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孩子的那句话也应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孩子上小学六年级,每天晚上和我一起学法,快半年了。看着他每天上学、放学、学法、睡觉,生活的和以前差不多,好象没有什么变化,而我自己却在去掉各种执著中苦苦坚持。我想:该问问孩子,看他是不是在修啊?

一天,孩子放学回来,我问他:“你天天学法,对照去做了吗?”孩子说:“去做了。”“那你在学校里遇到什么事,有什么和以前不同的想法和做法吗?”他想了想说:“有。我看见同学吵架,没有去管,因为我不知道其中的因缘关系,要是以前我就会管,结果越管越糟。”我觉的这太初级了,又问:“有没有对你内心触动很大的事?”看他有些迷惑的在思想中搜寻。我又说:“就象过关的那种?”孩子摇摇头:“没有。”我似乎有点失望,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下午,孩子踢球回来,说左手戳了,一动就疼。我看了看,连忙问:“当时你怎么想的?”孩子说:“我什么也没想。”我说:“你怎么不想我是大法弟子,念‘法轮大法好’呢?”“我光觉着疼,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有些遗憾,说:“如果你当时想到,就什么事都没有。这下子考验来了。”孩子瞅瞅我,没说什么。

第二天、第三天,我总在观察孩子的手,想问问他什么感觉、怎么想的,可他除了偶尔哼一声,该干什么干什么,好象没这回事。这事倒象是冲着我来的,因为我把它当回事了。

和同修交流中一下子明白了,孩子的这一难不是我一句话求来的吗?反思自己,我看到了自己修炼的不扎实:注重外在的变化,机械的照搬、比较,爱在细枝末节上计较,看重自己的认识和感受,认为自己对。没有修口,明知修炼人说出的话有能量,还顺着自己的执著去说。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思想中还有旧宇宙的理——相生相克,修炼就得有关、难,这种想法正好给旧势力钻了空子,安排所谓“考验”,实质是破坏。

我猛然清醒了,我问孩子的话“你天天学法,对照去做了吗?”恰恰应该问问我自己。在对待孩子修炼的问题上,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用法去衡量了吗?我又一次深切体会到师父说的学法的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