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重演?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一九三六年夏,德国柏林,空前盛大的奥运会在纳粹的狞笑声中举行,希特勒致开幕词。该届首创的奥运接力火炬熊熊燃烧,德国所获金牌雄居第一。三年后,法西斯德国闪电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全世界陷入浩劫。

这是奥运历史中的悲剧。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国际社会不乏有识之士,纳粹的邪恶本质昭然若揭,柏林奥运会的举行曾受到了抵制,甚至国际奥委会一九三四年还派了个调查委员会前往柏林。

其时,纳粹暴行多有揭露,虽然纳粹巧言饰非、百般抵赖;但与其说纳粹骗术高明,不如说是短视、偏见、自欺与麻木,使当时主要国家推行绥靖政策。默许邪恶就是与狼共舞,为狼所害也就是必然之事了。因此,二战后国际社会反思:保障人权是国际和平的基石,暴政对一个地区的威胁就是对所有地区的威胁。

回首二十世纪,国际共产邪恶主义运动较之纳粹法西斯,为祸人类更为惨烈。纳粹在二战中灰飞烟灭了,国际共运却一度如毒草疯长。在付出上亿人死亡的代价后,邪恶共运之集大成者和最后堡垒——中共,却借举办北京奥运会,苟延残喘,自我贴金,再骗世界。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一九三六年的那个夏天。

纳粹的种族灭绝行径比起中共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中共窃权以来,不断运动,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民,而最近的一次迫害法轮功运动,至今仍在进行之中。纳粹集中营的惨剧,太邪恶了,人们虽然不敢、不愿相信,却是真的。现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兽行,“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真实而猛烈的,在敲打着每个尚存知觉人的心灵。

历史悲剧的最大价值乃是避免重演。为期不远的二零零八北京奥运会,就把“重演悲剧还是选择未来”这个重大命题,摆在了国际社会面前。

柏林奥运悲剧不是北京奥运悲剧的理由。再犯同样的错误,代价可能更大。国际社会错过了借柏林奥运制止纳粹暴行的历史机会,却有可能,而且更加必要,利用北京奥运的历史机会,制止中共正在施行的暴政。而当今中共用力最大、陷入最深、祸害最重、暴行之最者,乃是迫害法轮功,不仅运动全国,而且暴力输出海外。停止迫害法轮功,实为中国时局转换之枢纽。而中共被制止暴行之日,即为中国和平转型之时,中共对世界的祸害也将得以理性消弭。

国际社会,不仅是指各个主权国家和地区,也不仅是指国际奥委会之类的国际组织,其实更是指在这个地球上能呼吸、运动、哭笑的一个个人。国际社会的良知,首先是指每一个人的良知,其次才会有国际组织的良知、各个政府的良知。或者换句话说:无论是总统还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当作出某项决定,可能牵扯到一些巨大利益,对这些利益真实价值的正确判断,从来都只有一种正确的方法:择善而行。

因此,建议国际社会支持“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给中共停止作恶制订的时间表: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之前,停止迫害法轮功,否则凝聚全球正义力量抵制中共,在中土大地迎来一个没有中共的真正代表和平的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