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唐天敏遭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唐天敏用各种方式向人民群众讲真相,因此遭受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魔窟里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迫害摧毁不了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迫害中她更彻底看清楚了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更清醒的认识到,中共才是灭绝人性、残害生命的真正邪教。

法轮功学员唐天敏,今年52岁,家住四川泸州纳溪。从小体弱多病,患有先天心脏病,上床睡觉都得小心,如倒下太猛就会引起头昏、心跳加速。除心脏病外还患有糖尿病、风湿肿痛,右手肿了好些年。子宫肌瘤、胃炎、肠炎、阴道炎、这些都是长期折磨她的慢性病。除此以外,她还得了一些很难治愈的病,如缩阴症、背带等。缩阴症这个病很少人知道,发病时,疼得人无法忍受。她下乡当知青时腰椎上长了个疮,医生说是背带,疼起来的时候从背心直痛到头顶,疮好以后那地方仍旧时常发痛,从脊柱到头出现麻木,………这些顽疾、怪疾,吃药、打针、什么偏方都不管用的。她说,“我满身都是病,治了这个,治不了那个,再说哪有那么多钱治病啊。我是饮食服务行的,单位效益不好,生活一直很困难。84年离开单位后,靠卖菜、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我长期处于病痛的折磨中,没有一天好日子过。那时,我整个一个人就象没魂儿的空壳,经常是六神无主,听见哪里有一点响动,便又惊又怕。仿佛自己作不了自己的主似的。”

据唐天敏说,她丈夫脾气暴躁,自己在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时也得硬挺着,不敢告诉丈夫。这些痛苦没有人可以分担,没有人能替她解脱。”她还说,“那时的我可以说就象泡在无边的苦海中,茫茫无助,不知路在那里,不知这痛苦要熬到哪一天是尽头?”

98年,唐天敏有幸修炼法轮大法!那是她生命的一个重大转折。她说:“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和功友们在一起每天学法、炼功、交流心得体会。没有勾心斗角,不分尊卑贵贱,大家修心向善。我感到我进入了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被洪大的慈悲笼罩着。修炼几个月,我满身的疾病不知不觉就不见了,这些病哪去啦?短短几个月我突然变成一个百病全无的健康人,真是奇迹!恢复健康,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但这确实成了现实,好象神话兑了现一样。从那时起我明白了,法轮大法不简单,不是普通的气功,完全是度人出苦海的法宝,真经!难得呀!李洪志师父以人像在人中传法,其实他不是普通的人,是人们传说的、期待已久的主佛下于世间度人来了。我真是三生有幸能得此大法,得此真经,得到主佛的慈悲救度,成为法轮功修炼人,成为大法弟子。”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这么好的大法能使人变的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利己、利人、利国家,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要“取缔”?多么珍贵的法轮佛法呀,真经传世千年难遇,为什么要镇压?多么好的恩师呀万年不遇,人间难求,为什么要污蔑、诽谤?唐天敏刚刚得法修炼,中共、江泽民就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想,中共、江泽民是不是疯了?把好的当成坏的,把正的当成邪的。中共、江泽民肯定是丧失了理智、看见修炼人多妒忌的发了疯。其二,一定是中共、江泽民害怕神佛、惧怕神佛的善、惧怕佛法的神威。唐天敏认为:不管电视、电台怎么说,由它去,不管中共、江泽民怎么迫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我认定的真理,信我师,信大法,我心坚如磐石。

一.在劳教所遭恶警、包夹“严管”迫害

2004年10月,唐天敏被非法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到劳教所当天,警察强迫她蹲在地上,姓廖的恶警用手铐把她铐起。蹲到晚上10点以后,杂案——被监管的劳教人员,把她的双手举起来铐到上铺的床栏上。晚上两点以后叫其睡觉,仍然把她的双手铐在床头上睡。

