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劳教所要同修 六旬老人遭警骚扰被迫离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七日】我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太婆,大半辈子勤勤恳恳,没干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不曾想,到了晚年,我竟落的个被迫离家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这一切,只是因为我要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返本归真的人。

我是湖南常德石门县人,我的一个朋友朱桂林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进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按照所谓“两年半的劳教期”,今年四月八日是她要回家的日子。两年半了,真想早点见到朱桂林,她还好吗?四月九日,我随着朱桂林的母亲、弟弟、弟媳和嫂子,一行五人赶到了株洲,打算接朱桂林回家。

终于见到了朱桂林!我们所有的人都失声痛哭:我印象中的朱桂林,是那么的年轻、漂亮,而现在的她却骨瘦如柴,站立不稳,浑身是伤!她到底怎么啦?这两年半,她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眼泪不断从我的眼中落下,不能让朱桂林再在这人间地狱多呆一天,我们一定要把她接回家!

我和朱桂林的弟弟、弟媳去劳教所的管理科办手续,不想劳教所的警察称:朱桂林“顽固,不转化”,加期三个月,现在不能回家。这到底是什么世道?“顽固、不转化”就是罪过了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成了罪过了吗?执法部门变成了犯法者,哪里才是老百姓说理的地方!

但更没想到的是,就在我们去管理科的同时,劳教所的几个男警、女警以朱桂林的母亲和嫂嫂“哭声太大”为由,在接见室公然对她们二人行凶。朱桂林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被恶警拖搡在地上,几至晕厥;嫂子被几个恶警从二楼拖下一楼,又被几人架起扔在劳教所的大门口。嫂子的衣服也被扯烂,被拖摔得浑身是伤,脑袋也起了个大包。

劳教所的恶行,引得在场的其他探视家属义愤填膺,有人当时就喊:“你们劳教所说文明执法,根本就不文明!”这也使大家更为被关押的亲人担忧:光天化日之下,劳教所对探视家人都如此横蛮粗暴,在高墙内他们的亲人时刻面临的又是什么呢?!

不能让邪恶太猖狂!我们五人商定,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找劳教所放人,朱桂林一天被非法关押,我们的心一天都不能安生。我们在株洲住了下来,接下来的几天都去劳教所要人。到了四月十二日上午,当我们再次去到白马垅劳教所时,恶警竟勾结株洲石峰区公安分局的恶警把我们非法扣押起来,并对我们强行搜身。朱桂林的弟弟和弟媳被恶警施刑:连续的吊铐,几人强压身体,硬生生地使两腿成一字,等等。就这样,我们被关在株洲市拘留所十四天。

从株洲拘留所回到家中不久,五月十五日上午,我们当地派出所和综治办的几人来到我家中,要我到常德的一个招待所参加什么“学习班”,说是“学习”两天。这些所谓的“学习班”在全国各地都有,我也早有耳闻,实际就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进了那里的门,必须写什么“三书”,做出“不炼功”保证才能获得自由,不然就无限期关押或直接送到劳教所。

我说我不去。来人说,已经分配给他们三个名额,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知道这些人是没得道理可讲的。我趁他们不注意的当儿,离开了家,远远地走了。

这之后,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一帮人到处找我,当地国安的头子贾珍汉还找到我家,逼我家人一定要找到我,要我到“六一零”写什么材料,交出其他炼法轮功的学员,就保我没事。他还对家人讲,“如果有法轮功学员到你家来‘串联’,你们可以打死他,打死了,我们公安绝不会找你们”。这等鬼话竟从堂堂政府官员的口里讲出,背着人时,他们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来!

我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在我心里,我从来没有认为我有什么错。大法好,我才修的,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又为什么不好呢?在这样的强权社会里,到老了,想安安静静修心养性也这么难。不管受到怎样的苦难,我也不后悔,我知道做个有良知的好人没有错,今后,我也会一直做个真正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