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法会投稿的意外收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近一个阶段做了些劝三退的事情。因为我自己觉的过程中很不容易,很“心苦”,就经常和一位同修交流。开始时我给亲友打电话怕心很重,她都还帮着发正念,所以她很知道对于我来说其中的难度。某天又和她交流的时候,她坚持让我写篇体会出来。我一直觉的自己没有突破出来,做的好的同修多了去了,我也想等自己修到一个境界中再写的。她说不是要等到修到什么程度再写,因为过程本身就是可贵的,而且对于很多目前仍然对开口劝退有畏难情绪的同修会是个鼓励,交流可以令他们有点借鉴。后来她就花时间给我写了个回忆出来,我觉的盛情难却,那就写写吧。

没想到她又希望我抓紧写,然后投稿给当地法会,我说那坚决不行的。我们这里很多同修做的很好,可是都说其他同修做的更好而不肯投稿法会,所以每次法会征稿都成了难事。有好多我挺佩服的同修我想听他们在法会上发言若干年都没听到,我修的那么差更不行。我想还是投稿给明慧吧,就开始动笔了。(不过最后还是投给了法会,后来认识到了我自己的不想投稿的心态其实是各种害怕暴露自己的私心和希望轻松索取,却不想冒险付出的复杂心态。)

本来我已经写了一些了,后来就发现那些完全是流水账,基本都是什么时候劝退了谁,过程怎样讲的,有何体会等,堆积了一些这类例子,文章感觉很长,而且自己看了都觉的没收获。写着写着,写到一些在过程中修炼心得、对法理的认识和自己观念的突破时,就发现其实文章的主线本来应该是法理的认识和观念的突破,这是骨头,而事情是陪衬骨头的肉。就感到应该先写个提纲,总结看看自己在这几个月的修炼过程中认识到了哪些法理,突破了或还在突破哪些执著心,认识到和突破了哪些观念等等,而事情是围绕这些来有机的取舍,也就是事情只是举例说明,因为本来就是在做事情中认识到了这些法理,这才是证实法的过程。

想到了这些就感到思维清晰起来,而且发现了很多我头脑中党文化的东西。因为党文化的写作就是一个展示自己成果的过程,象是带着显示心理的成果汇报,告诉别人自己做了什么,是如何不容易克服困难做到的。那位劝我投稿的同修后来也和我交流到这点,她说发现一些修炼体会对人促進作用不大,也是因为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别人看了就觉的那人做的太好了,太好了,可是怎样做到的呢?不知道,反正自己和别人不能比,自己太差了。还说其实修炼心得的可贵之处应该着重于细节和修心部份的描述,修炼心得的可贵不是把别人比下去,而是把别人拉上来,让人看到这是个修炼过程,人人按照法都能够做到,这就是最好的证实法。这样别人比学比修是对照那个过程看自己的心态,而不是对照那个结果去攀比。

明白了这些我就感到写心得真是自己第一个受益。其实法会的本意也是过一段时间促進大家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如果每个人都能利用这个机会作为机缘,静下心来想想写写自己的修炼体会,总结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有哪些修炼上的收获和不足,那么就充份利用了这个机缘。不管写的心得是否投稿给法会或是否被选上发言,那都是自己真正的利用这一机会找到差距提高了,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也算是弟子给师父的修炼汇报吧。法会本身就是为促進修炼而开的,也不是走形式,所以大家也都应该身在其中。

想起这些,就想虽然国内的大法弟子没有现场来法会的机会,但是也是一样啊。修炼心得是写给同修,也是写给自己,以及向师父汇报的作业吧。并且对自己促進的这个效果我从前还真的没体会到。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