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专业”的一点理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看了海外同修的交流体会,有同修为了销售晚会的票、找赞助,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还要抽出时间上有关销售的课程,这使我对他们感到很敬佩。这也使我看到了自己讲真相不够专业的不足。

比如,在讲真相时,对世人的心理障碍、琢磨的不够充份,以至总是一个方式去讲;对九评及其他揭露邪党的资料很少看;讲真相成功了,不注意总结等。

如果我能在读九评及其他解体党文化的资料时把历史时间、人物、起因、受害人数等记得牢一些、具体点,在讲的过程中会更加令人信服,会使世人认为大法弟子都很有知识,不是没事瞎聊天的闲人。

在“四·二五”上访时,有农民大法弟子,他们虽然文化不高,但在和北京的市民讲真相时用了“科痞”一词,这个词使很多世人感到很专业,都说大法弟子素质高,连农民大法弟子都知道啥是“科痞”,而他们却不知道。

起初看到别的同修做的很好,我就认为如果自己有充裕的时间,能专门做,那也能做很多。现在看来,我只是陷入了一种做事的状态当中,并没有在讲真相过程中修好自己。

其实“专业”也不等于“专门”。即使专门的做,心不在法中,也只能是多学点常人的知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