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义正词严斥恶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

  • 正念抵制迫害 义正词严斥恶警

  • 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安然走出派出所

  • 正念抵制迫害 义正词严斥恶警

    武汉大法弟子

    6月3日星期天,我带着真相去武汉市蔡甸区3545工厂讲真相,很多人都很明白、清醒。有一个恶人说要举报我,我告诉他善恶有报的真理,他不听反而将我拉進了门房。我正准备走,蔡甸区新农镇派出所的警车来到门前。当时我正念很强,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我就断续和两位警察讲真相和三退大潮,并劝他们退党。

    他们无可奈何的要我上车,我感到师父的加持,我想到决不配合,要救度众生。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出来一个人要我快走,我一下意识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了。

    第二天下午,蔡甸区公安分局的一个所谓的局长带了四个警察非法闯進我家,我正在学法,他们抢走了我的《转法轮》。我奋力要回我的书,因他们人多,司机将书锁進了停在很远的车里。

    我就站在马路上大声曝光并讲三退大潮和活体摘除器官等,在这时我的丈夫回来了,一看又是来迫害我的,便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他们见事不妙就溜走了。

    当时我也郑重的告诉他们,我一定要将你们私闯民宅、非法抢夺我的私有财产《转法轮》书籍等恶行曝光。


    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安然走出派出所

    江西大法弟子

    在我修炼十一年的过程中,遇到过多次正念显神奇的事情。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上京打横幅,被便衣恶警拳打脚踢在地上,当时两个恶警把我打翻在地上时听到尾骨骨头咔嚓声响伴随着剧痛,也没在意,只是呼叫“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顿时整个天安门广场到处都听到“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呼喊声震天震地、响彻云霄。许许多多同修都打出横幅。后来被恶警拖到警车上转押到密云看守所的院子里。一百多人就地坐下,刚要坐下时感觉到尾骨一阵剧痛,坐不下去又爬不起来。我想人才会这样难过,神不会这样,明天就会好。果然第二天没有一点疼痛,活动自如。密云看守所恶警跟我们编号、照像,当时我想不让邪恶照到,结果真的没有照到。恶警又让我去照第二次,我就是不让他们照到,后来又叫我和另一同修合照,这样几次也没有得逞,我悟到这一念是很重要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我地区一位同修发真相资料被绑架,我被人告发。六一零、派出所三辆车半夜来我家抄家,翻的乱七八糟的什么也没有找到。大法书就在桌上放着,不让他们看到就看不到。十几个恶警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审问,我没有配合他们,面带笑容,心中没有一点怕,第一念就是让他们不能乱说乱动,不让他们审问。结果恶警问不起来,一个小时不到匆匆结束审问让我签名。我说我是不会签名的,你们四次非法抓我是你们在犯罪,是你们知法犯法,迫害我的邪恶之徒有的已经遭报应了,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宪法上是允许的。恶警所长叫嚣:“你还嘴硬,铐你二天就什么都交代了”。我说:“从你的话中可以肯定用刑逼供是你们一贯的手段,你们都恶出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条讲:严禁逼供用刑,殴打被关押人员,情节严重的执法人员可判三年以下。”另一个恶警讲:“你还懂这么多法律。”说话态度也变好了。我对他们说:“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好记下来。”只见一个个都不吭声,没有人敢报自己的名字,一个个的溜走了,只剩下一个做记录的。

    第二天也没人来提审,这二个晚上我的手都被铐在看守所的床头并有两个人看守,没有饭没有水没有觉睡,这都难不倒我。我一直发正念背法,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我要出去,有很多事要做,不能被关在这里,再有漏邪恶也不配来考验我,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第二天晚上,恶警又把我转到另一个房间,我一看这是值班室,房门没有锁,進出的人不断。到了深夜,看守的两个人都睡着了,我求师父加持我,正念更强大,铁锁锁不住大法弟子。结果我的手好象变小,而且又软,轻轻从手铐里脱出来了。看守的人也没醒,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安全走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