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观念,走好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在这几年的修炼路上,师父一直利用同修往起带我,我是一个胆子小的人,走到今天真是跟头把式的,一说写体会,就想我修的也不好,没有那么多正念正行的事,总觉的没啥可写。今天我破除人的观念,把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望同修批评指正。

在这七年的反迫害中,我的丈夫(未修炼)一直支持我学法炼功讲真相。无论是恶党的非法罚款,还是数次无理上门骚扰,我的丈夫对大法都是支持的,虽然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没有怨言的默默的支持法轮大法。在这里借明慧一角向大法弟子家属问好!同时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進京证实法,被恶警非法抓捕,它们将我双手背铐,让我手攥电棍电,只听那啪啪啪的响声,我一点没动心,一遍接一遍的背师尊《洪吟》〈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尽管电棍啪啪的电着,但对我一点作用没起。事后才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记的二零零二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我和几名同修上邻村撒完真相材料找同修的路上,被村里巡逻的几人碰上,他们问:“你们是干啥的”,我们几个人就跑了,因我拎一兜真相材料和喷漆,这几人直奔我追来,把我抓住。那人酒气熏熏的一手攥住我的手腕,一手拿大木棒,边问我是哪儿的,那几人是谁,这些真相材料哪来的?一边把我拽到他们村上。我当时只有一念,绝不允许他们对我的无理迫害。我告诉了我的住址,那几人我不知道叫啥,只知她们是同修,真相材料说赶集在路边捡的,我一看里面内容挺好,就送你们的家门口让你们看看。

现在一想那时也是配合了邪恶,那人气汹汹的说:“我出去打电话,报到六一零那去”,我心并没有动,一边发正念,让他电话打不通,一边给屋里这几人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过了半个小时,其中一人说,外面有人叫你呢。我走出门一看,外面没人,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让我有惊无险的走脱了。再次双手合十!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还记的二零零三年秋,我在妹妹家帮她家收花生,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丈夫是不懂电焊原理的,将柴油桶焊爆炸,从脸到腰部全部烧伤,住進了医院。当我听到这一事时,冷静一会,心里并没有慌,就去了医院。当我一進屋时,有点不敢面对,心想病床上的人可别是他,仔细一看都辨不出模样。面对这一场面,我的第一念是:丈夫呀,你知道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多少。后来转到有名的大医院,面对这么大的伤面,这个说最少住一两个月,准备二、三万元钱吧!那个说容易转白血病,我心想我有师父有大法。在住院期间,我把《论语》写在纸上,让丈夫一遍一遍的念。住了十三天院,花了四千元,基本痊愈,村里有人说,油桶焊爆炸,不死也得残,没有好这么快的,真是你家有炼法轮功的福啊,是法轮大法和慈悲师尊给了我一家的幸福。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知道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如果没有同修的相互扶持,我什么也做不到。今后我就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中修去执著,不断纯净自己,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些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