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家庭破裂 吕霞被非法判刑八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吕霞,现年三十七岁,山东蒙阴县棉纺厂职工。喜得大法后身心受益,一家人过着宁静祥和的生活。九九年七二零后在江氏流氓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中,一家人宁静祥和的生活被打破,吕霞吕霞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被迫害离婚,被非法勒索七千元,最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蒙阴县四警区警察突然闯进吕霞家中,无辜抓捕到四警区。当天送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遭受迫害二十多天。其间吕霞被隔离在一间小屋内,二十四小时监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在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等策划下,白天暴徒们清醒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语言,强迫洗脑,随时都有打手的恶骂和毒打。晚上,吕霞等大法学员只被允许在12:00以后睡在1.60米长的小木板上,门外民工每隔五分钟查看一次,查看时无故踢门、辱骂、怪叫,随便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早上四、五点钟便被打手吆喝起来。最终吕霞被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勒索三千元现金。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蒙阴县“六一零”和以李健为首的四警区公安恶警十几个人突然闯进吕霞娘家,恶徒要绑架吕霞的父亲吕佃义。恰好吕霞回家碰上,便对恶徒说:我爸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有话好说,为什么大吵大闹的?就这几句话激怒了恶徒,恶徒们一拥而上,边骂边把吕霞拖走。当时吕霞只穿着裙子和拖鞋,换条裤子的空都不给,一只拖鞋被拖掉,吕霞穿着一只拖鞋在老人和五岁女儿的哭喊声中被强行绑架。吕霞被扣的罪名是影响他们执行公务。当天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吕霞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原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房思民指使打手把吕霞用手铐铐在电线杆上,一群打手轮流着拳打脚踢,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焦玉香参与毒打吕霞。吕霞被毒打的浑身是伤,满头满脸的是血,头发散乱。三月五日上午,被非法送往蒙阴拘留所刑拘一个月。蒙阴县“六一零”索要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家里实在拿不出来那么多,最终被非法勒索二千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吕霞又被蒙阴县“六一零”绑架,吕霞绝食反迫害十六天,其中在蒙阴县中医院遭野蛮鼻饲,在鼻饲过程中,蒙阴县六一零人员野蛮的摁着吕霞的胳膊、腿、头部,蒙阴县六一零副主任邢宪英用手掌猛击吕霞的头部。最终蒙阴县“六一零”怕吕霞有生命危险须承担责任,非法勒索二千元后把她放回家。回家后仍不得安宁,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酒后半夜三更常去她家骚扰,醉醺醺的砸门叫骂,发疯般吵闹,不仅吓坏了吕霞的父母和孩子,也惊扰了全楼熟睡的老老少少,有人以为谁家遭了窃贼披上衣服前来观看,邻居都不得安宁。一次半夜三更砸门入室,把吕霞仅五岁的女儿从梦中摇醒,追问孩子:“你妈到哪去了?”吓的孩子瑟瑟发抖。公安“六一零”恶警土匪行经带给吕霞幼小的女儿极大的心灵创伤,使她时常处于恐怖中。吕霞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流离失所。在吕霞流离失所此期间,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劳教吕霞三年,但未找到她。

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吕霞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资料点遭到泰安几十名公安恶警野蛮绑架。在遭绑架后,恶警对吕霞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并且泰安恶警还刑讯逼供。后吕霞被非法关押在新泰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被泰山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泰安市泰山区法院非法对修炼“真善忍”的7名法轮功学员赵卫东(男)、宋富荣、瞿贝贝、宋其爱、侯庆园、吕霞、瞿晓彤。开庭期间,法院旁听席多被公、检、法便衣填充,外去人员很少而且要通过登记、搜身、搜包检查后方能進入,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还要限员進入,每位法轮功学员只允许两位亲属進入。这些外来人员都被指定安排坐在后几排座子上。庭外由公安人员及便衣巡逻把守,不准外人随便靠近及進入。

法庭上,法轮功学员表现出了浩然正气,赵卫东和侯庆元向法警和旁听人员讲真相,但多次被法警阻止。

最终泰山区伪法院执法犯法,非法判处赵卫东有期徒刑12年;宋其爱、侯庆圆有期徒刑9年;宋富荣、瞿贝贝、吕霞、瞿晓彤有期徒刑8年(《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泰山初字第134号》)。宣判后,法轮功学员集体進行了上诉。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泰安市中级法院下达刑事裁定书(《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4)泰刑一终字第93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称“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吕霞的丈夫因怕受牵连,在吕霞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她离婚,女儿由其前夫抚养。美满幸福的家庭由于江氏流氓集团的非法打压而支离破碎,吕霞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