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龙泉区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张光秀、谢洪民母子遭受的迫害

谢洪民,二十多岁时患直肠癌,为治病,家中债台高筑,医院无药可治。后谢洪民修炼法轮大法,神奇康复。

九九年七二零后,谢洪民去北京上访,被洛带镇恶警绑架回龙泉看守所非法关押,大冬天被强行脱光了用冷水冲,被脱光了衣服用冷水从头顶向下一点一点的滴,手指甲被打落,人被打晕死。

在龙泉看守所受尽几十天非人的折磨后,谢洪民被劫持到资阳大雁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后,谢洪民从资阳劳教所被放回后,被村干部们不分白天黑夜的跟踪监视。

二零零二年,谢洪民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广元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非法判刑期满,洛带镇白阳村大队村长白兰中等人又将谢洪民强行从广元监狱直接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

张光秀,谢洪民的母亲,先后多次被洛带镇恶警恶人绑架关押,多次被抄家。

袁学芬、袁斌姐弟遭受的迫害

袁斌,洛带中学优秀教师,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洛带镇恶警从北京绑架回龙泉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十多天,其间恶警罗依坤等人勒索袁斌家人五千多元钱,并威胁袁的家人不准向外人说,并不开收据。二零零零年底,恶警陈磷、罗依坤、曹湘清又将袁斌绑架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折磨一年。

袁斌从劳教所回来后,工资被大量扣发,恶警派人一直跟踪监视他,过年过节或所谓敏感日,恶警们便有事无事的把他抓起来,并多次把他绑架进洗脑班,动辄大打出手,不准睡觉。

袁学芬,袁斌的姐姐,因身体多病而修炼法轮功,也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二零零零年,袁学芬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师父讲句公道话,讲明自己因炼功而受益的真实情况,结果,她在洛带镇街上生意很好的两间理发店被洛带镇派出所恶警强行关闭,店内的东西被恶警罗依坤、陈磷、钟云、曹湘清、黄魁成洗劫一空,恶警还阻止房东再租房给袁学芬,并一度把袁学芬关进龙泉看守所和成都收容所,后又把袁学芬绑架回南充,妄图将她劳教迫害。

袁学芬曾去看望软禁在西河中学的何友明(大法弟子),被西河校主任举报,被西河恶警将她铐在石凳上,一天不给饭吃,还不准上厕所。

丁淑清被关洗脑班 家产被恶徒盗卖一空

丁淑清,曾经一身是病,家中债台高筑,一九九七年因子宫瘤必须切除,被迫又借了四千元钱准备用作手术费,见谢洪民的癌症都因修法轮功不治而愈,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不久无病一身轻。邪党迫害大法后,洛带镇的邪党官员把丁淑清绑架进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了两个月,丁淑清家中一亩多田、价值三、四千元钱的葡萄被村干部伙同恶警陈磷等趁丁淑清被非法关押在洗脑时,在光天化日之下盗卖一空。

七旬周乐菊被迫漂泊在外

周乐菊,七十多岁,其丈夫是知识份子,文革时被迫害致死,周乐菊自己一个人把儿女拉扯大,劳累一生,患心脏病,风湿病,一身浮肿。1998年周乐菊得大法后,身体变好了。可是在邪党迫害大法后,周乐菊因想起从前丈夫被整死的情景,起了怕心,不敢炼了。结果她放弃修炼后,不久病又发了,在龙泉医院两天花了一千元不见好转。

周乐菊清醒过来后,从新开始炼大法了,病很快又好了。洛带派出所恶警得知后,派人白天黑夜跟踪监视她,并多次非法抄周乐菊家,后不准她居住在洛带女儿的家中,致使她至今依然漂泊在外,被迫骨肉分离。洛带派出所恶警陈磷还说:杀人放火都是好的,就是不许学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