第二天七中队队长张小芳说唐天敏没有老实交代,踢她一脚,然后命杂案一天二十四小时“包夹”她,实行暴力“转化”。这些负责“包夹”的人就是警察利用来专门严厉管制法轮功学员的杂案。“包夹”的任务就是按照警察的指令,采取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充当恶警的打手和工具。

所谓“转化”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真善忍信仰。这些负有特殊任务的杂案也被称作“包夹”。“包夹”们管被她们“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叫作“宝贝”。她们习惯性的一边口叫着“宝贝”,一边又用残酷手段折磨轮功学员,逼迫其“转化”。唐天敏说,一天只准我上两次厕所,再难受也得憋着,又用手铐二十四小时铐着我,一会站着铐、一会全蹲着铐,一天只准我睡短短的二、三小时也要把我的双手铐在床头上睡。

其实这些杂案是进劳教所接受改造的,哪有资格监管别人?她们不是执法人员,怎么可以使用手铐?谁给她们这样的权力?法律上,警察使用手铐都要慎之又慎、随便使用手铐是要违法的。劳教所的警察能够随便给予劳教人员使用戒具的权利吗?被铐二十四小时的折磨连续了十多天。这样的折磨不算,“包夹”天天殴打唐天敏,这种殴打不分时间、没有轻重,想打就打,防不胜防,随时随地都会遭到一阵阵拳打脚踢。唐天敏被折磨的精神高度紧张、身体疲惫不堪,无法进食,吃点什么吐什么。

十多天后,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七中队、八中队合并,新队长李麒加紧对唐天敏进行洗脑迫害,强行向她灌输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材料,唐天敏坚决抵制。李麒见她不听,还捂住耳朵,就指使“包夹”对唐天敏加大肉体上的折磨。这段时间毒打更频繁、手段更毒辣。“包夹”杨小红抓住唐天敏的头发,用力甩,象磨磨一样,瘦小的她被甩起来打转转,杨一边用力揪着唐的头发甩,一边用力对唐天敏拳打足踢,唐天敏被迫大声呼喊。

这时,李麒怕楼下的人听见,气急败坏的冲上楼。来命“包夹”把唐天敏从二楼弄上四楼,然后,李麒亲自上阵,用脚猛踢唐天敏的下腹,用脚踢不解气又扇其耳光,顿时把唐天敏打得鼻血长流。鼻血流下来染红了唐天敏的衣服,李麒见状,怕恶行暴露,马上命令“包夹”把唐天敏的衣服洗了,再指使“包夹”杨燕燕、邓勤罚她站瓷砖。规定双脚站立在一块40X40公分的瓷砖上,瓷砖范围之内不准动,不准坐,通宵不睡,不准大小便。“包夹”随时找借口没站好就打。十月的天气已经比较冷了,大小便拉在身上、地上,杂案不准换,还把唐天敏的干净衣物、床单、被子拿来擦地。在那块小小的瓷砖上唐天敏活活站了三天两夜,一个月后才准她许换衣裤,四个月后才准许她洗被褥。

站瓷砖三天两夜后,迫害仍在继续。不几天,六、七个“包夹”一起围着唐天敏暴打。唐天敏说,我站了几天几夜没睡、还挨打,被折磨的昏沉沉的,这天她们打我时边打边骂,骂我是卖国贼。她们说,你们师父在国外打官司告我们,你跟着他走,就是卖国贼。她们打了我又把我捆起来,头向后仰着捆。大约一小时左右来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唐警官给我解了捆。后来听杂案们议论说,这种捆法不能捆太久,会捆死人的。尽管她们用尽手段把我折磨的精疲力竭,痛苦不堪,可我的内心十分明白,我不是坏人,我也不是卖国贼。楠木寺劳教所这个的司法机构执法的恶警们,竟敢在尊重人权的法制社会的光天化日下,指使犯人暴力殴打好人,无法无天的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才是真正的坏人。

