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训中惊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十三名同修被抓我也是其中之一,这回失去自由的十七天,对我来说如同十七年。回想自己过来的路,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生命没有走向辉煌,反而几乎毁于一旦。回来后压力更大了,看到这次被邪恶迫害给大法给整体环境造成的损失,看到同修们整体上表现出来的状态,我惭愧至极。

这几天,好多同修以对法、对同修、对众生负责的慈悲心态向我伸出了宽容之手,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想抛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这一次能回来和上一次能脱离险境无不是师父的慈悲,弟子知道,只有跟师父走才有光明前途,反之则万劫不复。今天弟子决心将我修炼之中最大的死关、造成邪恶借口迫害我与同修的最大的漏——色欲之心曝光出来。因为这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目前邪恶对我和同修的迫害,从新走正以后的路的关键。

在我刚从劳教所回来一年多之前,生活中孤独、寂寞、无助和修炼中的压力、怕心、没有正念,使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太好,比我回来前所想象的要艰难的多。每当回到家里,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便不由的思念起还在遭受着邪恶迫害的妻子,心中便生起无穷的烦恼,回家成了我一块心病。

后来一位异性同修出现在我的生活和修炼中,同修看到我太苦了,压力太大了,振作不起来,想对我有所帮助。可我却没有从修炼的基点上去理解和对待同修的帮助,却用人心去对待,这为以后的犯错埋下了根。那时候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切磋,鼓励我振作起来,坚定修炼,什么关、难都能过的去,我的状态很快发生了变化。之后我们一块下乡和同修们学法切磋,一块讲真相、救度世人,但那时我们的心都很纯净。再后来同修鼓励我营救同修,到狱中要人(我的妻子),先后同修和我及我的孩子一起去了两趟。在这过程中同修所表现出来的正念和真诚,令我敬佩,也使我们全家很感激(感激是人心,不在法上,同修的正念来之于法,做的好是师父的慈悲的法的威力)。回来后,同修中有些议论,有的同修找我,我说没事儿。

零五年冬,我和同修及其他同修在讲真相时一起被邪恶绑架,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正念走脱。从外地辗转回来后在同修家住了半个月,同修们担心我把握不好。在和同修的接触中,我看到同修心直口快、很纯净、观念少、有正念,这些方面正是我所缺少的。而我的忍让、宽容、善待他人也是同修的不足,我们之间有一种互相弥补、共同精進的感觉,我认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知己、知音(这些认识有的不在法上)。同修在生活上的帮助填补了我的孤独、寂寞、空虚。我很珍惜与同修的这份缘,而且从心里产生了很喜欢她的感觉(这纯粹是情的体现了)。后来我感觉到我的色欲之心在渐渐萌生,我极力抑制自己的邪念,当我说出自己有了可耻的念头后,同修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要清醒,你的使命在身,你是要修成神的,我不能让你因此而毁于一旦。”同修的话在惊醒着我,也使我在努力的约束自己,后来我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我对同修却有过多次亲昵的举动。唉,说这些真是难以启齿。

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发表后,我痛悔不已,决心归正自己,彻底断绝对色欲的执著,跟师父纯纯净净的回家。于是我写了《珍惜这最后一次机缘》一文。回来后我和同修谈了自己的想法表示要断绝一切来往。同修听后哭着说:“你怎么办都行,我都依你,我是不想失去你的帮助。”看到同修的样子,我觉的自己这样处理太绝情了,连面也不见不一定对。此后仍没有断绝了来往见面。由于我们来往接触较多,这些现象不但在同修中有议论,居住地的常人也有议论的。有同修告诉我这些情况后,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由于自己不检点,不注意影响,不严格要求自己,给大法抹了黑,这不等于破坏大法了吗?我和同修说了后,我们达成了共识,表示今后一定要从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去掉情和色欲的执著,严肃对待修炼。可是时间不长迫害就发生了……我知道自己清醒的太晚了,被邪恶抓住了迫害的借口,干扰了众生的救度,也连累了同修受迫害,给法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铸就了千古遗恨,悔之晚矣!

