅娜说,如果不按手印、不写保证就得将她辞退,张雅娜就这样被撵回了家。这铺天盖地的打压,电视的谎言诬陷,从公安到单位和家庭的重重压力,把她逼得简直要疯了。

同年,图布新、刘志军等人又突然闯入张雅娜家中,进行抄家,还扛着录像机,最后一无所获,还说执行公务。

二零零一年七月,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去单位以找张雅娜说事情为借口,将她强行绑架到左旗公安局。一警察将她铐上,罚站、不给饭吃,让交待事情。晚上王志春和一个姓王的警察非法审讯,不让睡觉,不说就打。最后被打入看守所进行迫害。九月份被强行押往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挨打骂是常事,被铐、罚站、超强度劳动。邪党实行株连政策,家人上班、孩子考学都受牵连。她的丈夫承受不住邪党制造的恐怖和巨大的压力,被迫去劳教所违心的与张离了婚。

二零零二年六月,回家后没几天,左旗公安局、610的恶警又去她家骚扰,强迫矿山组成领导小组,组织九人对张雅娜进行所谓的转化。十二月份,左旗政法委610头子张荣山,把张雅娜又强行绑架到赤峰洗脑班,真是出了狼窝又入虎穴。在那里遭到打、骂、罚站、不让睡觉等折磨。杨春月、陈晓东和一个姓孟一伙恶徒用各种阴毒的手法迫害大法弟子张雅娜,逼迫她写他们所要的揭批书、骂老师、骂大法、写悔过书、保证书,否则送劳教所继续迫害。一次又一次的想把人置于死地。

“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学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这样一群好人被无辜的迫害,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用各种酷刑迫害致死、被活摘器官,天理何在、正义何在!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还有那些一直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一直充当邪党打手的人,希望你们真正认清共产邪党的杀人本质,早日脱离它的魔爪,退出它的一切组织,用真、善、忍找回被邪党扼杀多年了的善良,走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