二.被关“小间”迫害

中共高叫着:要为人民创建和谐社会、法制社会,花言巧语哄着人民,骗着人民,一边又在暗中制造野蛮、残暴的迫害。看看吧,中国人的人权、信仰遭受蹂躏,中国人的生命遭受暴力残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正遭受严酷的迫害!几十万人被劳教,几千人被迫害致残、致死。在监狱里每天都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这是中国不应该发生的事,这是中华儿女不应当承受苦难!残害中国人民的人中败类才是卖国贼。参与这次施暴的杂案有于婷婷、邓勤、杨燕燕等。

恶警见唐天敏不屈从暴力、思想坚定不“转化”,迫害又开始升级。李麒指使把唐天敏单独关在二楼的小间里,每天只准睡两小时,面壁站二十小时以上。杂案打人时采用扫把、木棒、竹棒,在头上、身上乱打;或紧紧按住她,将背抵着墙打她的胸口,把胸口抵着墙就打她的背心。小间“包夹”施暴的杂案有戎霞、侯婷婷、宋逸梅。她们说,有人来了就不要打,不要被别人看见。

所谓“小间”,就是把一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一间屋里面,与其他人隔开,由几个杂案“包夹”。怎么个“包夹”法,不准其他人知道。唐天敏被关进小间后,一天中午,杂案宋逸梅见她不“转化”,完不成干警逼迫的任务,火急攻心,借口她不“转化”、是“卖国贼”,就拿铁衣架猛击她的头,一口气打了三十多下。这时“包夹”奉命将唐天敏转到四楼。上四楼时正遇唐天敏拉肚子,“包夹”不准她上厕所,稀便拉了一身,还不准换。

当天下午,杂案李静、张逸群、侯婷婷、曾小芳从五中队施暴迫害法轮功学员刚回来,气没歇一口,就把唐天敏捆起来。她们对唐天敏说,你不“转化”,不能去参加“生产劳动”,那么你就在这里当不劳动的“老板”吧。楠木寺的刑罚多的很,你不“转化”,你慢慢尝试吧。今天让你人坐矮点,脚翘高点,坐一回“老板”凳,当一回翘脚“老板”。她们不知从哪里找来旧单子撕成条,把唐天敏强按在小凳上坐下,将她的双腿直膝抬高,把身子、头贴着腿捆在一起,一直捆了五个小时。

当晚八点过,七中队的指导员岳秀全来了,她看了看唐天敏,然后叫“包夹”李静找来一面小镜子递给唐天敏,要她照一照。这一天,唐天敏的头被铁衣架打了几十下,拉肚子拉了一身,又脏又臭,还遭受酷刑折磨,被捆在“老板”凳上五小时,唐天敏接过镜子,只见镜子里的她面目皆非,眼睛浮肿,满脸充血如肿胀的紫茄子。岳秀全看见她的模样,指责唐说:“你看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还坚持。”本来,用暴力改变人的思想、用暴力对人民实行精神控制、暴力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逼迫人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就是极其错误的,以思想论罪也是违反国法、违反国际法的,岳秀全这个执法人员难道不知道吗?

唐天敏说,劳教所的管教人员李霞要她写骂大法、骂师父,表态不修炼、决裂法轮功的所谓“三书”,她说,我为什么要写呢?我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没人救我,我失去工作生活困难没人管我,是我的师父救了我,师父是我的恩师,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要我辱骂师父,背叛大法,我不能这样没有良心。再说,叫我“转化”往哪里转?我知道怎样做好人,我也在努力做好人,我往哪里转?我如果“转化”了不就与这些没人性的恶警、杂案是一路人了吗?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经济上搞垮、政治上搞臭、身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恶魔才对人民下这样的毒手。我如果依照中共、江泽民的意志转化了,我不就是与中共、江泽民恶魔一伙、一条心吗?不,我不背叛“真善忍”宇宙大法,决不背叛师父。我要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做好人。七中队的队长、指导、警察见唐天敏态度依然坚决,就威胁说:关你的黑屋,加你的教{既延长劳教期限},弄你到精神病院去,你有神经病。

