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学员呼吁欧盟营救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二零零七年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将于五月十五至十六日在柏林举行,欧洲法轮功学员纷纷写信给欧盟和各自国家的议员,呼吁他们敦促中共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长达八年,它将其五十七年来统治中国的历次斗争中采取的卑劣残暴手段全用上,对付一大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大量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仍被非法关在监狱里受酷刑折磨,更为惨烈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事件,仍然在发生。

中共为了掩盖它的罪行,对内对外采取欺诈手段。对内:封锁海外消息,大肆造谣诬蔑法轮功,挑起人们的仇恨,背地里大量抓捕和关押法轮功学员;对外:形式上和西方政府进行人权对话以敷衍国际谴责,还邀请海外政府机构和媒体参观粉饰过了的劳教所和医院,向外宣称中国目前是人权最好时期,声称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不存在。

然而每天在海外网站上登出的大量迫害案例,和人们营救被非法关押和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呼吁,无不证实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也没停止过。下面列举的是欧洲学员及欧洲公民的亲属受中共迫害的情况,他们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者中的几例。欧洲法轮功学员呼吁欧盟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共同结束这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

欧洲法轮功学员和欧洲居民的亲属受中共迫害十例:

1. 德国学员姜仁政,从德国遣送回中国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至今在家被监视


姜仁政和郭蕊及两个儿子

修炼法轮功的年轻夫妇姜仁政和郭蕊在德国申报难民时受挫,德国政府有关部门错认为他们不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不会受到迫害。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将他们及其孩子从德国遣送回中国。四月八日姜仁政被以“干扰社会秩序”为由关进本溪市劳教所,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他被判三年劳教。

在劳教所中国官方采用帮教和包夹人员对姜仁政进行精神迫害,强制性转化和洗脑,每天强迫他看大量的诬蔑攻击法轮功的录像和电视节目,对他进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在他连续高烧不止的情况下仍不放过对他的精神威逼和转化,还把他和二十多个刑事犯人关押在一起,唆使他们对他进行监督转化,在此期间他的身心遭到摧残,后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保外就医”被放回家,至今受监视。

德国法庭批准了他的难民身份,德国外交部一再敦促中方提前释放姜仁政,允许他回到德国。然而姜仁政至今仍未被释放,不能出国。

2. 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王晓艳,她丈夫张震彤在德国生活


王晓艳及其女儿

王晓艳,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她于二零零零年初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先后非法关押在大连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和大连戒毒所强制洗脑。她于二零零零年底因传递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先被非法关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后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强制洗脑。其间遭管教唆使犯人殴打和严重精神折磨(不让睡觉,强制洗脑)。二零零一年十月保外就医。后被大连中山区春海街道及派出所严密监视、骚扰。护照被扣,不让出国探望丈夫。为躲避再次被抓她曾流离失所一段时间。

二零零六年五月,王晓艳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并遭非法劳教,至今仍关押在被形容为“人间活地狱”的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马三家的狱警采用“上大挂”等酷刑折磨她及其他许多法轮功学员,企图逼迫她们放弃信仰。所谓“上大挂”是将受害者的一只手铐在上层铺的床梯子上,另一只手铐在下铺床的床头上,两只胳膊拉直,一高一低,站不起、蹲不下,两腿绑上,非常难受,这期间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王晓艳遭此酷刑长达三天三夜。之后马三家科长马纪山和处长刘永又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狱医曹玉杰给她灌一种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一天三次,每次都用“弹簧撑子”将她的嘴使劲撑开,使其痛不欲生。

3. 张伟杰遭绑架,家人不知他的去向,他女儿Sunny在芬兰留学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下午,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伟杰突然失踪,家人历经艰辛寻找数日,才得知仅仅因为他修炼法轮功,被武汉市和江岸区“六一零”办公室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绑架。这已经是他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第三次遭绑架,被强制洗脑、劳教;其间他妻子也被抓进监狱一个月,监视居住一年。

张伟杰被绑架后,他家人一直奔波,虽然知道张伟杰被武汉市六一零伙同武汉市公安一处绑架,但跑遍了武汉市所有各区的洗脑班,仍然没有找到张伟杰。武汉市六一零 拒绝提供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期间他妻子遭恐吓。

4. 侨居俄罗斯的法轮功学员马慧和女儿被非法秘密遣返回中国,她丈夫李晨光居住在圣彼得堡

马慧,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持商务签证来到俄罗斯,二零零三年在其合法居留不能继续延期的情况下,向联合国难民署驻莫斯科办事处申请庇护并很快得到了批准。为得到俄罗斯政府的难民身份,她的案子一直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有关法院审理,最后一次法院通知开庭的日期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

可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莫斯科时间上午九点左右,马慧和八岁的女儿马晶在圣彼得堡家中突然被圣彼得堡市移民局的数名警察强行带走。她俩被扣在机场等待当天晚上飞北京的航班。

北京时间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下飞机后,马慧的女儿被人送到马慧姐姐家中,她被继续扣押。九天后她被送到她姐姐家中,随即给在俄罗斯的丈夫打了电话,说“我已在家中,你不要来电话,尽快想办法离开俄罗斯。”马慧受到恐吓和监禁。外界不知她在非法扣押的九天里发生的事。

