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劝退城里小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东北大法弟子阿曲是一位农妇,她向我讲了她向城里来的人讲真相,劝“三退”的事。

去年仲夏的一天,临中午,骄阳似火,年近五十岁的阿曲与丈夫莳田除草后回家,丈夫剁菜喂家畜、禽,阿曲忙着做午饭。这时,“呼啦”来一帮壮汉闯入她家院里,阿曲以为恶人又来骚扰她家了。前些天,有大法弟子因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不久城里恶警与恶人三天两头下农村寻衅骚扰。她正想向来人说道说道,一看,原来是头戴安全帽,腰别钳、刀等工具的一群架线工。

阿曲笑眯眯的接待这十多名不速之客,一问才知,他们是外地某市野外架设电线的施工人员。他们说,干活电线不够了,等车送材料,找房山墙阴凉处纳凉歇息。一乖巧的小伙子说:“大婶,不好意思喽,打搅你们了。”阿曲马上接话说:“不碍事,大热天的,你们跋山涉水够辛苦的,来,来,别蹲着,这有板凳;这小伙子别坐地上,这有长木板。”阿曲又忙着给客人们端来刚从山沟打来的矿泉水。送凳端水使这帮工人顿感凉爽、惬意了许多。

忙一阵后,阿曲准备返身回屋做饭,刚转身就冒出个念头: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村里有那么多地方纳凉处,他们不去,却偏偏上咱家院来纳凉,这是天意,是师父送有缘人得度来了,对,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她与丈夫商量,她丈夫乐呵呵的到院外望风去了。说起她丈夫大憨,村里人都知道他是个直肠子的人,人家说他什么,他都乐呵呵的冲你一笑了之;但谁要是说法轮功不好,他就跟你急。尽管恶人与恶警三天两头来村寻衅骚扰,但为防万一,他就配合老伴讲真相。这时,阿曲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

“你们真辛苦!”阿曲开始乐呵呵的说。这群三十岁左右的小伙都善谈,小伙甲幽默的说着:“心苦命也苦哟!这叫:赤日炎炎似火烧,工人臭汗如汤浇,累死累活挣钞票,党官书记坐空调。”阿曲笑了:你再念我听听。小伙甲得意的将改良古诗又“唱”了一遍。阿曲讲:“你‘唱’得真好,现在,全国党官每年用公款在吃、喝、嫖、赌、抽上消耗掉几千亿元人民币;贪赃党官逃到国外,将国家数千亿元人民币卷走,这些都是咱老百姓的血汗钱呢;假如这些钱加在数千万工人身上,每人每年就可增加收入近万元呢!”

人们听了直点头,纷纷说起贪官污吏的丑事来,说党官们成天花天酒地,吃香喝辣的;我们为挣每月千多元工资,而累死累活的干活,物价蹭蹭往上涨,咱工资却不见长,真是入不敷出呀!上有老,下有少……阿曲讲:“因贪官作恶,各地企业纷纷破产,那些破产企业下岗工更惨,有的靠低保几百元过日子,现在一百斤大米要近二百元钱,一家人低保的钱仅能用来买米了,还有用电、水、房租费咋交呢?”

小伙乙问:“婶,你们农村人咋知这事的?”阿曲说:“上破网软件看,那上面啥都有,我还知道你们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亲自指挥恶警打压不少炼法轮功的人;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炼功人的事,现在全国有证可查,炼法轮功被打死的就有三千多人,还有中共活摘器官卖,被它们弄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人!”然后,阿曲将该市打、压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字,在何处作恶等一一道来。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小伙乙说:“你说的这些人我有认识的,他们确实挺可恶的,现在有人讲:过去土匪强盗在山上,如今匪、盗在公安!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们对刑事案件懒得动,搂、抢钱事,他们最来劲儿!婶,你农村的人还知道咱城里的事呀?”阿曲讲:“这帮坏人已上国外恶人榜了!好人坏人,老百姓心里都有一本帐,老天到时会来了结这一切善恶!恶人专打压讲‘真、善、忍’的人,现在恶人已陆续遭恶报了。”阿曲又给他们列举了全国各地恶人遭车祸、绝症而死的事后说:“他们的恶行恶报,还殃及其亲属了!他们还不赶快住手,将统统遭灭顶之灾!”

小伙丙吐了舌头讲:“怪不得我看那几个坏人老往医院跑,这老天真有眼呀?!好在我们吃这行饭,我差点参警穿上那狗皮装呢。”阿曲看到他们已明真相,就将话题一转,她讲起了修炼法轮功的人无病一身轻的故事;常人戴上大法护身符逢凶化吉,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得福报的故事;讲起了世界上七、八十个国家的百姓修炼法轮功的事;讲起《九评共产党》“三退”与《圣经启示录》抹兽印的事。小伙子们听入迷了,虽然他们中曾有人听、看过真相传单等,但听阿曲这么多样举例,生动的故事,这还是头一遭。他们中有人曾害怕,将到手的真相传单扔掉。现在,他们听的很专注。

之后,小伙甲以化名“招财”、小伙乙以“進宝”为化名让阿曲给他们三退了。他俩一呼,其他十来个人也争先恐后的报了名。

这时,汽车喇叭在院外响起,大伙儿说:“车来了,走喽!婶、叔,谢谢你们,再见了!”这十多名工人,迈出了农村大院。

阿曲与丈夫目送走了这帮充满活力的小伙子们,直至消失在山林中。

阿曲停顿一会儿对我说:“以后再没见着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