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得法一年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今天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走進大法修炼一年来的修炼心得。

今天站在这里,百感交集。去年的此时我还在大法的门口徘徊着,犹豫着要不要走進去,好奇的观察着这样一群修炼者。而今天我已经成为宇宙中生命所羡慕的大法弟子。从关注法轮功到走進法轮功到今天,其中错失了很多次机缘,经过了许多考验,也见证了大法的伟大。

1、在修炼中提高心性

我在决定修炼时,带着一个很强的执着心,就是想得个法轮,体会体会身体里有个法轮的感觉。尽管真正令我折服的是大法深奥的法理,但是这个执着从我一开始修炼就伴随着。我刚修炼时也喜欢问老学员这样的问题,问他们有没有法轮,是什么感觉。但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后来我仍然学法,越看越觉的这个法理的深奥和玄妙。也就不把能不能得到法轮当作很重要的事了。

有一天我看到明慧网上的大法弟子交流,是关于背法的。我一想,这么一本《转法轮》我背不下来,至少〈论语〉我得会背吧。然后我就开始背〈论语〉,刚背完第一段,我就感觉小腹一跳,当时我并没在意。但是我继续背法的时候小腹又跳了几下,我觉的很有意思,不过还是没想到和法轮联系在一块。因为我一直以为法轮应该是那种旋转的感觉。但是随着我第二天第三天背〈论语〉,小腹跳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甚至没学法的时候也会时不时跳两下。后来看网上的交流文章,有些弟子说到感觉小腹的法轮跳动了几下,我才明白那个感觉是法轮在旋转,此时我才理解什么叫无求而自得,越求越没有。

在修炼之前,我自认为还算是个好人,不怎么说假话,有同情心。法轮功讲真善忍,我觉的自己根基还不错,真善都能做到,只需要修忍就可以了。但是真正修炼之后,才发现自己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很远。别说忍了,就连真善也很难时时做到。有一次,有个人问我路,尽管我知道怎么走,但是解释起来很费劲,我怕麻烦,就说不知道。那人走后,我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这样是不对的,是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的。在修炼以前,象这样胡编的小瞎话几乎天天都有,而且从来都不觉的有什么不对,还觉的自己又不是要害别人,只是怕麻烦或者爱面子才编瞎话的,算不得讲假话。但是修炼之后,当我这么做了,我马上意识到这样不对。我会告诫自己,要象个修炼人,不能因为事情小就不说真话。

说到善,我做的就更差了。在刚刚参与新唐人晚会的推票中,我的心性很差。刚发传单的时候,很少有人接我的传单。如果面对的人礼貌的拒绝,我心里还过得去。但是如果有人给我个白眼,或者恶狠狠的骂我一句,我马上就想上去理论一番。在学法中,我知道这样的状态是不对的。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对人好。不能说别人对我好,我也对他好,别人骂了我,我就加倍还回去,那样做不是修炼人的做法。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在后来的推票过程中,我时时提醒自己守住心性,慢慢我发现更多的人接受传单了。而当心中生出慈悲之后,面对别人的嘲笑、谩骂、冷漠,就能坦然的面对。

此外,在悟性上也有了提高。在今年大纪元元宵晚会前两天,我突然发生严重的病业反应,胸口发闷,喘不上气。在晚会当天好转了些。但是晚会完了的第二天,我再一次发生这样的病业反应,而且更加严重,甚至连走路都困难,稍微动一下,气喘大一点,胸口就钻心的疼。那几天我也炼功学法,但是我是带着有求之心在做这些。因为我看到很多同修的经验就是:不去管它,坚持学法炼功就能好。然而我在学法炼功的时候却在想:怎么还不好啊,我都学完一讲了,我都炼完一套功了,怎么还这么难受。别人怎么那么快就好了,我怎么就不好呢。再加上当时分不清这是邪恶的干扰还是我自身的业力,就更加不知道怎么处理。我也发正念清除邪恶,但是也不管用。现在想想最大的失误就在于自己的心一直没有放下,总抱着要好病的想法。后来几天一直都没好转,我甚至动了去医院检查一下的念头,还好这个念头一出我就压下去了。后来我想,管你是什么,邪恶干扰也好,我自身的业力也罢,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我都得法了,就算你把我怎么着我也不怕了。我继续学法炼功,但不是为了好病,当时就当自己没什么病,就当自己完全正常,象个正常人一样学法炼功。记得当时一个常人朋友问我病怎么样了,我笑着说没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听了还很吃惊,这么难受还不是坏事。我就顺便给他讲了讲法轮功的真相。当我不把这病当回事了,这个病业关反倒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我就觉的好多了,又过了两天就什么事都没了。这次病业关还带给我直接的好处。反映在身体上的好处在于,在此之后,我可以很容易的打坐一个小时,而在此之前我打坐到四十分钟就疼的龇牙咧嘴的。而更大的好处是提高了自己的悟性,更加明白大法的法理。这次过病业关让我想到在修炼的路上,不管好事坏事都要当成好事,在此之后,我遇到身体上任何不舒服都不怕,

