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四月,二十一位大陆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十六人被迫害致死于二零零七年一月至四月期间,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四月。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八位,占百分之三十八;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十三位,占百分之六十七。

明慧网数据显示,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三千零三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突破中共的严密封锁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实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远远不止这些。在近八年的灭绝性迫害中,大量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后失踪。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曝光一年多来,面对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惯于诡辩的中共只是公开承认了移植的器官都是从死刑犯身上来的,而这个话题是中共多年来一直竭力否认的。对于国际独立调查机构质疑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的,这几年中国大陆有六万个器官移植案例,但中国大陆死刑犯却只有一千多人,中共至今未作出任何回应。

零七年四月证实的二十一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以下的各省、市、自治区:其中吉林省四例;黑龙江省、湖北省、山东省各三例;辽宁省二例;四川省、内蒙古自治区、天津市、江西省、山西省、陕西省各一例。

遇害者来自社会不同阶层和领域,有教师、公司职员、病退干部、工人、农民、采购员等。他们中很多人原来身患各种疑难病症,甚至绝症。修炼法轮功后,按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修心养性,他们的身体康复了,道德提升了。法轮功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在法轮大法遭到诽谤污蔑时,他们坚持信仰,坚持说真话,被中共树为政敌,进行惨绝人寰的政治大迫害。迫害手段之凶残 ,令人发指。

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高陵镇下雨村大法学员孙厚莲,女,在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警察竟残忍的强迫她看自己的同修被吊起来毒打,给她造成强烈的心理创伤。孙厚莲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七岁。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性政策,警察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无需承担任何责任。江西省武宁县大法学员杨平生,男,六十四岁,于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南昌监狱迫害致死,杨的家属接到通知后赶到监狱,狱方给了家属一盒骨灰了事。

齐市优秀采购员刘晶明被虐杀 年仅39岁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在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刘晶明几次被非法关押、劳教 、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四十六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十九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告知刘晶明已于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四十分“跳楼”身亡。这是近八年来邪党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后惯用说辞之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刘晶明

大法弟子刘晶明,男,生于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他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员工公认的好人。九五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二零零一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期漏水,医院花多少钱也无法治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都修理好,方便了员工,并为医院每年节省水费达几万元;二零零二年业余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

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自九九年中共恶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多次被勒索、非法拘押、劳教、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三月二十五日十一时,痛苦万分的家人来到泰来监狱,接待他们的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声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都很特殊“照顾”。当家人询问刘晶明的死因时,纪恒泰直接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狱规背经文,刘晶明的死是因为“觉得刑期太长”而选择此路。

据纪恒泰提供的所谓“死亡经过”:刘晶明所在集训队监号在三楼。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十五分,刘晶明要求上厕所,当时有两个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在监号门口抽烟,犯人听到铁窗的铁栏响声,便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五分钟后他们将刘晶明抬入监狱医院,刘晶明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一时四十分身亡。

悲愤的家人质问:“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一时四十分死亡,为什么在晚上七时才通知家属,这十八个小时里你们在干什么?!专门关押人的监狱窗口铁栅栏能那么轻易的掰开吗?况且刘晶明每天遭受高压强行转化,身体已极度虚弱,能有掰开铁筋的力气吗?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淤血和硌痕,定是长期跪刑所致。”监狱方面不能自圆其说,回答不出来。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当泪流满面的家人来到刘晶明遗体旁时,看到刘晶明尸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致)、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泰来监狱医院冰柜内的刘晶明遗体

据悉,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入泰来监狱,刚入监便在集训队遭高压强行转化迫害。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三月二十五日也对刘晶明家人讲:“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监规背经文”。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所谓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演讲,会间,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监狱方对他们施用了非人的酷刑迫害。警察、及受唆使的刑事犯周立新等将刘晶明活活打死后,因身体多处有伤,不能以“心脏病猝死”等谎言蒙混家人,便制造了刘晶明“跳楼”假相。事发后监狱方面将犯人周立新等明着关小号处罚实则是将他们隔离以封锁消息。

灭绝性迫害 古稀老人也不放过

赵殿宾,男,七十八岁,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人。赵殿宾老人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医药费是单位里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别人就几乎没法报了。一九九六年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名的 “药篓子”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再不用穿那么多衣服,面色红润,头发变黑,有光泽,柔顺,干起活儿来特别有劲,老人还经常自己骑车上街。从那以后赵殿宾再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正在赤峰市博物馆外广场上炼功的赵殿宾老人架着扔上汽车,拉到离市区很远的郊区山上,把老人推下车 后逃之夭夭,老人只好自己走回家。七月二十三日,红上区西屯派出所(所长刘启(音))恶警,从家中把老人绑架到派出所,强行让七十多岁的老人在烈日下暴晒,直到老人虚脱,一个有点同情心的警察把老人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老人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的警察绑架到北京郊区怀柔县。怀柔县邪党人员竟以“枪毙”老人相威胁,老人拒不屈服,就把老人交给了赤峰驻京办事处,将老人绑架回赤峰,邪党人员郑洪超(涛?)把老人口袋中的钱抢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闯入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老人和老人的妻子邹瑞环、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进行酷刑折磨。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使铐子越铐越紧,直至老人昏死过去。趁老人昏迷时,他们把着老人的手在伪造的所谓口供上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 迫害赵洪洋、赵春风、邹瑞环等制造假证。

赤峰邪党人员拿着伪造假证加害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 继而红山区邪党法院非法判了赵淑贞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后来,赤峰邪党人员把老人劫持到红山区看守所关押,恶警杨立平不给开票据,不给任何手续向老人勒索六千元,同时还抢走老人兜里的二百二十元。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磁带。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

几年来,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老人的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因修炼大法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

赵殿宾老人在邪党人员长期骚扰迫害中,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八岁。

湖北中学教师陈启季被迫害致死 留下白发老人和幼儿

陈启季,男,四十六岁,湖北省荆门市中学教师。陈启季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被恶党非法判刑十年,在湖北沙洋监狱惨遭迫害,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含冤去世。

陈启季,身高一点八一米,身体强健,为人善良,因为坚定信仰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中共恶党残酷迫害,九九年,先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后,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又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抓捕,在未经过任何程序的情况下,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

在湖北沙洋监狱里,陈启季始终坚定信仰不动摇,因而受尽了残酷折磨,多次被整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监狱恶警把奄奄一息的陈启季送回家,不到二个月陈启季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去世。

陈启季的妻子李艳华因为支持丈夫修炼,坚定信仰,也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抓捕,也没有任何司法程序被非法判刑十年,目前仍然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陈启季去世前夫妻已经六年没有见面 了,武汉女子监狱也不准李艳华回来与陈启季见上最后一面。现在家中只有陈启季七十多岁的父母和八十岁的岳母照顾着他们年幼的孩子。

* * * * * *

这场罪恶的迫害已经持续了近八个年头,每一个活生生的迫害案例都是一杆正与邪,善与恶的天平。面对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人们把自己的良心放在天平的哪一端,当历史上各种预言提到的大审判到来的时候,每个人何去何从都是人今天各自选择的结果。

愿世人都能看清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性道德的亵渎,是对全人类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