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一九七七年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点:考入了东北工学院――走出了艰苦的农村,但却走入了身体的低谷――十几年的疾病折磨也由这一年开始了。

我得了胃炎,经常胃疼并不断的吃药,又得了神经衰弱,后又出现了严重的头痛,有时疼的象炸开似的,还经常失眠;一九七九年又得了严重的肾虚(中医说法),其主要症状是:腰疼、浑身无力、虚弱消瘦、头晕耳鸣、面色青黄、时常恶心呕吐,有时头晕的在床上起不来,稍一动就天旋地转。身体虚弱的在屋里挪动几步都得拄拐杖。经常走走路就累吐了,需要歇一会儿再走,用力握握拳头就累感冒了,打个喷嚏就开始发烧。同时伴有严重的遗精、滑精症状,而且在尿中、尿后都有这种东西出现,甚至有时弯弯腰这样简单的肢体动作、更有甚者是不做任何活动也常有这种情况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身体的衰弱,这种症状越来越严重,最后发展到时时刻刻都有这种症状的存在。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我一年的大部份时间是在感冒中度过,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连躺在床上都觉的累,平时的每一秒钟都是在痛苦之中。五月份人们都穿衬衫了,二十几岁的我却穿着棉袄都不觉的热。中医说这是阴虚、阳虚、气虚、血虚,反正什么都虚,西医说是炎症所致。极大的痛苦使我的承受力几乎到了极限,我真的活够了,常常感到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我曾经买过二百片安眠药,准备在实在没活路的时候把它吃下去。

在单位里我是出了名的大病号。为了治病,我订阅了当时所有的中医杂志和各种气功杂志,还寻找各种秘方、偏方、验方,希望找到灵丹妙药。先后到过中国医科大学、辽宁中医学院、北京中医学院、北京友谊医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以及其它地方的医院,拜访名医,还给部份外地的名医写信,请他们给开方治病。在这过程中,吃了多少苦药已无法记述。后来我又到北京市海淀区一家医院住院四个月。同时住院的病人中我的体质是最虚弱的。

在重病的几十年里,各种中、西医的治疗方法都用尽了,但没收到效果,于是就学各种气功。练气功也无效,就找有附体的人给治。仍然无效,就到寺院去烧香、拜佛、成麻袋的烧纸,还是无效。一切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可是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当时真感到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在单位我经常休病假,不能正常工作,还花了不少单位的医药费。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情况下,我非常荣幸的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传授班。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在学习班期间,我的身体飞速的好转,一天一个巨大变化。学习班结束后,我就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各种病症全部消失。在单位里,原来打水、拖地都是年纪大的人的事,我这个年轻人却干不了。学习班结束后,我就能参加单位的各种体力劳动了。实践使我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和伟大。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事实上,我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功,就绝对的不可能今天还活在世上,早就进坟墓了。

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极佳效果,凡是修大法的人都有体会。有关资料介绍,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副教授但凌等七个单位十一名专家对北京市一万二千七百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调查表明:治病健身有效率达百分之九九点一。九八年九月国家体委总局组织专家对广东省广州市等十个城市一万二千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就身心健康进行全面调查,祛病健身有效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七。

九八年年底,大陆各界法轮功学员中,一百三十五位社会知名人士联名致信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反映公安非法对待炼法轮功群众的问题。联名信很快得到了朱镕基总理的批示。批示的大意是:公安部不应该找法轮功的麻烦,应该抓社会治安问题。法轮功这些年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以乔石先生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针对一百三十五位知名人士反映的问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广大群众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得到了家庭的和睦,每年可为国家节约上千亿医疗费。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时时、处处、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不做坏事。法轮功修炼直指人心,要求学员首先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成为一个善者,做到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进而升华到做事先想到别人,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能自觉的按照功法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高标准,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在工作单位,他们任劳任怨;在社会上,他们道德高尚,一心向善;在家庭,他们尊老爱幼,和睦相处。他们对名利看的很淡,不争不斗;遇到矛盾向内找,先找自己的不足,即使受到委屈也不计较,无怨无恨。他们在日常言行中,注意不断克服自己的妒忌心、争斗心、显示心和欢喜心等各种不良心理,处处做好人。

