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我的腰直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山东省日照市农村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四岁,是法轮大法给了我这苦命人“新生”。

我九个月大时失去了父亲,母亲在我两岁时带着我再嫁,继父对我不好,我过着寄人篱下的困苦生活。在三岁前,因无人照管,磕磕绊绊的刚学会走路,有一次不慎重重的摔了一跤,摔坏了腰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站起来。因家人无精力照看我,所以,整天我只能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就这样,我在这生不如死的困境中苦苦挣扎,长到十八岁,因腰直不起来,站起来我的身高就和炕沿差不多高,体重也只有五十多斤。

在这时让我碰到了一位好心人,就是我的男人,他比我大十岁,当时因为他的家庭成份是地主,没人瞧得起,他也是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恶党把他的家给抄了、分了,家里一贫如洗,孤苦伶仃。因为家庭成份,在那年代,根本没有哪个姑娘愿嫁给他。他看我可怜,家人又没有时间精力照看,就把我娶到家,就象照顾孩子一样细心照顾着我,他人心地善良,为了让我减少痛苦,就用小推车推着我到处求医问药,结果也没有任何起色。随着岁月流逝,身体也越来越糟,年纪一大,各种病都涌上来了。现在想想真是不知前生前世造了多少业,才造成今生的如此痛苦,全身都是病。

到了一九九七年,我到医院检查,确诊有尿毒症、神经性头痛,整天卧床不起,因为尿毒症尿不出尿来,长时间坐在便盆上,痛苦难忍,还整天上火。男人看我身体这样,就带我到医院去看,到哪个医院也看不好,都说这人没药能治好了,该去的医院都去了。最后,医生告诉全家人,这病根本治不了,没希望了,回家等着吧。男人也为我操尽了心,吃尽了苦,真的是没希望了。

一九九八年,就在我挣扎在死亡的边缘上的时候,邻居看到我们家这么困难,而我又命在旦夕,告诉我们,从城里来了一位亲戚是炼法轮功的,听说这功挺好,要不你们跟他炼炼看吧。就这样,我们老俩口都走入了大法中。

就在得法的第二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早上,被褥都湿了,发烧烧到四十二度,烧的体温表的刻度都到头了。但是,我没有害怕,师父讲法中说给我们清理身体,这是师父管我了。两天的高烧我都挺过来了,我的身体一下就是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从来没有直起来的腰,直起来了!我会走路了,从此以后,人也精神起来啦;也不觉的累了,还能干家务了,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好。这不,今年连儿子家的地,一共十多亩,就我们老俩口和儿子几天就种完了。

这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第二次新生,我告诉别人我的名字就叫“新生”。因为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我只有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今天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说出来,就是让更多的父老乡亲们知道,共产恶党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是错的,绝对的错。法轮大法好,这是千真万确的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