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湖南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劫持刘丹亲人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前不久,在明慧网看到大法弟子朱桂林的亲人前往探视时,遭白马垅劳教所恶警串通株洲石峰区公安分局绑架。最近又看到大法弟子刘丹家属也遭到类似的对待。这让我感到很诧异,也非常气愤,这邪恶是不是疯了?把人迫害的那么惨,竟然连家属都还要抓?同时,我感到这些事件都是发生在本地区的一些比较典型的事情。虽然不了解事件发生的一些具体原因,但大法弟子向内找,提高心性,就能够找到整体需要突破之处。

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是令人发指的,它是本省范围内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典型体现,其疯狂、残忍的程度,长期以来在本省存在。其实反过来,也反映出本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一些薄弱环节。另外一方面,大量同修遭迫害的典型事例,催人泪下、震撼人心,会唤起人们的善良,帮助本地民众了解这场迫害的实质。如果同修从这些事件开始,更加重视揭露当地邪恶、揭露“白马垅”,从而解体邪恶的迫害形势。

长期以来,我们在证实法的路上,历尽艰难走过来,在修去人心、突破怕心的过程中,有时走的好、有时走的不好。能够重视讲真相、救世人的同修,都是在突破困难中坚持做着这一切。但正法形势对于我们也有更高的要求。重视揭露当地邪恶,关心本地区整体证实法的形势,不允许邪恶对任何同修的迫害,我觉的这些意识是大家在证实法过程中渐渐要具备的。原来是只要“我能做真相、我能救人”就很不错了,心里多少反映出来的思想是:“我已经做了、或者我天天在做” ,把“我”字放在前面。但是,随着证实法过程中心性的升华,我们都意识到放下“自我”、“自私”的根本执著对于修炼而言是极其重要的。那么我们做真相,能不能从“正法需要”出发,而真正用心的做好。

本地揭露邪恶最有力的是什么?结束迫害形势最有力的是什么?营救同修、减轻同修的痛苦最有力的是什么?把“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典型事件曝光于天下、曝光于当地,恐怕也是邪恶最害怕的!能有效的抑制本地恶人恶行,让在当地有良知的人谴责邪恶、制止邪恶。

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按道理,我们应该主动了,邪恶早就是处于守势。为什么今天“白马垅劳教所”还敢猖獗、做了那么多坏事还猖獗得起来?那不是我们的责任吗?因为在民众中曝光的不够,因此很多百姓还不知道“白马垅”,很多官员不相信这个所谓“文明执法”的先进单位干得出这样的勾当。如果大家重视,关键是心性上整体突破过来,那这些邪恶的表现就要消失了。

我悟到,师父要改变这一切,就是挥手之间的事。师父还在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自己做好,在正念正行中结束迫害,在心性上整体提高。

最近明慧网上刊出的揭露“白马垅”的真相资料比以前丰富些了,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本地传单、本地周报、小册子、不干胶等。我觉的,揭露“白马垅”等恶人恶行,可以作为本地真相资料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在形式上,还可以结合多种方式。建议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也有针对性的揭露“白马垅”等邪恶行为,我在实践中发现能使世人很快明白过来。常人对于牢狱的真实生活是有些兴趣的,对于身边的事件、社会的奇闻、酷刑的种类等等都愿意听。他听进去了,就起到窒息邪恶的作用了。接下来,你再跟他讲“自焚伪案”、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退党”,他就愿意听些,引入话题也自然。另外,有时你跟他讲别的话题,他还多多少少有些疑问,好象有的事隔的太远,有些事情又不够典型、有力。但是讲身边的“白马垅”的“事”,我发现很少有不同情的,好多人一边听,一边嘴里“啧、啧、啧”,拧着眉头表示同情呢,好多事例确实迫害的太没有人性了,世人善念一下子就出来了,他就要站到正义的一边来。

个人层次所见,望同修借明慧一角多多交流、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