当然在大法修炼中得到心性的提高并不止这些。当慈悲心生出,别人对我不好时能够坦然面对。当心胸变的开阔,就知道为什么退一步能够海阔天空。

2、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

在修炼的路上,一直都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我记的我刚得法不久,听师父的讲法,当讲到天目的时候,真的就感觉前额的肉在往一起聚,往里面顶。尽管什么也没看见,但是这个感觉是清清楚楚的。听到讲吃肉的问题时,我就感到恶心,不想吃肉,一想到就恶心。

我在开始修炼时,对于为什么要多学法总是认识不清。看了几遍《转法轮》,就觉的自己挺明白了。对于师父说要多学法,只要学就能提高这一点我并不理解,总抱着求知识的态度去看,总想从字里行间看出其中的内涵,可是却看不出什么。我就希望师父能点化我为什么要多学法。有一天做了个梦,梦见我在读《转法轮》,就在读的过程中,我身体的皮肤就裂开了,就象一层壳一样,然后一块块往下掉,掉下来的皮肤黑黑的,象秋天的树叶一样干枯坏死。里面露出新的皮肤,干净细嫩,像新生儿的皮肤一样。我恍然大悟,原来看一遍《转法轮》就能让人脱一层不好的壳。后来我在学法时就不去推敲字里行间的意思,而是静静的看,这样反倒看到过去很多没有看见的法理。

在修炼过程中,我也曾走过弯路,甚至一度差点放弃修炼,也是师父又点化我,把我从堕落的边缘拉了回来。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我当时在家小工厂打工,而我学校的论文还没有写完,每天就没多少空闲时间。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不是抓紧时间学法,而是贪图安逸,有点时间就想休息,或者浏览常人网站。慢慢的,我离法越来越远。有一天,我点着了一支烟。在修炼之后我就再也没抽过烟没喝过酒。可是那一天,我没有控制住自己。

当我抽着烟时,我问自己:你还是个修炼人吗?你还想不想修大法?尽管我心里知道大法好,可是却被思想业带动的找不着真正的自己。我想要返本归真,但是又迷恋常人的生活,不想面对修炼中要吃的苦。那段时间比较沉沦,觉的自己不配得法,不配让师父救度。我不敢看师父的法像,害怕看到师父严肃的表情。我知道,面对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的表情一定是严肃的。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清晰的梦。在梦中,我学校的老师要带着我去个地方,他在前面开车带路,我在后面开车跟着。但是他的车开的很快,我跟的很吃力。到了一个上坡,我觉的自己跟不上了,就跟着一辆从旁边窜出来的自行车走進了一个死胡同。到了那个死胡同,什么都没有,阴冷灰暗。我進退不得,想去老师要我去的地方,却找不到路,自己也没有地图。正在我彷徨无计的时候,老师又出现了。他问我为什么不跟上,还说要想去那里就跟他走。然后又说,我的辞职报告已经交上去了。我听了大惊,说我不想辞职,然后就惊醒了。我仔细回想梦中的情节,这分明是师父在点化我只有跟着师父走才能去自己要去的地方,要我跟上正法進程,否则就不管我了。当我明白这些,吓的冷汗直流,我一直问自己,还要不要修炼,师父还管不管我。要我放弃大法,我心里不甘。但是继续修炼,师父还要我吗?就在这时候,我太太也走進了大法修炼。在她的带动下,我又从新开始学法炼功,并且走進了集体学法这个环境,和大家一起做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经过这个波折,我更加珍惜这部法,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珍惜这条返本归真之路。

回首这一年的修炼过程,有苦有乐。有悟道明真理时的喜悦,也有消业去执着时那剜心透骨的痛。有离开大法时面对的彷徨恐慌,也有重返大法修炼后的那种踏实平静。然而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觉的自己太幸运了,幸运的让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今年纽约法会上,师父在回答一个新学员的提问时说:“刚得法的弟子啊,太幸运了。”我听到这里眼泪“唰”的就下来了。是啊,我真是太幸运了,没有经过老弟子们面对过的那些严厉的考验和魔难,却还能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和大家一起助师正法。唯有精進不停,才能报答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