这些天来,我一直想把它曝光,可就是没有勇气。同修们在找我谈时,我仍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遮遮掩掩的。我知道我是在努力维护自己那个名,那个怕人指点的面皮。又想同修还在里边受迫害(其实只有曝光才能早日回来)。我和妻子(同修)说:“我这个人一生胆小怕事,安分守己,怎么会在最后发生这么一件不光彩的事呢?”这些天来我向内找自己,找到了如下几点原因:

一是自己的心不正。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转法轮》)自己得法修炼十二年了,是一个老弟子了,可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去做了吗?时刻用大法弟子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了吗?自己的心是纯净纯正无私吗?师父说:“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我做到了吗?一衡量不就出来了吗?师父说:“咱们说句笑话,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欲都有,就让他升上去当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吗?他说不定一看那个大菩萨这么漂亮,他生了邪念了。”(《转法轮》)师父在经文《修者忌》中说:“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对号入座,自己还算什么大法弟子啊!

二是用借口掩盖对色欲的执著。其实对色欲的执著是明知故犯,谁都知道它是不好的行为。可是当不想去掉或没有决心去掉它时就会想办法找借口来掩盖。我掩盖的借口就是:可能我与同修在哪一生哪一世有过一段缘,才促成了今天这件事的发生。也许是来时向旧势力答应了到什么时候“被情所困”的条件,现在旧势力揪住不放,而自己又没有能彻底否定,因而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其实用“缘”来解释是自己想入非非。即便和旧势力有约,也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不予承认,那旧势力也没有办法。用此掩盖自己执著不放的心,还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三是想办法维护自己的名声、面皮。这也是旧势力用来迫害的借口之一。我这个人在常人中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名声,修炼后这个名也没去掉。在单位想当个好干部,在社会上想当个好人,在父母面前想当个好儿子,在儿女面前想当个好父亲,在妻子面前想当个好丈夫。方方面面都想达到完美无缺。为了保住自己这个名声、这个面皮,做错了事想办法掩盖,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不惜说假话。特别是这种丢人现眼、可耻的事儿,更是觉的要是叫人知道了,就无颜面再立于人世了,在同修中也永远会抬不起头来,甚至连修炼下去的信心都没有了。有了这个怕心,这个执著,旧势力就不断的将它放大,让我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从而消磨掉我修炼的意志,妄图达到最后将我彻底毁掉的目地。

四是生命中“情”的因素太重。这也许是我生命的特点,或许是生命长河中的缘所致。过去我看了不少中外名著,最爱看爱情故事,特别是对《红楼梦》爱不释手、情有独钟。羡慕贾宝玉生在女儿堆中,把女孩子看成纯洁的水,把男人看成污浊的泥,后悔自己为什么转了个男身。在劳教所一个人躲在会议室看《还珠格格》,随着剧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过后才知道是执著。几年前我儿子曾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不担心我妈,抱住一根弦弹到底,这种人最好修。我就担心你,情太重,别在这方面毁了自己。”儿子的话不是偶然的,当时可能是师父用他的话来点醒我,几年过去了,不幸的是被他的话言中了。

五是学法不扎实,修自己不踏实,表面上轰轰烈烈挺出名,实质上如水中浮萍,没扎下根。这是我犯色戒走不正路的关键。师父在《致澳洲法会》经文中明示我们:“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一切都来源于法,因为我们修了大法,才称其为大法弟子。修了十多年还犯这类错误,可见法学的如何了,我就象“身在大法弟子中而不在法中”一样,教训太大了,也太深了。

想要说的话还很多。我不想离开法,更不想毁于一旦。慈悲的师父不会丢下我,同修们慈悲也不会放弃我。我能回来面对这一关做出选择,是师父慈悲在给弟子机会。我会珍惜这最后一次机缘,努力归正自己,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纯净被我玷污了的“大法弟子”这一无比圣洁而伟大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