三.恶人的暴力迫害不能动摇正信

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那黑暗的日子里,唐天敏说,身陷魔窟,我更加想念我的师父。师父总是慈悲的给我们讲法理,只要你修心向善做好人、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使你身心健康,活着有意义。唐天敏说,中共这样整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强制永远得不到人心。我们师父慈悲、善待众生就得人心,得全世界人的心。确实,法轮大法洪传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分肤色人种,不论民族、没有国界,修炼者上亿,法轮大法已传遍了全世界,受到世界人民的热爱,各国政府向李洪志师尊颁发褒奖一千多项,许多的国家、城市还确立了法轮大法月、大法周、大法日。

一轮一轮的身体折磨,一轮又一轮的精神摧残,唐天敏的心正信不动,对中共的邪恶本质认识更清楚了。警察、“包夹”理解不了修炼人的正信,觉的不可思议。劳教所的恶警污蔑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精神病,找来医生对他们进行心理咨询。唐天敏说,她经过三次咨询,都向来人讲修炼前后的身心巨大变化,证实大法好,揭露楠木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思维清晰、理智清醒,医生没发现谁的精神异样。

恶警见把这个不起眼的唐天敏整不下来不甘心、指使杂案变换花样折磨。这些“包夹”一会儿强迫她两手侧平举单腿站、一会儿又强迫她手向上举半蹲等等。她们打她,她就呼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臭袜子塞进她的嘴里、用胶带封住她的口,不准喊,不准说。还经常双手按住她的脸,把后脑往墙上撞,一撞就撞一、二十下。一天仍然只准上两次厕所,睡觉只能睡地上。“包夹”李静威胁说,你要想好,给你几天期限,还不“转化”就等着坐水牢。

几天以后,“包夹”们奉命又开始以暴打逼迫唐天敏“转化”。唐天敏索性把衣服脱掉,心想今天看你们要怎么打(因为这里只有女人)。唐天敏的举动把准备施暴的“包夹”们惊呆了,唐天敏脱光衣服站着,她已被折磨得瘦的皮包骨,全身伤痕累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惨不忍睹。“包夹”们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低叹,“哎呀”!然后转身汇报去了。

这段极其残酷、恐怖的日子过去了,另一种迫害又开始了。唐天敏被逼迫搞“生产劳动”。生产任务很重,完不成任务就睡不成觉。一开始,每天钩花,要钩二十小时以上,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如果有外来的检查团、参观团来检查参观,才可以早一点睡。两个月以后,最早也是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早上五点就起床。

四.身受迫害 呼唤良知

有一次,有参观团来参观,管教李霞叫唐天敏去接受采访,向唐天敏交代,只准说自己,楠木寺劳教所里的情况什么也不准说。采访时,唐天敏如实说了她在大法中受益的真相,证实大法好,还说,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我们师父不只救中国人,全世界善良的人民都要救度。李麒对采访很不满意,她说,你要救人就救我嘛,怎么不救我呢。唐天敏告诉她说,我们师父才能救你。你把《转法轮》好好看看吧。这句真言又激怒了李麒,她给唐天敏安排了又一顿毒打。一次听说有国外的调查人员来访,大法弟子高惠芳、罗梦如实反映了楠木寺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晚惨遭毒打、被吊铐通宵。楠木寺及中国所有的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的黑窝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极其残酷、惨无人道的。恶警头上顶着国徽,国徽上代表中共坐天下的那五颗星,掩盖着中共迫害人民的残暴与黑暗,这残暴与黑暗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是极其邪恶的。难怪江泽民及中共高官被国外起诉为群体灭绝罪。难怪国际正义力量要追查其罪恶,起誓要追查到底。

