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监狱劳教所内部报刊宣传其奴役在押人员的“成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上海监狱、劳教所践踏人权,违反世界贸易准则,大量生产劳改产品出口倾销欧美,扰乱了国际贸易市场。在中国被关押的囚犯与非法强制劳教人员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特别是在根本没有人权的中国监狱劳教所,成千上万的失去自由的囚犯们在狱警手拿电棍和警用皮带的电击和抽打下,每天只能象牛马畜牲一样超体力超强度超长时间的加班生产。同样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也被强迫要求参加这种严重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的所谓劳动改造。


此照片为上海监狱管理局、劳教局内部报刊《大墙内外》。据刊物报导四监区是上海提篮桥监狱最早成立的生产型监区,目前已形成年产各类服装四十万件的生产能力,并配有先进的进口设备,二零零三年实现产值五百二十余万元、利润三百六十余万元,到二零零五年实现产值五百八十八万元、利润四百八十四余万元。

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上海女子监狱、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与青浦女子劳教场所,集中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学员,在中共邪党集权高压指使和镇压下监狱恶警对大法学员实施了非人的虐待与酷刑。提篮桥监狱的四监区是一家以高墙电网为掩护的出口服装加工厂,名为“申江服装厂”,这家监狱服装厂规模较大生产品种繁多,有各类针织和非针织衫、全棉及针织T恤衫、衬衫、内衣等等应有尽有,中国有多家外贸出口公司拿着外贸订单直接到这家监狱申江服装厂来加工。

很多大法学员不屈服于邪党的迫害坚决抵制说:“大法学员没有违法犯罪,不参加所谓劳动改造”,并要到联合国世贸组织反映揭露真相,中共对世界组织犯下的所有罪恶勾当,于是气急败坏的中共狱警就恶毒的对大法学员实施种种虐待和酷刑妄图逼迫大法学员低头就范。

提篮桥监狱的狱警把每个大法学员单独囚禁在只有三点三平方米大小的“小囚笼”中,用特制的一种叫“窄凳子”的刑具,这种凳子长二十厘米,宽只有五厘米,凳子高只有二十厘米,坐在上面就象坐在一根短棍子上,恶警逼迫大法学员,从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开始一直坐到晚上八点三十分,每天要在这种刑具上强迫坐十五个小时,如果大法学员不低头认罪,那就会被强迫长年累月遭受这种酷刑。坐在这种“窄凳子”刑具上,还被强迫要求:脸朝内墙,不准闭眼,要整天朝白色墙壁看,双手要整天背在背后。不按这个要求,就会遭到狱警从暴力罪犯中挑选出来的专门看管大法学员的“看管犯”们的辱骂、殴打等更多的虐待。

许多大法学员为了反迫害而绝食抗议。其中大法学员瞿延来已绝食近五年,狱警阴毒的把他在水泥制成的楼梯台阶上拖上拖下,使瞿延来腿上皮肉尽数磨至露出骨头为止,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大法学员周斌被恶警指使的看管犯猛踢下身,猛踩脚关节处,致使生殖器及关节都严重受伤。还有熊文旗、杜挺等更多绝食的大法学员被长期四肢绑在特制的木床刑具上强行插管灌食,长期插管造成食管壁严重出血,长期双手双脚被绑,四肢肌肉严重萎缩。而张一明曾一度被迫头顶马桶,看管犯把他的头按到便桶里,不让他睡觉等。更有一些大法学员连凳子也不给坐,遭受整天蹲在地上,残酷虐待。

上海女子监狱主要以加工长毛绒玩具,加工出口棍针织品、绒线织品为主。厂家有:上海海欣玩具有限公司、CE玩具有限公司。松江女子监狱对待大法学员手段更加阴险毒辣,讽刺挖苦家常便饭,时时对大法学员侮辱谩骂,看管犯借大法学员抄写监规不给睡觉,甚至为抄大法经文动用电警棍长时间电击杨曼晔,杨曼晔因疲劳过度摔跤成粉碎性骨折后被送入医院动手术,后恶警找借口延长她刑期九个月。现她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劳教所内。据消息得知杨曼晔在被关押二大队期间,被恶警副大队长王明,中队长徐宏用皮带吊铐反手飞机式吊起,后又被关入禁闭室。大法学员沈卓英在被关押的四年内一直不许她出监房,再热的天气不给她洗澡,后因皮肤一直无法清洗而发炎直至刑期结束。大法学员戴之颖因识破恶警的转化圈套,当场在讲评会上直言“大法是正确的”后,在三十八度的高温下被关入禁闭室,不给洗澡,吃喝拉全在不足三平方米的封闭小屋内。邪恶为了消除她的影响力把她调出专管大队,一直用繁重的劳役逼迫她放弃修炼

