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者要突破人的惯性思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想在此就我的一些个人认识和大家交流,尽管很早以前对此已有所觉察,但直到很晚才清醒认识到。今时今日的常人社会都提倡理性思维,也就是说,要求我们的思维要符合逻辑习惯。本来对人来说,是有好处的,比如我们要做成某件事,先了解它的概况,分析实施的可能性,然后决定与之相适应的最佳对策,看上去是颇合情理的。而我却一直以来感到疑惑,如果人太多(固定)的形成惯性思维,会否越来越丧失人的本能,越来越无法遵循自己的心和天性去行事。如果人封闭了自己的天性,又怎么修炼呢?

在我开始修炼之前,正好大学毕业。因为我学的是常人社会中的一个技术性的专业,所以我整日埋头学的就是寻找用技术知识和逻辑思维的最可能好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以获得肯定。所谓逻辑思维,就是人用基础假设的一个既定数据,也称公式,在基本假设的条件下反复运用这些规律从而推导出新的认识。这原本也是在科学领域尝试找出建立论述自然界前期现象的理论的一个途径。现在,作为修炼人我们已经认识到,相对于宗教信仰,这个现代科学走的是完全另一条路。

自从修炼以后,由于我工作环境的关系,我还一直和科技界人士有很多接触。我经常略带伤感的在想,给这些把“公式思维”看得很重要的人介绍修炼的意义,是相当困难。我曾经带着有求之心努力想让其中一些搞科技的人对一些无法简单的用逻辑解释的了的奇异现象引起注意。我的想法就是这些人应该为此有所触动,对世界上出现的众所周知的现象能谨慎思考。然而我最终经常看到同事的态度是对立和抗拒的。

正如我说的,每当我看到和别人交谈中为这个话题找一个切入口有多艰难时,就感到悲哀。却没有真正意识到,我自己在惯性思维上还一直有很强的执著。比如我有一个固有的想法,就是常人惯有的思维方式,想通过科学的逻辑方法找到可能性,来帮助我相信大法。我一直不断的收集有关边缘科学研究成果的资料。我还去参观边缘科学研究成果的展览。此外我还找出了很多介绍现时科学无法解释的发现的有关材料,而师父在《转法轮》里已经列举过这些事例。那时我还带着很强的常人心去对待这些发现,虽然不是那么狂热。例如我到网上检索加蓬共和国的巨型核反应堆。但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发现也无法这么轻易的改变常人社会中的习惯思维。最后我在网上只找出了一个尝试性的解释,解释中把核反应堆的规模和使用时间搁置一旁,只说是由于岩石层的地质变化而偶然自动形成的。看到这一切后,我已经不敢肯定,常人怎么认识法轮大法。我还一直抱着这个认识,用自己对事物逻辑推断的能力去看待事物。

然而当我再一次读《转法轮》时对这方面在法上有所领悟,改变了我原来的观点。师父说:“人都在天上飞那能行吗?那是常人社会吗?这是主要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常人中的人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所以还有个悟性问题。他看见好多人确确实实都能够飞起来,他也去修了,就不存在悟性问题了。所以你修行了,还不能随便叫人看,不能示人的,别人还得修。”

现在我明白了,想采用常人的逻辑思维的方式强行去判断法轮大法的超常作用是根本行不通的。因为那样就不存在悟性问题了。因此我也不再主动去为边缘科学所发现的事物的存在寻求科学证据。相反我从中意识到,自己的寻求合理化解释也部份反映出我对科学的执著。

因此我想重温师父一九九六年在悉尼的讲法:“现在的实证科学发展的形式非常笨、非常缓慢。真正的像盲人摸象一样,他认识不到整个宇宙的物质存在的形式,认识不到宇宙特性的存在。那么他摸到一点就认为是全部。他们只摸到这个象腿,他说:噢,科学是这样,这就是真正的认识生命、物质的科学。他看不到整个这个象什么样。所以认识不了宇宙是由无数不同时空所构成的,认识不了另外的空间和另外的生命与物质形式的存在,从而被那些头脑简单而又顽固的人统统说是迷信,这是使我们人类道德往下滑的最关键一个原因。很多人就抡起科学的棒子去打最古老的、最本质的人的德性。危险哪!人没有了德,神就不把人当人看了。如果天要不把人当作人看的时候,那人就会被淘汰,从新发展。”

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已有一段时间了。当我去柏林帮助做新年晚会的宣传时,其中的一些经历又再加深了我对上述问题的认识。我原本只能在柏林停留短短的一天时间帮忙。我在最后一场演出的当天上午和其他三位同修一起出发,其中一个同修穿着中国的传统服装。

寻找一段时间后我们在一座桥的前面恰巧找到一个好地点。我们三人一起开始在那儿派发新年晚会的传单给过往的行人,并告知人们当天在柏林的晚会是最后一场。由于我开始时对晚会的情况未了解清楚,只给少数几个路人直接介绍了晚会消息。我瞅了一瞅同修那边派的怎样,而当我看到穿传统中国服装的同修是怎样派发传单的,使我大受震动。那位根本不懂德语的女同修派出的传单却实实在在比我多的多。我也立刻明白了,这并非仅仅是那件衣服起的作用。她对每一个路人都带着喜悦的微笑,用有限的德语简短的介绍着晚会,德语不会的就用英语补充。同修做事时的正念和纯净心态使我真正受到触动。

我自己还经常被各种想法所困惑,经常凭每个路人给人的外在印象来判断他是否也会接受传单。这位女同修也明白我的想法,她告诉我她把派发传单视为在做一件最正的事,令我深有感触。于是我们商议定,在我们继续派传单的同时,另一位同修发正念加持。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整个都变了,坚定的站在那儿,对每个路人都不忽略。传单也比先前派的好了,而且我还做到了带着充满正气的愉快态度把新年晚会介绍给人们。

直到晚会开演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们还一直待在那儿。这位同修的从容和正气一再让我认识到其重要意义。她以自己的行动向我展现,在救度众生中,心中保持坚定的正念比起任何所谓的合理性思维都重要。我也从中清楚的看到,由于认为自己有较好的训练有素的逻辑思维能力,我经常不愿真正听取同修的意见,因为我有个观念,认为我自己能做的更好。很幸运能从同修身上学到了一个道理,就是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心态的纯净。这样人在大法工作中才能真正的承担起责任。这样在做大法工作时面对旧观念和执著心能够不动摇。经验告诉我,如果不能保持纯净的心态,在工作中很快就会遭遇困难障碍。没有纯正的心态,一切逻辑和计划都是徒劳。

谢谢师父让我认识到自己的执著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