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不畏权势 法令至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戴胄,字玄胤,是唐朝相州安阳人,因为清廉正直受到唐太宗的重用,被任命为大理少卿,掌管刑狱司法,他处处秉公执法,即使皇帝也不能使他徇私枉法。

长孙无忌有一次受到召见,他没解下佩刀就进入了东上合,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认为监门校尉没有发觉,应当处以死刑,长孙无忌赎免罪行。戴胄上书认为校尉和长孙无忌的罪相同,这样处理不能称之为刑法。太宗说:“法令是天下人的法令,朕怎么能偏袒亲戚!”下令重新定罪,经过戴胄几番争辩,最终长孙无忌和校尉都被免除了死罪。

当时应考的人云集京城,有些人假称有资荫冒用谱牒以求受到选拔,皇帝下诏让这些人自首,如果不自首的就要判处死罪。过了不久,一些欺诈得逞的人被查处,判案定罪时,戴胄认为按照法律这些人应当流放,皇帝说:“朕下诏不自首的人处以死刑,你如今却说应当流放,这就等于告诉天下人朕不讲信用,难道你接受了贿赂要减免罪犯的刑罚吗?”戴胄说:“陛下如果当时就杀了他,臣管不着。既然现在交给了臣处理,臣怎么敢违反法令呢?”皇帝说:“你只管自己守法,而让我失信于人,怎么办?”戴胄说:“法令,是向人宣扬大信;言语却是因一时的喜怒而随口说出的。陛下因一时的愤怒要杀他,既然知道不可行才交给法律部门,这是容忍小的愤怒,保存大信。如果为了发泄一时的愤怒而违背信用,臣为陛下惋惜。”皇帝听后大为感动醒悟,听从了他的话。

戴胄屡次冒犯皇帝,处处以法令条文为依据,据理力争,皇帝更加重用他,后来升任其为尚书令、仆射。人们都赞美他称职,说自武德以来几乎没有他这样的人,不久被拜授为谏议大夫,与魏征每天轮流侍奉在皇帝左右。大唐盛世政治清明,繁荣稳定,这与太宗皇帝虚心纳谏和重用戴胄这样不畏权势秉公执法、清廉正直的官员有很大的关系。

看一看中共恶党因为前任党魁江的一己之私,便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践踏和篡改法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很多上下官吏明知道这是公然违法逆天之举,却在权势和利益面前,按照恶党的密令作恶,视法律为儿戏。试想,如此无信无德、作恶多端的黑帮恶党岂有不亡之理?如此昏庸官吏岂能逃脱正义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