这次采访后,李麒为发泄不满、教训其他人,指使杂案麦中莲殴打唐天敏。麦中莲接受指令把唐天敏弄到寝室对面的一间空屋里,抵着她的背猛烈击打她的胸口。第二天唐天敏的胸口痛的厉害,杂案说你痛啥子?唐说,你们打的。她们说,没人打你。要唐天敏去检查。廖警官带唐天敏去检查。恶警与医生串通一气,出假诊断。唐天敏左胸疼痛剧烈,但不咳不喘,照片却说是气管炎。做B超时,医生手中的检查仪从她的左胸略停了一下,然后急速滑向下腹部的右则,唐天敏再次提醒医生“我的左胸疼痛,”医生不吭声,诊断结果为右下腹有胆结石。

李麒拿那诊断证明,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七中队里到处宣扬,说:明明是气管炎、胆结石还说是谁打的,不相信科学。劳教所干警利用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完全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违反共和国宪法、违反刑法、违反监狱法、违反国际人权法。其实她们心里非常清楚,她们没有履行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执法的时候并没有执行全国人大立的法,并没有执行代表人民、代表共和国那神圣的法,而是在国法之外执行的是中共、江泽民的另一套法。中共、江泽民那一套是迫害人民的黑法、恶法。恶警顶着头上的国徽,倚仗着中共与江泽民的邪恶势力张狂行恶、撒野,但是,毕竟执行其黑法恶法心里发虚,不然为什么她们做了坏事、打伤了人、甚至打死了人要掩盖呢?为什么惧怕采访中迫害的真相泄露呢?为什么惧怕其恶行曝光呢?

唐天敏因为是没“转化”,女儿、女婿、及其他亲人到劳教所看她,从老远来,花费那么多钱和精力,来了三、四次都不让见。她女儿、女婿非常气愤,据理力争说,我妈是好人,我妈没有错,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纳溪区政府到楠木寺所谓“看望”法轮功学员,帮着做“转化”,来人对唐天敏说,你在这里思想不“转化”,回不了家,尽不了孝。唐天敏告诉他:是你们非法把我弄来的,我才尽不了孝。我没有错,错了的是你们,该“转化”的是你们。那些打人的坏人才应该“转化”。我们在做好人往哪里转?难道要转去作恶不成?唐天敏在出狱的那天也堂堂正正对江队长说: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两年后唐天敏从楠木寺劳教所魔窟出来,社区干部、公安来“接”她,一路上她给他们讲楠木寺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一个个沉默不语。不知谁冒出一句:中国有原子弹。似乎拥有原子弹的当权者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残害人民。可想而知,中共的暴政对中国人杀伤力太大,足以使中国的民众几十年来恐惧深深。中国人的良知、正义被压抑着。有一天明白了真相的人民一定会觉醒。

法轮功学员唐天敏在楠木寺劳教所里吃了常人难以吃的苦,遭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迫害。她说,“对于警察、“包夹”我不恨他们。他们被胁迫参与迫害,犯下大罪,成了中共的牺牲品、陪葬品。他们不值,他们可怜。”当“包夹“的杂案们,她们没有走好人生的路,应该有人伸出热情的手,拉她们一把。她们的父母、亲人寄希望于公安干警,希望自己的孩子、亲人在干警的帮助下能改邪归正走上正途,回归社会。可是楠木寺的恶警却把她们当作了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以减教为诱饵,以加教相威胁,胁迫她们参与迫害,促使她们人性恶的一面恶性膨胀,不但没改造好反而魔性大发。如果她们的亲人们知道她们在楠木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径该多痛心、多失望啊!