5. 李晨阳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十年, 他弟弟李晨光现在圣彼得堡市生活

俄罗斯法轮功学员李晨光的哥哥李晨阳曾是黑龙江省人民银行科技处职员。一九九五年秋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哈曾两次被捕入狱。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九日在河南被抓,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在河南省许昌市第三劳教所。在这两年期间,李晨阳受尽了酷刑,警察的手段极其恶劣,用针穿手指,牙刷插入肛门、再插入嘴里,臭袜子塞嘴等流氓手段,电警棍、电警绳以及不让睡觉、洗脑等恶劣手段,几乎把李晨阳的手弄残废。

在河南许昌两年劳教期满,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李晨阳本该被释放回家,可是恶警受六一零办公室的指示,将他接回哈尔滨后直接送到了南岗分局看守所,一关又是三个月之久,后又秘密将他送到内蒙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他家人得到的消息,李晨阳曾于二零零五年被内蒙古呼和浩特伪法院非法判十年监禁,目前在呼和浩特监狱被非法关押。

6. 刘静是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她姐姐刘莹居住在挪威

二零零六年三月,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刘静被当地警察非法抓捕,随后警察抄了刘静的家并搜走法轮大法书籍和九评资料。

刘静曾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前去泰国看望姐姐刘莹,回来途中在旅游车中发有关法轮功的资料,后就被当局监视。她被跟踪、拍摄、电话被窃听。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她上海外网下载法轮功资料和九评录像,自制光盘发给当地居民。

二零零六年三月她被拘留在天津第一拘留所中心,四月被指控“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由于在该年挪威和中国人权对话时刘静的案子被提出来,中共当局指令她的案子在当地尽快审理。她的律师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准备,还附加来自上面的压力。十一月六日她被非法判三年徒刑。据悉中共一直加紧对她洗脑,逼迫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其他修炼法门的书,妄图迫使他们放弃法轮功。

刘静现在被监禁在天津市女子监狱,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凌庄子西女子监狱

7. 梁文坚和林志勇被非法判劳教两年,他们是英国公民梁珍妮的妹妹和妹夫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广州市公安局十几个便衣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闯入法轮功学员梁文坚和林志勇家中搜查,将他们二人及五、六个朋友以非法集会的名义抓到番禺大石派出所。

在梁文坚夫妇被抓走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家属一直没有接到公安部门的正式通知,也从未能与梁文坚夫妇见面。虽然双方家属四处打听,可一直没有得到他们被关押地点的确切消息。后来家人得知他们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以“非法集会”为由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梁文坚曾经在二零零一年时遭到中共当局的关押。关押期间,她遭受酷刑折磨,被迫长时间从事体力劳动。当时,在大赦国际、英国国会议员、市政厅议员和朋友们的全力营救下,梁文坚获释。面对梁文坚再次被捕,大赦国际呼吁人们给中共的总理写信,表达对这八名法轮功修炼者最基本人权受到侵犯的关注,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

8. 邱明华被劳教三年,她女儿王晓阳在瑞士生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多,警察突然闯到苏州大法弟子邱明华家,进门后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抄家,没过多久,家中已是一片狼藉,如遭了劫一般。家中自用的电脑、打印机、备用的硒鼓,甚至小到通讯录、订书机都被抄走。他们还非法审问她当时在家的丈夫。面对此等情景她八十多岁的母亲惊吓万分,丈夫血压升高,勉强支撑着。

二十五日下午二至三点,邱明华刚下班回家,就被非法劫持,警察说让她把问题讲讲清楚,是关于法轮功的事。警察强行将她带走,后来家人得知,她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9. 鲍学珍曾被关押三年半,至今受监视,不许她探望在丹麦留学的儿子杨天乐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下午,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以“涉嫌参与法轮功活动”为由,直接在鲍学珍工作单位上海市中星(集团)公司第四分公司,非法对她进行刑事拘留,在她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近一年多里,任何亲友都不得探视。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她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上诉后仍维持原判。六月后,她就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

鲍学珍在看守所和监狱中度过的三年半,犹如地狱一般,每天面对非人的虐待。她时常被其他女囚犯辱骂、欺负;被强迫收看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片;不让洗澡不让睡觉;还要面对繁重的体力劳动。那样的折磨几乎使她脱了形。

出狱后,她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开始办理护照申请,想去丹麦探望儿子。但是至今有关部门就是不发给她护照,拒绝的理由是认为她出境后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对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10. 马剑,法国驻北京一公司总经理,被判劳教两年六个月,妻子姚联现在加拿大生活

法国PCM泵业公司中国及北亚区总经理、法轮功修炼者马剑于二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工作单位遭到十几名警察殴打并绑架,办公室内所有文件被翻,电脑被搬走,腰带被打断,鞋子散落在地上,电话线也被掐断。隔天,公司同事被要求去给马剑送皮带和鞋,但没有见到马剑本人。其家人和工作单位都到东城区公安分局查询过,但得不到任何答复;一位姓魏的警察回答说根本没有这个人。法国驻北京大使馆经济处给东城区派出所发函询问情况,也未得到任何答复。公安分局的负责人却要求马剑公司的同事列出马剑移交工作的清单,移交他作为总经理的工作。

绑架马剑的是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国保支队的警察、国保支队支队长王延(音)。马剑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被非法判处劳教两年六个月,所谓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