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山东省二劳教所七大队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山东淄博王村)七大队,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约103人。进入2007年以来,由于正法的推进和被关押大法学员的正念正行,使邪恶的七大队对大法学员的整体迫害形势在波澜起伏中继续好转,但邪恶也还是不断造事,不断的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造下一个个新的罪行。

一、营造高压恐怖环境,胁迫大法学员接受劳教、转化。

“你们为什么会来到劳教所,到了这里,就得守这里的规矩”。这是劳教所僵硬机械的执法说词,是它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流氓逻辑。恶警经常用这样的话来教化、误导和胁迫大法学员认可劳教迫害。对不配合他们迫害、反迫害的大法学员,他们打着“所规队纪”的招牌,冠以“不服从管理,违犯所规队纪”的罪名予以“惩治”,而加重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1. 加期迫害

仅2007年元月份,就有李甘霖(青岛即墨人,41岁)、杨明(威海人36岁)、戚建亭(临沂蒙阴人58岁)等至少6名大法学员因不参加劳教人员的点名、要求炼功等被每人直接加期2天,其中戚建亭还被戴上手铐在队长办公室禁闭7天;有20多名大法学员因不写月小结与不参加每周6天、每天10个小时的劳动而被加期1天与2天。为压制大法学员拒绝劳动、抗议劳教迫害的正义举动,阻止大法学员要求无条件释放反迫害,2007年2月27日,七大队对刘元杰(临沂蒙阴人41岁)、孙绛东(滨州人35岁)、吴克俭(潍坊高密人41岁)三名大法学员作出了“不参加劳动,劳教期限顺延”(不参加劳动,在劳教所呆1天白呆1天,不算劳教期限)的严厉处罚通报。(估计这在劳教所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处罚,因在他们的所规队纪中找不到这样的处罚依据)。

3月7日,又对刘炳友(潍坊昌乐人42岁)、杨健(东营胜利油田人34岁)、冯学会(聊城冠县人35岁)、刘瑞友(潍坊安丘人55岁)四人作出“顺延”处罚,继而将刘炳友转入二大队迫害;吴克俭、刘瑞友调入严管班迫害;杨健坐大廊面壁迫害。4月3日将顺延加期时间作了通报:刘元杰、孙绛东、吴克俭3人自2月27日——3月31日被加期32天;杨健、刘瑞友2人自3月7日——3月31日被加期24天,同时说明不参加劳动将继续“顺延”。

2. 转队迫害

3月9日,即对刘炳友作出“顺延”迫害的第三天,又被转入二大队迫害(二大队是加重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是被劳教人员强行抬到二大队去的。早在2006年6月因考试交白卷,七大队就有十名大法学员被分别转入二大队、四大队、六大队迫害,据说他们中有的遭受了打骂体罚、甚至电棍电击等迫害,逼迫转化和参加繁重的劳动。凡邪恶集中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劳动任务就很重,而二大队又用特别繁重的劳动和刑罚迫害大法学员,所以二大队被称为“魔鬼训练大队”,2006年二大队就出现了抗议用繁重劳动任务摧残而自杀的事件。

对大法学员转队迫害,一方面可以避开众多大法学员的视线对转队大法学员进行肆意摧残,同时对其他大法学员也是一种恐吓。4月6日,二大队传出“救命啊,管理科打人了”的悲惨哭救声。熟知刘炳友的同修断定声音是刘炳友的呼救声。详情正在调查了解。

3. 打人迫害

3月1日晚,孙绛东进队长办公室因没打报告,遭恶警高成伟(警号:3731218)打,孙刚喊了一声警察打人,即被高掐住脖子喊不出声,同时将孙拖倒,高用脚猛踢踹孙的胸部,孙想爬起来被恶警大队长罗光荣(警号:3731229)用手按住头不能起身,并给孙戴上手铐。半个小时后才除去手铐,罗带孙到值班室还制造了面对面“亲切交谈”的景象。人们站在走廊可以透过值班室低矮的玻璃看到他们交谈的景象。那一夜队长罕见的没有到各班点名就让大家睡了觉,而“交谈”一直持续到大家入睡后,方叫孙绛东回房间休息。

