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来凌源传法前后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曾经参加过师父在安徽合肥举办的传法班。此后经邀请,师父来到了辽宁凌源传法。以下是我回忆师父来凌源传法前后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件事。

一、修炼前我就见到了师父

那是一九九三年六月的一天,天气很热,我在一座山上的地里正在给向日葵松土施肥。抬头时,看见一位身穿炼功服、头戴草帽的人,从山腰处向我走来。当时我就感到此人气度不凡,感觉是一位高人。这位高人走到我跟前,我不由自主的脱口说:“师父,你上哪去?”那位高人说:“看你受的累。”我又说:“师父,旁边还有一块闲地,师父你种吧!”高人又说:“我要种地到上边种去。”等我再抬头一看,高人不知去哪儿了。

一九九三年九月末,我从《中国体育报》中看到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直属功派的中国法轮功将于十月八日在北京举办第十四期学习班的消息后,在十月七日就赶到北京,由于当时北京不允许集会,因此这期班就取消了。可是外地来的学员都想见师父一面,经过与工作人员协商未果,师父让工作人员把《中国法轮功》一书发给外地学员。当我翻开这本书一看师父的照片,正是我在山上看到的那位高人,原来没修炼前我就见到了师父。

二、我们的愿望,师父是知道的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参加了师父在合肥举办的讲法传功学习班。师父讲了九堂课,我是那么认真的聆听师父的讲法,每听完一课,总觉的好象在什么地方听过似的。就在师父讲课期间,有些学员向工作人员提出要和师父照像,师父同意了。我得知师父要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与学员合影的消息,就站在服务台旁边,两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楼梯。瞬间,我看到师父高大的身影并不是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而是从遥远的宇宙空间一步就来到了一楼服务台旁,然后就和常人一样一步一步走到学员旁边。我当时感受到了师父是那么的慈悲,那么的伟大。我只说了一句:“师父来了。”

听课期间,我们几个学员联名给师父写了一封信,表达我们想请师父来凌源传功讲法的愿望。此次办班结束那天,听说师父在这个饭店吃饭的消息,我们就来到饭店等候师父。这时不知谁说了一句:师父在等你们呢。我们赶紧走到师父跟前,虔诚的看着师父。当时我的内心深处感到这是我要找的师父。师父非常祥和的问我们:你们有场地吗?领导支持吗?如果没问题,你们能有二百人,师父就利用过年的休息时间去办班。我们回复了师父:没有问题。师父满足了我们的愿望!

三、师父慈悲,终于来了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日,师父乘车来到了凌源钢铁公司,二十一日在凌钢工人文化宫举行讲法传功学习班。参加此次学习班的有来自山东、北京、吉林等地的学员,人数达八百多人。

师父的生活非常俭朴,师父在凌钢招待所居住。开始给师父安排了高间,师父住了一宿后就转住到普通间,住宿费是师父自己结算的。我负责安排师父和工作人员的用餐,师父不搞特殊化,大家吃什么,师父就吃什么。

师父对来听课的学员是负责任的,所有参加班的学员都由工作人员予以登记,在开班那天早晨,师父从学员登记表中指出两个人,说不符合参加班的条件,告诉工作人员把票款退给他们,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精神病,另一个是练其它气功的,练的已经神智不清了。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师父在凌钢传法传功圆满结束。师父来凌源传法给大法弟子留下了无比珍贵的题词:

圆明

心怀真善忍,
修己利与民。
大法不离心,
他年定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