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王博一事与石家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

  • 参加王博家开庭的庭外经历

  • 就王博一事与石家庄同修切磋

  • 参加王博家开庭的庭外经历

    文/石家庄大法弟子

    [编者注:此文是就王博一家被非法审判一事的交流,此案有六位律师介入,并受到海外广泛关注。对于其它非法审判,请同修根据当地当时的情况去做,理智智慧,注意安全。]

    其实就是开庭也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也是从原则上应该全部否定的。

    原定四月二十七日开庭,我们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到达河北省中级法院门口,法院在北二环路北。

    当我们达到时周围已经有很多同修了,我们往那儿一坐,开始发正念,此时,原本异常闷热、较晴朗的石家庄市天气突然大变,顿时狂风骤起,沙土飞扬,气温急降。整个城市笼罩在天昏地暗的狂风和沙尘里,冷风四起。

    正邪较量的大战开始了,大法弟子如金刚般端坐不动,发出强大的功能清除和销毁着这些邪恶的生命和因素。经过两个来小时的时间,狂风早已疲弱了,风基本平息了。

    第二天,即四月二十七日上午,石家庄和周围县市的大法弟子很早就来到了法院门口。大家都在静静的发正念,互相默默的配合着。

    到了中午十二点以后,有的同修有些浮躁了,开始交头接耳说话,有的开始去买东西吃了,放松了自己的正念和意志,给邪恶喘息的机会。但大部份同修仍然默默的、一如既往的在发正念,加持法庭里面的同修和辩护的律师们。

    到下午一点左右,从法院院内跑出来二百多名武警,排成两列把马路围住,不许行人经过,戒备森严,把大法弟子推到了十几米以外,这些武警们背朝里,脸朝外。

    这时从里面由四个人连扯带拽,一人一个胳膊,一人一条腿,将一个人象扯东西一样扔到了门外(后知道是北京来的滕彪律师)。

    我高喊:看哪,当兵的小伙子们,你看他们怎么对人的!好多武警转脸看,可那些恶警马上命令转过脸去、不许看。

    这时我们高喊,为什么不让看,不敢让老百姓看见你们是怎么对待修炼人的。我说谁没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我对离我身边较近的几个年轻的警察说,孩子们,你们一定要记住中共是怎么对待人民的,你们千万不要助纣为虐,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没有错。有三个警察点头默认。

    大约下午一点四十左右,三辆警车拉着警笛离去。

    这时周围的同修高声说,他们一家有什么罪?你们为什么不敢让人民看真相?马路上的行人也驻足观看,很多人问这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多人?我们就给他们讲,中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共产党是如何欺压老百姓的,是如何践踏人权的,并开始讲三退,当场有五、六个人退出共产邪教组织,而且有的人用真名退出。

    在场的很多人都在唾骂中共,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控和干扰,中国人民大都清醒了。

    感触最深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安排和帮助,就没有我们的一切。我们的一切源于大法、源于师父,我们不应该有欢喜的心,不应该有依赖于律师的心。


    就王博一事与石家庄同修切磋

    从王博一家被邪恶非法抓捕,一审被非法审判、非法判刑,到家属请正义律师为一家人做无罪辩护,到现在二审非法开庭审理,北京的六位正义律师出庭做“宪法至上、信仰无罪”的辩护,此间过程牵动了非常多的大法弟子的参与和配合。

    谨将小范围交流中的一些问题和大家切磋。

    一、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大法弟子的一切,证实大法而不要证实自我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应该站在师父和大法的基点和角度来衡量和考虑问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圆容大法、圆容正法中师父所要求的。

    这件事情能够走到这一步,不是我们有多大的能力,是因为我们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我们在维护大法、在营救我们的同修、在向世人讲清着真相、在救度着世人、在清除着邪恶的生命和因素。这是因为我们是在大法中了。

    而这个过程中是师父在安排我们的一切,保护着我们。我们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安排了我们的一切,安排我们的见面律师、安排案件的拖后给我们充裕的时间、安排方方面面的因素促成二审的公开开庭审理、安排我们能获得必需的一些信息、安排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等等,而且保证着我们的安全和过程中的一切。

    所以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力,是我们在修、在证实大法,但实质所有的一切是师父在做。师父永远站在我们的身后,而成就的一切荣耀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亲手赐予了我们。

