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進大法的基督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个二零零六年底走進大法的新弟子。

我原来是一个基督徒。二零零六年九月,我在BBC上看到一个新闻,标题是中国建立在死亡上的产业,报道了共党在活摘我们同胞器官的骇人罪行。我连着几天,将相关的新闻都看了,眼都哭肿了。在震惊和痛苦之后,我开始看法轮功的有关资料,并开始决定做些什么来制止这种罪恶。

我只看了一遍《转法轮》,灵魂就告诉我,师父是最高的来度人的神,他是圣经里提到的再来的救世主。我的灵魂深信不疑,并兴奋不已。我的灵魂在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太好了!我也要想修炼。但宗教中的观念障碍着我,我以前总是奉主耶稣的名向天父祷告,忠诚的观念障碍着我。我开始困惑和挣扎,我搞不清楚神与神的关系。如果我跟师父修炼,以前的神会不会伤心,他们都有恩于我的。就这样,用人心挣扎了整整两个星期。有一天,我忽然想到,搞不清楚神与神的关系又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师父现在在救度世人,大法是如此的美好。将来,我们修好了,能回到天上的家,一切不都清楚了吗?我们感激爱戴生身的父母,并不影响我们认识真正的天父。我们拜师真正救度我们的师父,也不影响我们感激以前帮过我们的正神。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也是父亲呀。我会记住在宗教里的神为我们做的一切,并将终身不忘。但是现在,邪恶的中共在迫害大法,在迫害神,师父在救度我们,我必须做一些事情来帮帮国内正在受迫害的同胞,助师正法。我可以选择留在宗教里,很舒服,很安逸。但是,我的灵魂和良心将永远也不会安宁了。我们必须走出来,跟随师父正法。当天晚上,师父就给了我法轮,使我变成了一个大法弟子,我感到非常幸运,对师父非常的感激。我还感激以前宗教里的神,就象我一直感激我的生身父母,但我已经决定专心致志的跟随师父正法。

我准备圣诞节回国与父母一起度过,所以必须在回国前的这两个月将真相光盘做出来。每天除了学习经文,炼盘腿,发正念,我每天加班加点的阅读明慧网等网站上讲真相的文摘。我收集了全部的活摘器官的文章,大量的预言,大量证明大法美好的照片,国际的支持等所有文摘,天灾人祸的文章,全部破网软件和使用方法,按专题编辑在一起。在国内的一个月,我对基本所有家人做了三退,对基本所有以前的朋友同事客户讲了真相,晚上还利用一切买东西等机会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里发放光盘。出门就在出租车里发光盘,一个月发放了近一百个光盘。每天早上4:40起床,三个正点发正念。一个月的日子,象一年。每天都有不同的救度众生的任务,日子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每次有了安逸心,我都努力排除。在国内出现了很大的感染,回去之后,有近两个星期头痛,流鼻涕。在出租车上讲真相时,由于忽视发正念,也碰到很多问题。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天。从国内回来之后,我就开始电话和网络讲真相。大多数时候,能做到每天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有时,也懈怠,可是一懈怠,邪恶的干扰就马上上来,不是身上不舒服,就是发困发懒,或心性出现问题,或出现其他的问题。因此,我尽量对自己严格一些,既然邪恶随时都想迫害我们,我们在否定邪恶迫害的同时。自己为自己准备一个警醒棒,一不精進,先自己敲自己一下,让邪恶没地方下手。

下面的故事,对我有很大的警醒作用,与大家共享:

含辉和尚的前世冤孽

浙江临海观音寺中,从前有一法号含辉的和尚,年四十多岁,平日很守戒律。有一天,到街上散步,经过一家卖熟狗肉的铺子,叫卖狗肉,这位平日戒律精严的和尚,竟也经不起阵阵狗肉香味的诱惑,颇觉垂涎欲滴,有一吃为快之感。他归寺以后,全身发热,身上生起十八个毒疽,每一个疽都像人头一样,痛不可忍。倘若他人看到他的疽,痛可稍止,如果遮蔽不给人看,更觉痛入骨髓,好象要他把疽警戒世人似的。遍请名医,均告束手,无法治疗。含辉和尚到这地步,自知是前世冤孽作祟,即忍痛跪在佛前,虔诵金刚经,以求忏悔。

一天午睡醒来,恍惚中看到十八个没有头的军人,从颈腔内发声问:“你认识我们吗?”和尚答:“不认识。”那群无头颅的军人又说:“你前生曾做金朝带兵的统领,我们都是你部下的兵,你命令我们守山头的隘口,其中有二人不守军律,下山遇少妇一人独行,予以强暴轮奸,少妇归告其夫,其夫向你告状,你没有详细调查是谁做这犯法的事,竟把我们共同守山的二十个军人,全部以军法处以斩刑,他们二人强奸犯法,固然应该处死,可是只他二人的事,与我们十八人全无关系,但我们十八人也给你枉杀,这样的奇冤怎能不报!我们寻你已二百年,到今世才相遇,但你为僧守戒,有护法神卫护你,所以我们一直不敢对你侵犯,现在你看到狗肉就动念想吃,已经破戒,再也没有护法神保护你,我们就不怕你了。你现在诵经要求解冤,姑且饶你三年,以后再来向你索命。”从此含辉和尚的毒疽,果然停止发作,直到三年以后,毒疽又复发溃烂而死。(取材自报应记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