3月14日一大早,队长办公区又传出“队长打人”的喊叫声,许多大法学员听到喊声后冲到走廊高喊:不准打人,凭什么打人!恶警非常惊慌。喊“队长打人”的是冯学会,其在队长办公室被恶警高成伟用扫帚把抽打头脸,致鼻子出血。杨真方(临沂蒙阴人60岁)、王喜笙(烟台牟平人40岁)见证了高成伟施暴的过程。在打人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面前,恶警们却说:“打人,叫我们打你,我们也不打你!?”而他们却在打人时高喊不准打人的大法学员中硬选出一人:李章具(聊城梓县人58岁)说有哄闹场所之嫌而处以加期2天的处罚。

4. 私设刑堂,酷刑迫害

大法学员冯学会因抗议非法打人,而被恶警队长关了禁闭——私设的刑堂,队长卫生间。被用手铐铐在卫生间的窗子上6天,其中只有一天晚上10点后允许回宿舍睡觉。虽然冯学会不参加劳动已作了“顺延”处罚,但仍逼迫酷刑后参加劳动,接受劳役迫害。冯学会经过酷刑迫害后,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3月31日早晨,大法学员李章具因炼功被恶警队长罗光荣看见,被关进卫生间,铐在窗子上3天。

4月6日,以查危禁物品为由,恶警王新江带人在被褥室逐人翻查被褥、枕头。在唐祝龙(烟台龙口人42岁)、孙忠宝(青岛市,28岁)等人枕头里翻出了手抄经文。

4月9日,唐祝龙被关进队长卫生间,铐在窗子上24小时,三天三夜不准睡觉,逼他转化,交代“问题”,被迫害的脚、腿肿的很厉害。同一天,刘炳友(潍坊昌乐人)因喊“管理科打人了”而被管理科的恶警们加重迫害,恶警们用7-8个电棍同时电他,他头撞铁窗,鲜血直流,直到被电的喊不出声音。

5. 严管体罚迫害

被严管迫害的都是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被严管的大法学员,不准下楼活动,甚至不准出屋,不准到食堂吃饭,不准和他人讲话。或由专人包夹看管;或熬夜折磨;或面壁体罚。被严管、体罚迫害最严重的是不转化又不参加劳动的严管班的大法学员,现被非法关押8人,黑白24小时都有专人看管,每天早上5:10起床开始端坐在板凳上,一直坐到晚上11点睡觉(3月中旬改成晚11:30睡觉),每天要坐18个小时,只让睡6个小时的觉。日复一日,有人坐的臀部出血起茧,有人坐的背有些弯。坐的最长的已一年多了。肉体的痛苦是其次的,失去人应有的正常语言和情感交流后的精神苦闷,精神的摧残,才是最甚的。一位被转化的学员说,他来劳教所时间不长时,做他转化工作的邪悟者恐吓说,不转化的都到严管班严管。他很恐惧,因为他觉察到被关在严管班整天不说话的大法学员有的已被憋的有些失常了。这样的“严管”是名副其实的“慢性”体罚与虐待。

恶警队长罗光荣经常要求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要遵守所规队纪,并亲自“宣讲”所规队纪,说队长就按所规队纪抓好管理,“你们要管好自己,队长都不去管你们,你们要管不好自己,那队长就管你们。”

以上五种情况就是恶警队长让大法学员在恐惧中增强所规队纪的“自觉性”而做出的管理行为,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管理行为根本就不是所规队纪的应有之意,在所规队纪里找不到这样的制度依据,有些甚至是制度所禁止的,这绝对是它们“创造性开展工作”的结果,它们打着“所规队纪”迫害大法学员,而所规队纪只不过是应付上级检查、掩人耳目的幌子。如恶警打人,这是明令禁止的,但禁而不止,时有发生。

二、践踏人权,对大法学员进行人格侮辱迫害

1. 非法剥夺大法学员合法权益。不转化的大法学员不准打电话、会见亲友、不准亲友住宿甚至不准下楼活动和到食堂用餐。大法学员打电话、会见亲友等都要表态:法轮功是×教/与大法和大法师父决裂……大法学员享用自己的合法权益成了劳教所要挟和逼迫大法学员转化和表态的条件。

