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男子指证苏家屯医院医生活摘器官 【明慧网】

沈阳男子指证苏家屯医院医生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自二零零六年三月被曝光以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亚、欧、澳、北美四大洲的分团正在积极努力,寻求進入中国進行独立调查。与此同时,各种证据和线索不断被披露,纷纷指向中共这一“前所未见”的群体灭绝罪行。

据大纪元报道,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韩国首都首尔的出入境管理局门前,一位来自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金姓朝鲜族男子披露,他的一个在苏家屯血栓医院作外科医生的于姓朋友,就专门从事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

这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男子,是到出入境管理局办理亲属赴韩手续时,在门前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展示处做出以上指证的。时值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曝光一年余,苏家屯血栓医院及全中国各地医院活摘器官惨案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沈阳男子:苏家屯血栓医院医生活摘器官

这位金姓男士透露,他的一位朋友姓于(音),在苏家屯血栓医院做外科大夫。几年前他已经退休,后来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那里以后,他被返聘到这里来,专门做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

这位男子表示,他是苏家屯人,对那里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网上曝光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方就在苏家屯四十六中北边一点。

该男子还说,他本人在文革时期也受到过迫害,被戴高帽,所以对中共的所做所为非常清楚。他说他经常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非常相信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的真实性,也已经宣布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金先生今年六十三岁,正在申请韩国国籍。

韩国妇女:韩人赴中国换器官不敢明言

在活摘器官真相展示处旁边有一位卖柿饼的韩国老年妇女,她说她认识很多韩国人都去中国做了移植手术,现在都还活着,但那些人怕人家说(他们移植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对外就说是移植亲属的器官。

她说,她看了真相材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移植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因为中国那边价钱便宜。她说:“怎么可能在中国找到那么多亲属捐自己的器官呀?”

苏家屯血栓医院外科唯一于姓医生

大纪元记者打电话到苏家屯血栓医院(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外科查询,医务人员表示,外科病房和门诊姓于的医生只有一个,叫于三江,是二零零二年在辽宁省肿瘤医院退休后,被返聘到苏家屯血栓医院来的外科医生。

和该于姓医生接通电话后,他说自己叫于三江,二零零二年返聘到这里。记者询问他关于该医院涉及器官移植的事,于说那是“谣传”,“是法轮功说的”。记者说是你们医院大夫的太太讲的,并询问既然是谣传,那你们怎么不回应呢?于说那是领导的事,随后马上挂断电话。

第二天记者再次打电话到于的办公室,五、六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外科病房的护士说,于就在他的办公室里。

原单位科室主任否认有于三江此人

记者打电话到于的原单位辽宁省肿瘤医院,并询问骨科医生、乳腺科医生和骨软科护士,几个科室的医务人员均表示于三江是该院大夫,现已退休。

骨科医生告诉记者于三江以前是大外科的大夫,后来分出来到小外科(骨软科)当骨软科主任。骨软科护士告诉记者详细情况问主任,并告知骨软科主任的电话号码。

记者打电话给骨软科主任查询,该主任说,“没有此人”,记者说叫于三江,他仍说“没有”,记者说于三江是这里的退休大夫,该主任说,“没有这个人。”

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发现于三江曾经做过辽宁省肿瘤医院骨科主任的记载。“放心医苑”网站在介绍他在该院工作时主持科研论文中写道:“由辽宁省肿瘤医院骨外科主任于三江主任医师主持的课题‘肢体恶性肿瘤高温分离灌注化疗的研究’,近日通过专家鉴定。”

一位曾经在中共大陆医院工作、目前已移居加拿大的毛姓女士告诉记者,根据她的经验,她很理解医院会返聘老年外科医生做器官摘取,一个原因是老年医生比较熟练;另一方面,外院的返聘医生大家都不熟悉,不引起注意。

血栓医院医务人员讳莫如深

记者向苏家屯血栓医院接线室一位男士查证于大夫,他回答,外科没有于大夫这个人。问他关于器官移植的事,他先愣了一下,然后马上说“不做这个”,然后不耐烦的说“你明天再打电话来问吧”,马上把电话挂断。

记者再打电话到医院内科、某办公室、外科护士室等多个科室询问器官移植时,多数人几乎一致说,该院不做相关手术,或者是不做正面回答,有些人就直接挂电话了。

此前大纪元记者曾向苏家屯血栓医院周围民众查询,获知苏家屯后面的地下集中营在中共转移证据后,已经变成商店。

活摘器官引发全球关注

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两位知情人,包括一名主刀医生的前妻向大纪元披露了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存在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震惊国际社会,也引起中共恐慌。中共在沉默三周后否认集中营的存在,外界指其已经转移证据。

去年七月,两名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向媒体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证实,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指控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仍在继续。调查报告引起国际广泛关注,并引发全球谴责中共以及要求進入中国调查的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