上海女子劳教所各个大队有不同的渠道,所以品种繁多,如有加工长毛绒玩具,生产加工衬衫,加工鞋子,电子产品。厂家有:上海三枪针织有限公司、上海达芙妮鞋业有限公司、上海友生玩具有限公司、昊江第一电器公司、上海恰恰食品有限公司。

大法学员范国平因抗议无罪不服从恶警与看管犯,在三大队被在恶警指使下看管犯用劳动工具锥子刺,还被六到七个看管犯殴打。被皮带吊铐四肢拉伸大字型铐在床上。大法学员张英因抗议无罪不进工场间参加劳动改造,拒绝参加一切活动被一大队队长用皮带吊铐反手飞机式吊起。调往专管队长期面壁站立,静坐,关禁闭。调往二大队因不服从监规被大队长汪含清,中队长沈巧红用皮带吊铐高高吊起六天。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因绝食导致心脏病、高血压,后发现劳教所食堂在她的饭菜中放有白色不明药粉,故进食很少导致心脏衰竭,时常抽筋无力行走。大法学员成文英因不服从恶警时常被用皮带铐吊起,关禁闭长期遭受精神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大法学员廖晓敏因不服从改造被看管犯李洁长期罚站,不给睡觉后致大便失禁,神志不清。大法学员李金玉不参加劳动每天被罚站,直至高血压发作才有所改善。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在饭菜中被放入不明有毒药物。

上海第三劳教所更是残酷无比,把不服从管制的大法学员全部搬到青浦医院内,看管犯司导龙等在恶警的指使下,给大法学员上新式老虎凳,大法学员陆幸国一个小时就被活活打死。大法学员郭锦富因不服管制,被看管犯同时用五根电警棍电击导致大小便失禁。所有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中共是一直以来搞暴力的流氓本性的邪党,最擅长使用的就是以掩盖、欺骗、谎言等流氓手段来对待世界善良的人们。在人权领域,中共可以恬不知耻的向世界宣称“中国已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在经贸领域,中共会迷惑欧美等国家声称:“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那样可提供交货迅速,物美价廉的外贸出口产品,欧美国家要有耐心要对话、不要对抗,不要贸易保护主义,绝不能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其实,在人权方面世界上也很少有国家会真的相信邪恶中共的那番欺世谎言,那么在经贸方面,中共也假装承认“劳动力价格低廉是中国出口产品富有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但是与中国大量经贸往来的世界各国都万万没有想到中共流氓政权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背地里使用几乎是成本为零的囚犯和劳教人员大量生产超低成本劳改产品与世界竞争。

中共监狱、劳教所里的工厂加工场可称得上是地地道道的“血汗工厂”,囚犯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工会组织,没有任何权益和自由的超廉价劳动力。监狱里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个犯人,因在劳动时不慎将印有“监狱名称囚犯番号姓名”的胸前识别卡掉入出口服装的包装中,事后狱警们急忙命令所有囚犯停止劳动生产,把包装一个个拆开寻找,并紧张的大声训斥说:“今天你们不把识别卡找出来,如果运到美国,给美国佬发现了就会造成国际影响,破坏了我国还在实施的国际战略,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今天找不出来就不准睡觉,一定要找出来”!仅从这样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中共在微笑外交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巨大阴谋,什么战略经济对策,经贸合作伙伴,其实都是中共正在实施的“国际战略欺骗”计划中的一部份。除了扰乱全球贸易和金融市场外,还包括将大量有毒食品和产品输往世界发达国家,这将会造成那里的下几代人的身体体质发生变异与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