大法学员转化不仅逼迫要写所谓的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坦白交代书等五书。而且每天写一个认识要写一个月,每周写一个认识要三个月,每个月还要写月小结,逼迫大法学员经常不断的表态。不准大法学员随便讲话,不准串班,不准说法轮功好和大法学员受迫害的实情,否则视为散布反改造情绪和言论。每个班都有指定的“民管成员”进行监督。

2. 对大法学员进行人格侮辱迫害。恶警把迫害大法学员当成工作,把大法学员反迫害,不配合它们的迫害视为对他个人的不尊重,因此对反迫害中的大法学员呵斥、谩骂、等侮辱性言行时有发生,骂大法学员和师父的话不堪入耳。经常骂大法学员‘不是人’、‘畜生’、‘渣滓’、甚至骂娘;骂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偏执、精神病、不正常等。骂不参加点名的是哑巴。

恶警张瑞敏(警号:3731241)还呵斥孙绛东、刘元杰出去站着(到走廊里站着)大法学员曹玉国因不点名遭迫害,被连续熬夜到晚上12:00、凌晨3:00,身体被迫害的弱不禁风,被包夹人员捅了一拳晕倒后,竟被送到济南精神医院迫害!

恶警队长卫生间是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很多大法学员都曾被关在这里遭迫害,有的被面壁迫害,有的被铐在窗子上迫害,有的被用繁重的劳动迫害。有的在这里被做转化工作。大法学员孙成波(淄博淄川人45岁),在恶警厕所里被迫害一个多月,2007年过年都是在恶警队长厕所里度过的,就连做洗脑的犹大都说:得陪着你们在这里闻队长们的臊臭味。

对用抹黑法轮功的谎言无法蒙蔽大法学员转化的,它们强制大法学员表面转化,逼迫大法学员做表面一套,心里一套,表里不一,背信弃义的人。

3. 对大法学员进行身心摧残迫害。

逼迫大法学员每天要干10个小时的活,每个星期干6天,基本上处于整天的劳动作业当中,没有适当的室外活动,再加上饭菜单一,缺油少肉,身体素质都比较差。为参加五月份的所谓运动会,在试跑中一些人都不由自主的摔倒了。而不准下楼、整天闷在楼上被加重迫害的大法学员(现在有16人)身体更虚弱。特别是强制转化中的体罚虐待和有意制造的恐怖的“转化改造”环境给大法学员造成的心理压抑与精神郁闷摧残着大法学员的身心健康。

3月底4月初,李甘霖和姜永钦(青岛平度人,53岁)被熬夜到凌晨3:00强制转化,其中李甘霖被连续熬了5天;姜永钦连续熬了2天,并且白天罚站体罚。现在在走廊面壁体罚的还有3人,杨健、孙德波坐到晚上10:00睡觉,魏德怀(临沂郯城人)坐到晚上11:00睡觉。2006年底至2007年初纪世进(青岛平度人,50岁)和孙景阳(枣庄人,37岁)两人白天出工劳动,晚上还要在走廊面壁到11:00.王厚升(济南人,44岁)查出肺部有肿瘤,梁树信(潍坊人,29岁)左脚受伤不能负重,需人搀扶行走,但两人仍被关在严管班加重迫害。而梁树信的脚就是2006年5月,连续18天,每天只让睡1小时的觉,熬夜罚站累伤的,至今没有恢复。许多人还出现了高血压等症状:刘元杰:低压110毫柱,高压170毫柱;曹玉国:低压110毫柱,高压175毫柱;X祥君(淄博淄川人,55岁)被迫害成高血压、糖尿病,但他们仍被逼迫参加强体力劳动。

附:七大队十名恶警警号:
1、 大队长:罗光荣 3731229
2、 教导员:李公明 3731239 负责作思想转化的队长
3、 副大队长:张勤 3731165
4、 副大队长:王新江 3731215 负责作思想转化的队长
5、 队长:宋男 3731225 负责作思想转化的队长
6、 队长:高成伟 3731218
7、 队长:张瑞敏 3731241
8、 队长:李福水 3731272
9、 队长:刘忠浩 3731217
10、队长:曹诚涛 3731122
11、队长:毕洪涛 3731235
12、队长:柴向东 3731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