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来 反迫害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当时身体还算好,因听人说炼法轮功后能改变人的不良习惯,正合我意,就这样我开始修炼了。

我天天早晨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学法,在集体学法交流中,我慢慢的知道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修佛的。虽然炼功盘腿很痛,但我天天坚持。有一天晚上,睡梦中感到小腹部位有东西在转,正转反转把我转醒了,我知道老师给我下法轮了,炼功中的机能机制越来越强,我感到做一个修炼人有师父管真幸福。

我是一个农村学员,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还种二亩口粮田,炼功后我每天时间安排很紧,精力充沛,心态一天比一天好。炼功后不久心性关就来了,丈夫反对我炼功,家务活他不干,工资不拿出来,当时女儿刚好上大学,我要承担起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包括女儿上学的一切费用,我要上班及干农活和家务劳动。如九八年十月五日休息,我炼完功回家,发现液化气用完了叫丈夫去调换,他不但不换还发了一通脾气,当时我不动心,想到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我做到了,今天的功没白炼。我和女儿一起把气罐换回了家,学法修炼让我明白在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我觉的我能得大法真是三生有幸,做大法修炼者真是太幸福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疯狂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单位领导要我放弃修炼,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是他们不了解情况,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不听,就拿出一张纸说你签个字就好了。当时碍于情面,就稀里糊涂的签了字。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在以后的日子里,片警经常到我上班的地方来骚扰,我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到了零二年九月四日上午,镇里来了五、六个人,有六一零的、政法委的、组织部门、文教等领导都来了,逼我放弃修炼,还谤师谤法,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最后要我在邪党和法轮功中选择,我当即表示退党。回家后,我写了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工作认真负责的经过,作为退党申请,希望他们能明辨是非。结果一致通过了我的退党。我心情舒畅的退出了邪党。

零三年,恶人以停止工作来施压,丈夫暴跳如雷,所有的亲人轮番的来做我的工作,要我放弃修炼,我在磕磕绊绊,摔倒爬起来中过来的,因心中知道大法好,我就为得这高德大法来的,我才活了下来。我被绑架到洗脑班,恶人看到我不动心,就用亲情来钻我的空子,当时我要照顾外甥女{因妹妹被非法判刑},这样我又一次的跌到了。回家后,我整个人象掉進了万丈深渊,录音机、炼功带、《转法轮》被我丈夫搞的粉碎,我失去了工作,流离失所,我干过保姆,食堂。后来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通读几遍后我头脑清醒了。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师父的法就是对我讲的,师父的洪大慈悲还给我修炼的机会,我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当晚在梦中,我看到一幢房子弯弯曲曲很复杂,只有一个门能進去,我進去后,顺着一个通道转来转去,最后从另一个门出来,很顺利,梦醒后,我感到心里很踏实,知道师父在管我,我要好好学法,遇事向内找,弥补自己的过错,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二零零四年年初,经人介绍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可是六一零等恶人给经理施加压力,一次次的去骚扰,经理无奈的把我辞了,老百姓知道后都很气愤指责恶人们没人性,我就这事给大家讲真相,我说: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要善待、宽容别人,所以我不会记恨他们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后来恶人说我不要工作,我就继续抓住此事讲真相,曝光它们的卑鄙无耻的行径。为了生活,我又相继找了两次工作,才安定下来。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常常有惊无险,同修让我写体会,我一直认为自己修的不好,不会写,第一遍写出后,同修看了,说我有冤,有气,我通过学法交流,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有为名的,有为情的,这些人心象一道道的缆绳牵制着我,修炼中的魔难因人心而起,我看了同修交流文章中写的:“我们一定要清楚:我来这里不是承受魔难的,也不是来修去魔难的,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是来救度众生的。一切的魔难都将在正念中解体,我只走师父安排的道路。”

我是上海的大法学员,我写的过程也是暴露邪恶迫害和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我希望上海的同修都来上明慧网,利用好这个交流平台,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