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病就打120”看“打死人都没人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郁金香背后”一文提到2007年5月16日,兵团农六师五家渠市“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的专场演出。这个教育运动是2004年初开始的新一轮系统的迫害升级运动,毒害着许多不明真相的百姓,煽动着莫名的仇恨。

单说农六师五家渠市的这场演出,兵团自己的报道是这样写的:“有病就打120,歪门邪道不可信……一个个催人奋进的演唱,……,为共创和谐社会注入了活力。”

高唱“有病就打120”,好象中共很关心人民“生不生病”的样子,而在这歌声的背后,却发生着大量的中共人为残杀百姓的事例,“它杀人你打110”,可是,就是警察和中共自己在杀人,打110有什么用呢?

大法弟子曹爱华2006年11月13日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五家渠女子劳教所(被绑架3个月后)迫害致死,家人半年多来四处申诉,强烈要求惩治凶手,均无果,还遭到兵团司法机关的威胁。

演出号称“为共创和谐社会注入了活力”,可是中共打死人不负责任,这个社会怎么可能和谐呢?

其实,中共这种“有病就打120”的无聊演出的目的很清楚,是在诽谤法轮功不让吃药。

首先,法轮功没有规定炼功必须不吃药,法轮功的法理只是讲清了生病的根本原因,讲清了吃药与炼功之间的关系。

其次,是药三分毒,生病一定要吃药吗?世界卫生组织曾统计过,各国住院病人发生药品不良反应的比率在10%至20%,其中5%的患者因为严重的药品不良反应而死亡。在西方,医生用药也是非常小心的。有小孩的都知道,西方的医生不是随便就给孩子开药的,而是动不动就要孩子抗着。

再则,法轮功是修炼,不是治病为目的。法轮功能起到很好的祛病健身的效果,不少患有癌症、心脏病、尿毒症、瘫痪这类重病的病人在修炼法轮功之后都痊愈了,但这是按照“真、善、忍”法理修炼的自然结果。

那么有的人如果把炼法轮功仅仅当作治病的一种手段,并不按照法轮功的法理修炼自己,有了病也不去医院,那完全是其个人的选择,就如同一个病人是按照西医的办法治疗,还是遵从中医的方法祛病,这只是个人行为。而且以治病为目的的练功根本不符合法轮功的修炼要求。

修炼法轮功,要想好病,就得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要做个好人,要提高心性,平时要时刻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而不是只做做动作就可以的。那医院治不好病,病人失去了生命,是不是就可以说医院邪恶,就说医生邪恶?更不用说那些根本不遵照医嘱而行的病人了。

还有一点,喊 “有病就打120”,好象中共治下全体百姓都享受着公费医疗一样,这种涂脂抹粉很拙劣。现在的中国人“看不起病”是谁都知道的事实。

有病不愿看,看了又舍不得买药,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算有医疗保险,数额也很有限。“看病难” 是中共的政策造成的。根据卫生部第三次全国卫生服务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有48.9%的群众有病不去就诊,有29.6%应住院而不住院,而且全国有80%的医疗服务资源集中在城市,占人口多数的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仍较为严重,全国有44.8%的城镇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没任何医疗保障。小小一个感冒,就要花数百元,病再大一些,就得数千元甚或数十万元之巨,对于年收入只有数千元的大部份城乡居民而言,得了这样的病,只有自恨自怨的份儿,“等死”也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叫120也是要收费的,没有钱,打120也没有用。《北京青年报》说过一事,重庆市武隆县人民医院120急救人员来到现场后,不先施救,竟与伤员讨价还价。

如果反邪教,就要看看谁是邪教。就拿邪教最典型的几个特征来看看:一是漠视生命,乱杀无辜;二是人身控制,能进不能出;三是精神控制,封闭洗脑。

我们来对照一下中共:中共搞无神论,草菅人命,杀人无数。曹爱华传《九评》,劝人退党,就被绑架,3个月后,就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女子劳教所打死,还不让惩罚凶手。

中共是能进不能出,只能被它开除,自己退出就成为被打压的对象。

中共的精神控制是无人能出其右,党支部从中央到地方,深入到连队、街道和乡村,无处不在,牵制言论的“一言堂”就是给百姓彻底洗脑的工具。所谓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开展了数年,涉及的范围从农村到城市、从大中小学到街道里弄、从北京上海这样的沿海发达地区到新疆建设兵团,还搞出拙劣可笑的“专场演出”以娱乐形式来给观众洗脑。其范围之广,耗费的人力物力之多,是一般的邪教所不能望其项背的,只有国家恐怖主义级别的邪教才能做到。

打死人都没人管,还厚颜无耻的唱“有病就打120”,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哪来什么和谐!

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有关人员,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不要随江泽民团伙和中共做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