    在这其中,如果我们能认识到这些,我们就不会有时候觉的自己多么了不起、多么有能力;我们也不会去恭维别人,说你真有能力、真行啊,全靠你们了等等“捧杀”的不在法上的话了;我们也不会有时候觉的我们地区真行、真好这些欢喜和显示的心了。

    在修炼中,我们做任何事情真得看看自己是否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在考虑问题,是否在圆容着大法,我们所做的一切和出发点是否是大法所要的、所要求的。

    这样,我们做的事情就不会走偏,就会起到应该起到的作用。而一切成就,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这应该归于师父和大法,是大法和师父造就了我们,造就了这些事情的成功。大法弟子应该感恩于师父和大法,在大法中我们应该永远谦卑。

    在大法中,我们是在证实大法,而不是在证实自我。

    二、我们是在圆容法,而不是在圆容人

    大法弟子之间要慈悲、要互相配合好、协调好,要互相提醒、互相督促,整体提高,这是大法弟子的状态和应该做的。

    但在具体配合上,我们应该对事不对人,我们圆容的是法,不是具体的个人。是这些事情、这些思路和想法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我们才去协调、补充、圆容的整体配合着。

    对于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有漏的地方,我们善意的指出来,也不是针对某个人或某些人的,诚然,对于那些不足的地方大法弟子会去主动圆容、补充,不会因为一些暂时和小的问题耽误证实法的大事,但不是执著越少,前途越通畅吗?在具体配合中,个人的执著也会影响整体的协调。

    三、个人修炼和正法时期修炼的不同

    有许多同修虽然也参加集体学法,法学的也不少,但在某些执著上老是过不去,长期陷在那里。遇到问题就想,这是给我提高的,让我过关的,我得守住心性,可有时候就是守不住心性。例如,在家庭中,婆媳关系就是不行,老是吵闹,老是麻烦不断。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提高和圆满、个人的提高还是第一位的,但大法弟子的提高和圆满又不是单纯的是为了自己,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和要担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的。

    我们的个人提高是基础,是我们能做好三件事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就做不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所以,我们真得把我们的提高溶在证实法中,我们的视野真的更加开阔些,这一切麻烦和阻挠,一是我们本身心性的问题,另外不就是要阻挡我们的提高,从而能阻挡我们做好三件事、随师正法吗?更大的整体问题不就是要借这些事情阻挡正法的進程吗?

    我们将我们的个人提高溶在整个正法中、溶在大法中,我们就会严肃起来、正念对待,就不会老是觉的有些是小问题慢慢过,就不会感觉怎么这么难、老是过不去呢?

    四、三界和人类社会的存在是为了正法

    三界内的一切人和事都是为大法而来、而存在、而形成的,为了今天大法弟子能在这里证实大法的神圣和伟大而存在的。

    我们的正法修炼在影响着人类社会的演变,在凝聚着一切正的因素,销毁着一切干扰、破坏正法的负的因素,在常人社会上就是人心的向背,决定着这些生命的留与存,升华或销毁。

    当然这一切都是大法的作用和威力,但我们的作为对人类也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正法是我们在协助师父做的,是不能依靠常人的,我们在启迪人的佛性和善念,在引导人类从新回归到符合大法标准的正路上来,在大法的指导下救度着世人。

    大法弟子注重过程、而不执著结果,这个过程就是展现正法、修炼升华、铲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证实和维护大法的过程,我们做到什么成度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在证实法中,是大法弟子在起着主导作用,律师也好,议员也好,在我们讲清真相之后,是他们在圆容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在圆容大法所要成就的事情,而事情的成功又是大法的能力和威德。

    虽然,有很多支持和帮助我们的民众,感觉自己在这些事情中所起的作用是如何的了不起,但大法弟子从宇宙正法的角度看,我们有师有法在指导我们,我们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有我们的原则。

    五、欢喜心背后是有求之心

    有些同修在这过程中起了欢喜之心,觉的能有这样的结果或進展非常高兴,对帮助我们的律师非常推崇,认为他们非常了不起,是万金难买的,就是太值得了。

    修炼人的思想离开法就会显示出人心来,这一切的成就是源于大法的,我们不能不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来考虑问题啊。

    有進展了我们就高兴、欢喜,那没有進展了我们就要伤心、难过了吗?我们是在求得一个符合我们心理的结局和结果吗?

