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争气啊,不要再让师父操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看完最近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觉的不少同修问的问题,意义不大,心里不免有些失意感。在这次《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后面有个问题,“弟子:我得法不到一年,一直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洪流。您对最近刚得法的弟子有什么建议?”师父说:“这个问题倒提的很好。”

对比中,我就觉的很多同修是在为自己而问,而有的同修则能把个人问题放在整体角度中去问,为整体而问。有机会见到师父的同修,你们提问的时候,能否想到有多少同修嘱望着你们,有多少心怀众生与整体的同修期盼你们的问题能代表他们。

记的在七二零以前师父在北京要召集高级知识份子座谈,回答他们关于科学方面的问题,针对性的讲法,可是学员却没有做好。师父说:“我告诉他们,我说把北京科技界的大学教授和搞科研的这些学员,还有一部份大法负责人召集起来,我在科学方面给他们仔细的讲一讲。结果想要做的事情不能够做得那么圆满,那就来了许多其他的学员,提的问题和我要讲的内容没有针对性,所以就不好讲了。”(《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我们这些不够争气的弟子,由于自己修的不好,做的不好,我们给正法造成多少的损失和永久缺憾,我们想过吗?

其实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断听到师父的鼓励,赞扬,可是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看待呢?我们真的问一下自己,我们做的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争气,没有让师父多操心?

有同修说的很好,我们不能靠着,躺在师父的赞扬与鼓励中,我们真的应该认清自己的不足,慈悲的师父没有说出来的不足。我们看到退党两千万了,做的是很好,可是我们也要想想,大法弟子也还有几千万,如果每个人一年劝退一个,会是多少人啊?我们做的够吗?很多弟子修了这么多年,还是在做证实法工作中放不下名利,甚至相争妒嫉,人心与个人的所求如此的强烈,有的始终还没去掉非常低级的执著,甚至肮脏的心,色欲心,显示心,贪钱存物的心(包括我自己),协调人之间也会相互矛盾重重,不愿善解,一影响到自己,心就变味,无法真正配合。

我记的在正常时期,一位修的很好的同修看到我,争名喜功,个人英雄的心态,就在跟别人的谈话中侧面点到,说“有的同修觉的修的好的人都是领头羊呢,其实他常常是块垫脚石”,我内心一惊,是啊!我不就是不自觉的总想当“领头羊”么,被这种意识支撑着吗,唉!真是太惭愧了,我深深的拷问自己的心底:

你到底内心在求什么???

我看到自己的还有很深的名利之心掺杂证实法工作中,做好了点,顺利了点,很高兴,遇到挫折,不被人承认,就很失落。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觉的治好了病,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的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我看到现在有的同修讲起来“我劝退了几个”、“我做了多少”,很满意、很高兴的样子,有的劝退不顺利,就心情不好。那我们就要问一下自己,究竟自己为什么,为谁高兴和不高兴,是为众生得救而高兴吗,是为众生失去被救的机会而难过吗?还是为自己的得失,有无成就感,有无资本而乐而忧呢?

师父一直在鼓励我们,“了不起,伟大”,可是我们光看到了自己的“了不起,伟大”,同时是不是却淡忘了,宇宙坏灭时期众生的许许多多非常不好的问题,在我们生命中也存在呀,而且也在正法中起着破坏作用啊!

这次《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讲:“大家知道,修炼中人心不去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证实大法,是在证实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坏作用。”

我们许多同修带着那败坏的因素,一遇到某种情况,它就起作用,不知不觉中,已经做了很多起干扰和破坏作用的事,尤其是协调人之间,我们想想,在许许多多关口,我们的不正心态,就使我们那样说了,那样做了,是不是可能已经障碍了很多事情?可是我们总是把自己作为协调人的付出与成绩,看的很大,以此自居,自以为大,对自己的问题却不能真正严肃对待。

师父在这次谈到新唐人新年晚会,才提到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可是师父之前却是一直在赞许鼓励呀!同修们我们为什么不深深找一找,究竟是什么原因,是我们真的就没有能力达到吗,还是我们没有修好做好!师父鼓励我们,我们作为弟子怎样对待师父的鼓励,我们真的让师父欣慰吗?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一听到我说你们达到圆满的标准时就如卸重负一样,放松自己,不想干什么了,而不是把师父讲给你们这么神圣的事当作更加精進的动力。”

我们有没有这个问题呢,师父鼓励我们应该是增强了我们的正念正信,却不是让人心中负的一面得到保留甚至滋养,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呀,我们真的要清醒,要争气呀!

国外同修讲到,师父看历年的新年晚会办的不够好,只有亲自出来带了,说:“师父真是太操心了,你没法想象啊!”又说到国内外同修间人心混杂,不争气的事。我看到这,就想哭了,我说不出的难过,我们这些弟子,真的要争气啊,要和师父的付出再相称一些啊!

我想起很久以前同修做的一个梦,示意他师父在大穹末劫的现世度人有多难——他看到师父开始传法时,一次他随着师父走向讲法场地,想听法的人很多还抱着好奇、看名人、看热闹的心,好一点也是想自己能挤到师父跟前,都争着往前挤,人群剧烈的涌来涌去,把师父挤来挤去,师父默然的看着这一切,他当时心里非常不好受。突然一股往前挤的力量,一下把师父挤倒了,师父就那样默默的,慢慢的往起爬,他当时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一下扑在地上,爬向师父,要把师父扶起来。

我想起师父说的“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想到这,我想跪下来,代所有我们这些不争气与不够争气,甚至还自以为不错的同修们,向师父忏悔,请师父慈悲吧,原谅我们吧,我们会再精進,真正纯正自己,一定配上这大法弟子的称号,让师父多一分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