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最近发生的迫害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最近我市发生了多起迫害情况。先是一个村子里的两位同修被绑架,经营救,一人当天返回,另一人在几天后返回。再就是在六月十日,恶人绑架了多名学员,到现在还没有放人。连续多起事件,我们是要在法理上好好想一想了。按一个协调人的说法,是不是我们整体上有了漏洞了。

首先,从大的环境上说,邪恶看到自己的末日来了,可能会更疯狂,更没有理智。在人这儿的表现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总看到网上说:“从现在开始至奥运会,全国各地执法机构对异见人士特别是法轮功都会‘从严处理’,从重迫害”,本地的什么所谓的“百日整治”等。那么我们怎么看待这一情况呢?怎么才能做好呢?其实在师尊的讲法中早就讲过了,“要说怎么样做好,那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就是做的最好了。”(《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就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没有人敢动我们,没有什么破坏正法的旧宇宙的神敢动我们。当然做的过程中心态要稳,念头要正,即使我们有漏,也决不允许邪恶破坏,因为我们压根就不承认它们,只听师父的话。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是按照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的,我们是新宇宙的生命,是要進入宇宙的新纪元的;旧宇宙的破坏大法的旧势力是已经定下来被淘汰的。它们怎么还能管新宇宙的生命呢?不管以什么借口来所谓的“为了提高”,也是在干扰,是在破坏。当我们真正把自己要成就的明确了以后,真正把自己看作师父的弟子,出了问题有师父在管,心性的提高有师父的安排。谁敢动我们?谁又能动的了我们?

当然,从我们自己的心性来说,肯定还是有我们要修去的执著。这里把我看到的一些现象写出来,与同修共同提高。

最近这两次的绑架,都是与村支书的选举有关,都是或多或少的参与了常人对村支书的选举或控告。我想,我们不是不能控告恶人,也不是不能选举村支书。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以法为大。比如:我们可以对拉选票的村支书讲真相,他的行为对他的利害关系。我们选谁当什么支书不是目地,我们的目地是做好师尊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在这一点上,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上说:“你们选了谁,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我不能够说大家错了,我对这些事也不干涉,因为我叫你们走的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这样一条路,修炼者只能给社会带来好处,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又不左右人类社会。”

同样,常人控告恶人,是常人在按常人的法律来控告,我们最好不参与其中。当然如果是这个恶人对我们大法弟子做了迫害的事情,你也有证据,条件也成熟,那我们也可以控告他。但是前提是我们是因为他迫害我们,迫害了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我才用法律的形式来控告你,而不是混同于常人的打官司。我们控告的目地也不是必须要把他如何如何,或报复他,或解恨。我想这都不是修炼人应该有的行为。我们控告的基点是在救度众生上。如果他因为被控告能明白真相,从此不再迫害,那是他的福份;如果其他人看到他被控告而明白真相,不再迫害,是我们讲真相的结果。也就是说,我想,我们告谁都不是为了常人的所谓解恨、报仇、报复或什么不好的心。在常人这一个层面上,我们的出发点必须是善的,是为了别人好的。

想到这里,我看到了自己对常人中的政治也有一定的兴趣。每天都想上网看看谁谁又下台了,谁谁又死了,谁谁又自杀了,谁谁挨批了等。好象这些都是一些什么所谓的征兆,是江魔不行了,它的党羽也就开始一个个的报应了。把常人的政治,互相的整人,看成了迫害结束的一些征兆。我看到这一点也是很危险的,也是对时间的执著,对什么时候结束迫害的执著。在这里我又正自己的念头:我不管常人的政治如何波动,那只能为我讲真相所用,我的心不能被它所动。我就按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不管发生什么,只是稳定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同时,这次所谓什么形势,我想正是我们讲真相,清除邪恶的机会。以前师父也多次讲过,我们的功在追找邪恶。那这次邪恶扑上来了,不管它看起来多么凶险,多么凶恶,不正是我们灭它们的机会吗?以前还要到处去找它,它还藏起来。现在它跳出来了,我们不用到处去找了,我们就正念灭尽邪恶,不正合适吗?以前想找它还不好找呢,现在它主动上门了,我们还有什么怕的呢?我建议从现在开始,我们回到以前邪恶最猖獗的时候那样,每天每个整点都发正念,直到把它全部灭尽。

另外,我看到的一个现象,也是对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有影响的。我刚开始和本地的一名协调人接触时,就多次听她说过,和其他协调人的矛盾。有些文章都发到网上去了。我在这里不想说双方谁对谁错。我只说,明慧网上有很多这方面的文章,因为协调人互相之间不配合,给本地证实法造成很大的困难,也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各地都发生过这种情况。应该引起重视的。我想,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这种所谓的矛盾都是不应该存在的,都是必须化解的。我们看到这一情况的人,包括矛盾双方,都把自己放在其中好好的想想,如果因为我们执著于自己而给大法,给本地的同修造成损失,我们承担的起吗?作为协调人,大法给了你那样的智慧,让你能认识那么多的同修,我想不只是让你做工作的,而是让你在其中修炼,提高自己,去自己的执著,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也是你们的责任。就比如说,一个人做了很多工作,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庙都是你一个人盖起来的,但是心性没有提高,你能成神吗?

“建庙拜神事真忙,岂知有为空一场;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有为》)关键是在做协调工作中,要注意把自己的执著心找出来,并修去它,才真正的在树立自己的威德。

作为我们看到了这一现象的同修来说,我们也要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他们双方的矛盾持续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当出现任何矛盾,出现任何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除了两个发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叫你看到?”(《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听其中一个协调人,有谁谁也认为她的对,有多少人认为她的对。我想肯定也有认为另一方对的一些人。那么所有这些人,是站在法上看待这件事,对大法负责的立场上真正为了这个环境负责呢?还是有了人心,找自己认同的观点,人为的分成了两派,让矛盾更激化了呢?我们在助师正法。我们过去的为私的想法都是旧宇宙的变异了的不好观念,是要正的对象。当看到其他人有执著自己,执著自己的观念,执著自己如何如何正确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把这些不好的变异了的观念正过来呢?同时是不是我们自己也有和他们一样的执著自己的心呢?是不是他们的其中之一的想法符合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就说他对呢?而没有用大法来衡量?

提醒同修:一、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没有什么邪恶配所谓的考验,因为它们都是定下来要被灭掉的。已经败坏了的怎么还配所谓的考验正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呢?二、我们要在任何情况下,包括同修之间的所谓矛盾中,修去自己的执著,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

另一位同修还有一点想法供参考:提醒大家多看书学法,遇到矛盾看自己,从法中找答案。还有就是让那些被抓的同修家属去要人,但不用非告诉他们自身是否修炼。比如去找村干部讲真相,表面是告诉他们选谁、怎么选和我们没有关系,可是我们支持善良的好人,你这么迫害我们以后即使不记恨,可是那些家属或者亲戚朋友呢,你们这样做不是在树立敌人吗,抓几个人得罪很多人划不来。

以上只是我在自己所在层次的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