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雄县同修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当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止不住泪水直流,我发自内心的认识到,雄县之所以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作为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为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使同修遭受邪恶迫害而愧疚。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负责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揭露迫害的文章不知写了多少,一直以来自以为自己已经锻炼成熟,写的文章越来越没有怨和恨,完全是出自对众生的慈悲。可雄县邪恶却从没有停止过对学员的迫害。而且近期更加疯狂,连续抓捕了四位同修,揭露邪恶的资料在同修的配合下,及时的散发出去,可邪恶仍没有停止迫害。这促使我向内找,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今天在师父的点悟下我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源于我在证实法中存有证实自己的因素,一颗私心间隔着整体不能圆容配合。长期以来所做的一切就是在维护雄县不遭受迫害,维护着自己的“成绩”。

自今年三月来,邪恶垂死挣扎,周围的一些县出现了绑架同修的严重事件。而当我听到那些消息时,不是通知我县同修,整体配合,正念解体对外县同修的迫害,而是存在侥幸心理,认为雄县没有此事件发生,隐藏着一种显示自己的心,对那些消息根本就不重视,更没有通知同修们发正念配合。由于自己这颗肮脏的私心,不但使自己无法提高,还影响着同修形成一个更大的整体。在正法進程中起到了阻碍的作用。也使邪恶有漏可钻找到迫害了的借口。

在别的县同修在整体配合成功营救出同修后,邪恶的迫害重点(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指向了雄县,自五月间我县连续四名同修被绑架,邪恶疯狂起来。这一切源于自己的私心。

当我找到自己这最大的执着后,眼泪直流,学法时当看到《转法轮》中师父讲的“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更是痛哭流涕。师父啊,一直在看护着弟子,此时我深深的知道,没有谁能动的了我,只要我们都从自身做起向内找形成整体没有谁能动的了任何一个学员。在此我为由于我的执著给雄县证实法造成了损失而诚心的向同修道歉,今后我一定努力修正自己,真心希望同修们以我为戒,放下自我,以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做好三件事,邪恶就会自灭。

在我向内找的同时发现了我县邪恶想分裂我们整体的阴谋。其实邪恶一向的手段就是想分裂我们整体,因为只有这样它的阴谋才可能得逞。它也一直是这么干着,由于我们小到维护自我,大到维护一个地区的私心不断被邪恶有机可乘。特别是在这段营救同修的日子,它也在不断的制造间隔,把需要整体配合的同修们以前早已去掉的执着也翻出来,使学员们在证实法的事情上,强调自己的认识,引起争执。虽然同修们此时都比较成熟了,不至于争的面红耳赤,但双方难免没有说服对方的心,从而对对方产生观念。有同修听到邪恶放出风来说,是由于保定来人看到雄县张贴的不干胶,才对雄县加大迫害,从而有一部份学员认为不该张贴不干胶。

我们抛开事情的表象,单看邪恶的目地是干什么?我们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对邪恶放出的风,不听、不信、不承认。为什邪恶换个方式我们就迷惑了,去传说,以邪恶说的话作为我们应不应该做的准则呢?是不是,因为邪恶的话符合了我们自己的认识与观念。邪恶的目地就是让我们产生间隔,内耗,分裂整体的力量。这方面的教训太深刻了。

在九九年迫害初期多少学员放下一切去北京上访,被邪恶非法关押后没能照顾家庭,邪恶就放出风来说,这些学员没有善,不为家人着想。很多同修不在法上认识,听信了邪恶的话,认为这些学员给法抹了黑,甚至攻击学员,从而不出来做证实大法的事,几乎邪悟,耽误了自己证实大法的时间。同修之间形成无法逾越的间隔,使邪恶的疯狂得逞。看看今天邪恶的目地,无非还是想分离整体,不在那件事情的对与错,希望同修们识破邪恶的阴谋,放下自我,在法上认识法,形成一个整体。

与此同时邪恶还放出风来,传说里面的同修做的如何不符合法,都是让我们动心,让我们与被关押的同修产生间隔,在互相埋怨指责中,陷于内耗,陷于旧势力的安排,从而不能动真念全力营救同修。教训是深刻的。

以上个人所悟,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