法轮大法好!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到目前为止,法轮功已洪传到八十多个国家,大法书籍被翻译成三十余种文字在世界广泛流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四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法轮大法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受到褒奖,许多国家纷纷确立“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努力促进大法的洪传。法轮大法给全人类带来了无限的恩惠。

然而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却受到了中共长达七年多的残酷迫害。据知情者的揭露,江泽民由于妒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老百姓中的影响力太大了(当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有一亿人,共产党人数是六千万),于是不顾当时政治局六位常委的反对,强行推行个人意志,违背天理民心上演了这场镇压。这场镇压完全是违法的。中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是受中国《宪法》保护的,所以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对中国《宪法》的野蛮践踏。并且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靠的都是编造的谎言,说什么法轮功杀人、自杀、自焚、围攻中南海、不让吃药等等,所有对法轮功的攻击,全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栽赃诬陷。其中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泽民一伙利用重金收买的几个人,冒充法轮功学员拍的假戏,给法轮功栽赃。若把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自焚事件”的录像进行慢镜头分析,发现造假的漏洞百出。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向联合国提交的“天安门自焚”的报告中公布:“我们从录像中得出结论:天安门自焚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纯属中共对法轮功的诬陷。”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其暴虐程度有史以来无人可比。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法轮功不讲法律”等邪恶命令下(请注意:这些邪恶命令哪一条符合中共的法律和国际法?哪一条都是违法的),中共的所有国家机器开足了马力对法轮功进行疯狂迫害:上亿人的正信受到践踏,数千万人生活在被迫害非恐怖之中,数百万人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数十万人被非法关押、判刑,数千人被迫害致死,数千人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进行迫害,造成了许许多多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不少年幼的孩子成了孤儿,亿万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同事上司受到牵连和洗脑。

二零零六年三月,有三位知情者通过国际互联网指控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即把活着的法轮功学员打上麻药后摘取他们的肾脏、肝脏、心脏、眼角膜等健康器官,在国际市场上出售牟取暴利,然后把人体焚烧灭迹)。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经过几个月的调查,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公布了他们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到二零零七年年初,已有三十三种证据证明。对中共的这一惊天罪恶,乔高说:据我所知,连德国纳粹都没干过这样的事情(活摘器官)。麦塔斯称中共这一罪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建政之后害死了众多的中国人。二零零四年末,大纪元网站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下简称九评)。《九评》根据官方出版的历史资料统计,中共在建政之后的五十多年中,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迫害致死中国人八千万,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总和还多。《九评》告诉人们:中共的真实历史是一部谎言和杀人的历史。中共打着“伟大、光荣、正确”的幌子,背地里干尽了无数罪恶勾当。《九评》撕下了中共伪装的画皮,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犯罪组织。

《九评》在中国大陆引起了退党大潮。到二零零七年初就已经有二千多万中国民众通过的纪元网站退出中共党、团、队。中国民众为什么要退出中共?这无疑是广大民众通过《九评》认清了中共十恶俱全的邪恶本质,还和它在一起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中国和西方的著名预言都指出,在不久的将来,中共会遭到灭顶之灾。中共做恶太多、太大,已到了十恶不赦、天理不容的地步。

基督教圣典《圣经启示录》对兽印的描述与中共成员加入组织时举右拳对着血旗发誓永远忠于中共相吻合。若将那些预言与宗教圣典所述加以连接,正显露出一个非常清楚的信息,那就是“天灭中共”“淘汰所有对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宣誓的人”。按照中国古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必也然会遭到恶报,必然会受到天理的严惩!

那么怎样才能不被淘汰?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与邪恶一刀两断,就等于站在正义的一边,就等于站在善的一边,就会得到善报,就不会被淘汰。如不退出,就是壮大中共力量的一份子,就是中共的一部份,就必然是淘汰的对象。因此,凡是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红小兵等组织的人赶快退出!因为一个人的善念就会给自己定下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