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不畏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我是一个快七十岁的大法弟子,每周都看《明慧周刊》,觉的好多大法弟子的文章写的都非常的好,读后对我启发很大。我想这次不管写的好坏,我都要向师尊汇报一下,回顾一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是怎么走过来的。

一、大法真神奇

我在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身体有各种疾病,如:心脏病、胃病、脑血管硬化、颈椎骨质增生、身上麻木、头痛、关节炎、皮肤病,常因鼻窦炎整晚睡不着觉,还做过几次手术,经常打针输液也不管用,一个月药费都花一千多元,疼痛难忍。我真是不想活在世上,总想死,老是想怎么死。一九九七年我在小女儿家住,她家住的是四楼,我给老伴说我真想从楼上跳下去,老伴说,咱可不能死在女儿家,咱们回家吧。在我生命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得了大法,是师父来救我来了,我真是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宇宙大法太神奇了!法轮功太好了。我头一天去炼功,第二天头就不痛了,身上觉的很舒服,所有病慢慢的都消失了,也能吃上饭了,从此我精神起来了,真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什么病都没有了,走路一身轻。从那时起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告别了医院。是师父救了我,是宇宙大法救了我,是“真善忍”救了我。

当时我高兴的见人就讲,见人就说,到处去洪法。我想这么好的功法应该叫天下人都知道,叫他们都炼法轮功,因为我受益非浅,我也想让别人也受益。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当时没有一点私心,只是全力以赴的想把这么好的功法介绍给别人。

二、在师父呵护下正念正行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集团不择手段打压法轮功,迫害我们,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全部收走、烧掉了。真象天塌了一样,黑云压顶。当时我在公安局就哭了,我放声大哭,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大法受冤、为这么好的大法书籍被毁而哭。

在七月二十日我们好多大法弟子都去了省政府上访,他们不接见,反而把我们上万人关到体育大厅。当时天很热,整整一天不让吃饭,不让喝水。等到下午三、四点钟,师父为了鼓励弟子,无数的法轮在空中旋转,大的直径有两米左右,小的无数,有些小弟子还看到师父在空中坐在莲花上看护着弟子,那么多法轮五颜六色非常壮观,连那些警察都看见了。他们非常震惊,赶快叫人送来水和饭菜叫我们吃。法轮在空中旋转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没有白吃他们的东西,都付了水和饭钱。晚上他们连夜把我们送回当地公安局,在市公安局关了一天,叫各单位把自己的人领走,而把我们几个辅导员送到看守所关了起来。我们在里边一直给他们洪法,讲法轮大法好,叫他们也炼法轮功。他们要给我们录像我们不配合,不叫我们炼功,我们照常炼,我们在里面背《洪吟》、背《论语》,没有想到七、八天就把我们放了。到家后,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知道“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悟到师父叫我们静下心来学法,我就静下心来好好学法,每天通读两、三讲《转法轮》,还看师父其他的十几本书,《洪吟》、经文我都反复的看,还把《转法轮》抄了一遍。

当时我学法非常精進,几个月后,有些同修和我商量想去北京上访,我三次准备去,都有别的事打扰了没有去成。有一次我把火车车次都问好了,把衣服和钱都装好准备第二天走。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点化我,让我和同修说改日再去。别的同修不听,他们就去了,在半路上被恶警带走,送到当地关起来。从那以后老伴一直看着我,不叫我去北京。当时在迫害中他对形势不理解,他知道大法好,但有怕心,怕邪党迫害,不让我出去。在这段时间我就静心的反复学法,在学法时我悟到,老在家学不走出去,怎么能提高呢,师父给我们的形式就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互相交流、共同提高,我们不能失去这个环境。我一定要走出去和大法弟子切磋交流。

在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去外县的一个风景区,与当地几个弟子在山上一个凉亭交流心得,都在谈自己这一年来在邪恶迫害下自己是怎么做的,怎么在法上悟的。那天天很热,我们穿的是短袖衣,有的穿着裙子,还是热的透不过气。我们正在交流时,天气却突然下起了大雪,雪下到身上也没有感到凉,但雪花在我们身上有半个多小时都不化,我们都很惊奇。大家说这是师父点化我们呢,咱们都悟一悟。有的弟子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我们是冤枉的。古代错斩了窦娥,下了一场六月雪。今天邪恶迫害法轮功,也在大热天下雪。有的弟子说,天这么热,人身上的温度这么高,这小小的雪花却不化,这不是师父叫我们弟子要坚定、要精進、不要怕,要信师、信法。这么热,师父能把一个小雪花固定不化,这说明大法无所不能,这么大的宇宙大法,邪恶小人能把大法弟子怎么样?能把大法怎么样?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们要坚信大法,坚如磐石不动摇,紧跟师父我们什么都不怕。

从那以后,我更精進了。我主动承担起协调人的工作,我经常背师父的《洪吟》来激励自己“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我照师父的话去做,这几年来帮助办资料点、送资料,有一个时期几个资料点均遭破坏,资料跟不上,我就到街上私人那儿印,有些常人害怕不给印,我就给他讲真相,启发他的善念,劝他三退。我在他那里两次就印了四、五千张资料,以后还经常去印一些急需的资料。