一天晚上,“包夹”杨燕燕长期折磨法轮功学员,自己都感到很累,她在寝室里对几个法轮功学员说,我以前从不打人、骂人的,不知怎么搞的,现在变的要天天打人、骂人才过得。我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每天不把你们敲敲打打就过不得。一“包夹”说,警察坏,警察逼着我们干的。每次开会就骂我们没“包夹”好。唐天敏说,一个名叫戴小铃的“包夹”,从头到脚打了她一吨,随后戴的脑袋暴痛,上半身哪儿都疼,吃药打针不见好,大热天,痛的睡不了觉,坐在窗台上。大法弟子肖云素、卓亚辉告诉她,善恶有报是天理,你打大法弟子、无端欺负好人会有报应。你赶快向我们师父认错,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虽然当时默不作声,可是内心已接受了,果然,暴痛了四五天的头一下就好了,身上的奇痛消失了。从此她改变了态度,不打不骂大法弟子了,中午,见她们太疲倦,就悄悄叫她们在座位上休息一会儿。在她的带动下,同寝室的几个“包夹”都收敛了很多。其实只要人的人性、善良尚存,是可以回归正途的。但是,劳教所的恶警利用杂案犯做中共行恶的工具、泯灭人先天的善良、纯真,从人的本性上毁灭了人。中共恶魔根本就不在乎你是一个“人。”

大法弟子惨遭迫害时,仍然慈悲的告诫“包夹”们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以免将来下地狱。她们有的听不进去,说,我先让你下这里的人间地狱。不久,这场迫害就将结束,中共、江泽民将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历史将彻底清算这些罪恶,所有参与迫害的行恶者法网难逃。楠木寺劳教所里的“包夹”充当打手就直接迫害致死、迫害致残、迫害致疯过大法弟子,这些血债、命债难道不偿还吗?被恶警利用的劳教人员、被中共毁灭的“包夹”下场多可悲呀!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要知道历史的审判即将兑现在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亲人身上,该多有悲痛、多伤心呀!如果当“包夹”的她们有幸闻听大法的法理,明白做人的意义,就不会去吸毒、贩毒,害自己、害他人,危害社会,也不会沦为恶警恶党行恶、施暴的工具。如果中共、江泽民不迫害法轮大法,她们都有得法修炼的机缘,得到大法的美好,重获美好人生。是江泽民、中共恶党毁掉千万人得救、得度的希望。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们也是非常可怜的。他们把劳教人员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殊不知他们也是被恶党作为工具利用。在中国,文革中那些执行上级命令的公安、部队人员欠下血债、命债的,被上级利用完后押往云南秘密枪决,迫害法轮功的恶警被恶党利用完后该去哪儿?当年大法传出,李洪志师尊曾在北京的公安大礼堂讲法,得法的、修炼的公安人员甚多,他们知道大法好,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头脑清醒,当然不会参与迫害,那么他们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们,在强权面前,抛弃人间正义,背叛国法,在执行恶党之恶法的同时也为自己套上了绞索,其下场也是可悲的。二战结束后审判希特勒时,那些追随者干了坏事,没有因为是执行上级命令而逃脱审判,参与残杀犹太人的医护人员都被推上了绞刑架,处以绞刑。中国这场大迫害中,凡是被胁迫参与迫害、对中国的同胞犯下大罪的人,与中共恶党一样难逃历史的审判。中国人在这场大迫害中受害至深一言难尽。都是中共恶魔干的。

讲出唐天敏遭受迫害的经历,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醒悟了,立即停止迫害。劳教所、监狱里还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他们正在遭受残酷迫害,他们的处境非常艰难。希望警察反省自己行为,清醒过来,不要再充当恶党迫害的工具,善待大法弟子,争取光明的未来。

一些市民还不了解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相,没看见有人遭迫害就误认为身边没有迫害发生,甚至根本不相信披着“伟、光、正”外衣的中共会暗中行恶、残害人民。唐天敏受迫害的真相讲给人们,希望大家了解真相,认清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认清中共反人民的邪教本质,不要对中共抱有幻想,恶魔不会立地成佛。赶快抹去入队、入团、入党打上的兽印,退出中共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