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在渥太华接到法庭诉状(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英梓加拿大综合报道)中国商业部长薄熙来周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在抗议声中来到渥太华。当天下午两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在维斯汀(Westin Hotel)旅馆电梯间,将在安省最高法院起诉薄熙来酷刑迫害罪的诉状递交给薄本人。按照法律规定,薄熙来必须在二十天内应诉,否则将面临缺席审判。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在外交部外抗议薄熙来暴行,左一为辽宁藉受害人赵玉

踏入加拿大 薄熙来面临诉讼

渥太华法轮功学员于下午两点半左右,在位于渥太华市中心的维斯汀(Westin Hotel)旅馆离停车场最近的电梯间见到薄熙来本人和其随行人员。距离薄半米之遥的法轮功学员将安省最高法庭传票递交到薄本人,并用英语说,“你知道吗?你的诉状被送达了。”(“You know you are served.”)


薄熙来在电梯间被递交诉状的维斯汀(Westin Hotel)旅馆


法轮功学员冒雨在薄熙来下榻的维斯汀(Westin Hotel)旅馆外抗议薄的罪行

当时在场的除薄的随行人员、一名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有两名皇家骑警作证。按照法律规定,薄熙来必须在二十天内应诉,否则将面临缺席审判。

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周立敏女士说,“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渥太华著名人权律师格林斯邦(Lawrence Greenspon)曾向安大略省高等法院递交诉状,以酷刑罪对薄熙来进行民事起诉,要求薄对原告所造成的伤害进行赔偿。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曾于二零零五年九月要求禁止严重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薄熙来和夏德仁进入加拿大,薄、夏二人最终没能按计划成行。今天递交给薄熙来的诉状是二零零五年诉状的增补本。”

在加拿大为受害者寻求公正

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薄任辽宁省长期间(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因积极参与迫害,使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根据明慧网公布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辽宁省在全国居第三位,为三百六十九人。

高精度图片
外交部前反酷刑展。大卫•乔高二十四日引用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的证据说,“薄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大连市长,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任辽宁省省长。而在其任职的年度之内,据我们的女证人说有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被手术摘取。”

辽宁藉受害者赵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自己和家人受摧残经历。赵玉说,“我儿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被强制送洗脑班两年。他们还逼迫刚刚同我儿子结婚的儿媳妇同我儿子离婚。我儿子所在的单位,象文革时期一样公开开会批斗我儿子,还要强拉我老伴同他们一块批斗我儿子。”

赵玉的先生郑维东是国际著名医生,曾受邀到美国、加拿大和法国参加学术交流,并发表多篇医学论文。修炼法轮功后郑维东身体非常健康,但是当地公安部门和单位的六一零,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编造谎言、制造事端、威胁恐吓,使郑维东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最后导致郑维东心力衰竭,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去世。

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决策计划主管、现任加拿大民主联盟国家安全问题资深成员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在二十四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人们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制离婚、心理折磨,更别提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虐待,这一切显然是背离国际司法的理念。我们甚至还听到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牟利……薄熙来被控参与了这一切伤害,这些控告的证据是可信的。”

哈瑞斯说,“我希望加拿大政府尽其所能,一旦薄熙来进入,就将诉状递交到他的手上,至少在薄熙来以及那些要为反人类犯罪负责的人的相关案件上寻求到法律公正。”

薄熙来不具外交豁免权

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二十八日接受采访时说,“薄熙来不具有外交豁免权,因为他不是外交官。”大卫·乔高在二十五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这位商业部长来自津巴布韦、北韩、或者缅甸,或对人民做恶的其它任何政权。他会不会被绳之以法?薄熙来不是中国的外交部长,也不是外贸部长。我理解,外交豁免权只适用于外交官及外交部长。”

国家邮报:“让薄熙来出去”

薄熙来进入加拿大后,加拿大“国家邮报”二十六日撰文“让薄熙来出去”,文中说,“我们为什么让薄熙来这样的人进入加拿大?”

“斯蒂文·哈珀强力倡导中国人权。官员们曾为反对中国间谍和反对(中共)指控玉山江为恐怖分子的做法大声疾呼,并承诺加拿大人,贸易不会战胜人权……,既然如此,为何邀请薄熙来?平息中国商业游说者?渥太华官僚们推翻了哈珀‘不牺牲人权换贸易’的承诺?”

报道中说,“无论这样还是那样,对薄的决定需要哈珀的领导天赋和道义透明。禁止薄入境的机制已经摆在那了。加拿大人——和众多受伤害的中国人——正拭目以待。”

薄熙来是跟随中国副总理吴仪出访北美的第二名因迫害法轮功而被控告的中共高官。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被法轮功学员递交诉状。被称为“人权恶棍”的薄本人在美国遭到抗议,在此之前他已在美国、英国、德国、爱尔兰、新西兰、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西班牙、瑞典等十几个国家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