有同修说在公安局看到我的名字排在第一名,我没有动心,我没有怕,用正念清除邪恶。我经常把光盘和资料送到外县去,去和他们联系,没有书、资料我就去送。当然这与我们同修之间的配合是分不开的,现在他们也能上网了,我就去的少了,不过我们还经常交换一些新的资料。

在二零零一年元月,我的大女儿因发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不久我的小女儿也被抓進了洗脑班,这样我们家失去了安宁,两个女婿、我的儿子、老伴都对我发火(除老伴学法,他们都是常人),矛头都针对我来了,当时我想这是叫我过关呢。我要以法为师,要守住心性,两个女婿就不停的打电话,还说些难听的话,叫我做小女儿的所谓“转化”工作,我不答应。小女儿很坚定,她坚决不写“保证”,部队派人看着她(因为女婿在部队工作),也不叫女婿上班。女婿更来气了,经常打她,要和她离婚,女儿不离,也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洗脑班里,恶警长期不让她睡觉,骂她、打她,甚至他们叫女婿复员。小女儿从洗脑班出来后,迫害还是那样严重,家里也迫害,最后身体原来的病全部复发,不能吃东西还坚持上班,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身体瘦的连我都不认识了,几次在上班时晕倒。但她在离世前还坚信大法好。在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她含冤去世,当时才三十三岁,留下一个才九岁的孩子。

大女儿从马三家劳教所出来后,在学法上不精進,她妹妹在另外空间点化她:夜里三点她正睡觉,妹妹叫她,“姐呀,我现在在另外空间里已经圆满了,我们好多弟子都在这里学法,等着你们一块归位。你赶快精進吧。”然后,另外空间的音乐就开始播放,非常好听,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第二天同样时间,妹妹又对她说了同样的话,同样的音乐又响了二十多分钟。我相信小女儿已经圆满,还想着她姐及所有不精進的人。

当时两个女儿受迫害,一切的矛头都是对着我来的,就象天塌一样,我和老伴结婚四十多年都很和睦的,也没有吵过架,没想到在两个女儿受迫害时,老伴发火打我,把我的脸和嘴都打肿了,当时我守住了心性很快就好了。师父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我就以法为师向内找,我决心过好这一关。另一方面,这是旧势力迫害我,想把我拖下去,我听我师父的,我要全盘否定它,不承认它,连它的存在都不承认。从那以后,我每次发正念时都加上这一念,结果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女婿、老伴他们都看到了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和江氏集团无理迫害的邪恶,对大法有了正念,他们由反对变为理解和支持。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

前年我家老人过世,我和老伴一块回去了,正好快过年了。我们有好多年没有回老家了,我想这次回去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叫同修做了很多日历和小册子,还带了许多资料和护身符,并买了一些糖果带着。有好多亲戚和乡亲我都不认识了,我走过去和他们主动打招呼,请他们到屋里来吃糖。当他们都坐下后,我说:这次回来我给大家带了很珍贵的礼物,人人有份,它比钱好的多,钱再多花了就没有了,东西再好也有用坏的时候,而这小小的护身符能保你们生命平安,能保你全家幸福,遇到危险时能化险为夷。我们说的很开心,一边吃糖,一边说笑,他们说,你不象快七十岁的人。我说,你们按护身符上说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也会有福报。乡亲们拿到资料和护身符都很高兴,多谢你在外边还惦记着你们。我说,这应该感谢大法和我们的师父。

在这几年中,我一直做着证实法的事,不错过每一次机会,也不轻易放过有缘人,不管年轻的还是老年人,只要来我家的,他们没有空手走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送他们资料,有些人表示马上要三退。

三、正念显神威

我经常去人多的地方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和不好因素。一次单位组织到省城开会,我也去了,去的目地是发正念清理其邪恶因素。我们正好住在省党校大院招待所,我想来到邪恶的黑窝,我不能错过这大好机会,我就一直发正念清除恶党黑窝里所有的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叫它灭。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我就坐在大院内的小花园里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吃完早饭七点多我们来到一个大厅里开会,当时有三千多人,我進去就发正念,一直发到下午两点多离开时。在回去的汽车上又发了一路正念。这几年来,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着,保持正念正行。

二零零五年五月,就是师父生日的前两天,我正在学法,有人打来电话,是老伴接的,他说:我们政法委书记要找你老伴谈谈。老伴说,也不认识你,谈什么呢?他说,他马上就去你家。我听到后把大法书籍放好,就盘腿发正念,对师父说,他如果是来得法的,您让他進来,如果是恶人来找弟子的麻烦,请师父加持我清理它。当时我想到师父《致2005年欧洲法会》上说:“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从那时发完正念到现在没有几个人再找过我。这肯定是师父把邪恶给清理了。

在这几年中我靠正信,靠大法威力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走到了今天,安全的做着三件事。但是我们的路还没有走完,我们还要按照师父所说的“越最后越精進”,理智清醒的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在这几年正法修炼过程中,自己还有许多人心没有放下,经常在思想中返出坏的念头,压下去,不时的还往出返,还很顽固,有时还很强烈,这都是坏的因素在起作用,根源于一个私字,如:平时买菜买水果时,就想挑挑拣拣,想买点好的。我们在修炼的路上一定要归正自己,放下人心,放下执著,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才能走好回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