    我们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做证实大法的事,无论天塌地陷、生死攸关,还是心想事成、事事如意,我们都要按照大法去做,不起有为、有求之心。

    律师的表现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结果,他们能够做到什么成度,有多高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几个因素促成的。

    一是,世上的任何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人是师父的,律师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不存在万金难求,都是一样的;二是师父和大法的安排,是缘份所定的,为什么我们去找有些律师,人家就是不接呢?(当然也有我们真相没有讲清的原因);三是大法弟子推动的结果,是我们讲了真相后才有了这样的效果(其实感觉我们离“讲清真相”还有很大的差距的)。

    我们为这些能明白真相,敢于站出来为大法弟子呐喊、辩护的律师喝彩,为他们助威,为他们生命的将来感到由衷的高兴。

    但我们不起执著之心,无欢喜、无依赖,更应该感受大法的无边法力,静心内省,将后面的路走的更正更好。

    六、理智清醒看问题,修去差别心

    有些同修认为当前的这件事情最大,最有操作性,而鼎力支持,在这件事情上投入了很大精力。

    有个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人(也是同修)说,为了不影响这件事情,我们就没敢来找有关有能力和有思路的同修,怕影响了这件事情,而是全力的支持这件事情,而营救同修家人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了。

    在正法中,我们不应该有任何差别心,而衡量事情的取舍,也不能因为某些事情就耽误了其它证实法中要做的事情,我们应该全面的衡量问题,将要做的问题都统筹好,不能有偏废。

    石家庄地区的同修也清醒的看待这些问题,证实法的其它事情决不能受这一件事情的影响,我们应跟上正法的形势,将证实法的事情摆在第一位。

    七、以法为大,去掉自我和人心

    一些同修感觉某些方面是自己的强项,而有些同修也在说谁谁某些方面真行,适合做什么。

    每个大法弟子都不一样,也都有自己的特长和强项,在证实法中这些会起到非常有力的作用。有的时候看这些证实法的项目人员组合,真是非常好,有长有短,刚柔并济,互相补充,好象缺了谁还不行呢。

    但大法弟子不应由此生出证实自我和人心来,我这方面行,我就干这些合适,他那方面行,他干那些较合适。我们应该突破这些人心的障碍,只要是师父和大法的安排,放在哪儿,就是感觉不行的,如果横下一条心,必然也行。

    当然我们不去走极端,说我五音不全,看到神韵艺术团的四位大法弟子歌唱家唱的那么好,能救度那么多的众生,我也成就这样的,那当然不行。

    我们应该能够突破自己,就象那天有同修说你写写某些方面的文章,我首先就说,我这方面不行,那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而同修说你还写写某些方面的东西,我就说这没问题,这行。

    八、主动走出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证实法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的,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去做,有些项目参与的人少,参与的同修非常忙碌和疲惫,经常觉的力不从心,要做的事情太多,而自己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

    怎么办?其实石家庄地区能主动参与進来,参与或组织证实法的项目的同修还是非常少的。很多遍地开花的资料点和资料点能涉及的同修,很多都是周围的一些事,比如资料的制作和散发,三退,有通知或明慧有消息发正念的来发正念。

    但其他的一些例如具体的明慧没有的真相资料或当地同修没有通知的就很少去做了,大家都在等待着有人来组织或协调起来,也就是主动去协调的人也是很少的。

    看到北京同修就王博一家的事情,提出了要站在更大的基点来看待这件事情,可以作为向整个中国律师或司法界,打开讲清真相的一扇门,针对这些群体来做开,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但一做就发现,这需要更多的同修来主动参与。我们需要好的思路和方式,需要好的素材与资料,需要分工来协作,需要一些协调的人牵头,需要发正念,需要反馈和改進等一系列要做的事情。

    我们现在这些还都较难跟上,就举这个例子,就是在当前我们如何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大面积的讲清真相,是需要我们更多的同修主动来牵头或协调来做这些这样的事情的。

    学了师父的新讲法,也都感觉到正法的洪势,大家也都非常迫切的想按照师父的讲法来做,关键是如何做?从那些方面来做?怎样做好?

    我们每个资料点或学法小组能否就这个问题大家交流一下,将我们修炼中长期形成的“按部就班”的、“兵来将挡”的平缓状态突破,進入一个新的正法形势中来,如何主动的、更大面积的、甚至更专业的向中国人民大面积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