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鲜的橱窗背后(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提起上海,浮现在人脑海的可能是林立的高楼、光怪陆离的夜生活、人头攒动的证交所……上海俨然成为中共向世界展示“举世瞩目成就”的橱窗。然而,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出版的《上海支部生活》第十二期题为《依法打击×教活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文章,却让人看到在那光鲜的现代橱窗背后掩藏的黑暗的真实。

在中共的信息封锁下,相当比例的世人常将对法轮功的惨烈迫害归咎于部份中共基层执法人员的素质低下,认为那只是发生在偏远地区的局部案例,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性、普遍性和系统性还缺乏认识。从《依》文总结的上海市二零零六年同法轮功“斗争”的“成绩与经验”中,当局对民众的欺骗、对宪法和人权的公然践踏昭然若揭,人们也可管中窥豹地对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整体策略、措施和现状有所了解,认清谁才是破坏社会和谐与稳定的真正因素。

根据《依》文,上海“打击”法轮功的系统框图如下:

一、迫害法轮功的系统性与非法性

从上图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是通过“六一零”机构来操控、实施的。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中共前独裁者江氏的直接命令下,中共中央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代号“六一零”),层层下设“六一零”办公室至最基层。江氏铲除法轮功的“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密令,就由“六一零”层层下达,并胁迫各级党政职能机构落实。“六一零”是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机构,为掩人耳目,后更名为“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

在上海,在市委“防×办”之下,又组建了市、区、县、街道(镇)反×教协会,设立了基层专职干部,除国安、公安、党政工团妇和居(村)委干部外,还广泛发动城管、协管、小区保安、邮政、环卫、绿化、车管等人员参与防控,建立了“群防群治”网络,将“六一零”的恐怖控制覆盖、延伸至整个社会。“市防×办会同相关职能部门建立了斗争态势分析制度,定期向市区县领导和各部门通报,及时作出相应部署。”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系统性由此可见一斑。

“六一零”机构的设立违反了《宪法》第三十六和第八十九条,也未获全国人大批准和国务院任命。基层“六一零”的权力在同级政府部门和公检法之上,直接对上级“六一零”负责,它们被赋予了不受法律制约的特权:无需经司法程序,可以随意抄家、搜身、抓人、监禁、劳教;无需承担任何责任的滥施酷刑,可以“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六一零”是个地地道道的非法恐怖组织。

相反,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原则的佛法修炼,一九九八年以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老干部曾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中共至今也未能对法轮功的所谓“×教”的定性找出任何法律依据,法轮功何“邪”之有?中共上海当局堂而皇之的声称用这个非法恐怖组织“依法”打击法轮功“×教活动”岂不荒唐?

那么,上海当局又是怎样“依法”打击法轮功的呢?

二、建立无×教社区——杀人不见血的残忍

* 全面封堵、防控自由信息

文中如是炫耀二零零六年当局取得的“成绩”:“今年仅一到九月,就查获境外法轮功向我市投寄反动宣传品近万余件”,截获无数境外电话,还“建立了专门的工作班子,对出境人员加强行前教育,加大查打力度”……。而当局如此明目张胆的侵害公民基本权益的理由竟是防止法轮功宣扬“歪理邪说”。

既是“歪理邪说”,何不让眼睛“雪亮”的群众自己去判断,为何要劳师动众、花费天文数字的纳税人的钱去严密封堵、防控?中共到底怕什么?

它怕,是因为这场迫害是建立在谎言和暴力基础之上。中共操纵喉舌媒体编造所谓“天安门自焚”等各式谎言煽动仇恨,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为血腥迫害开路。谎言最怕见光,在造谣的同时,中共也全力封锁法轮功及其被迫害的真相的传播:从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堵死法轮功学员的合理上访、申诉的途径,到全面封锁互联网、检查拦截境外邮件和电话,再到用仇恨宣传毒害和利益收买的“群防群治”,整个中国被改造成一座谎言充斥的封闭的全民洗脑场。

* 用舆论和文艺宣传,散布谎言制造仇恨

然而,当局对给民众的洗脑效果严重缺乏自信,尤其是在法轮功学员理性和平“讲真相”的不懈努力下,要把法轮功修炼者原来在民众心目中的真诚、善良、忍让、健康、不贪不占、不嫖不赌的印象,抹黑成危及“国家稳定与民族存亡”实在太难,为维持非法镇压,当局不惜动用一切资源给民众反复洗脑:

“反×教内容被正式纳入市、区、县党校教学计划,市防×办还利用党刊《宣传通讯》对基层党组织强化教育”;

继续延伸“警示教育”:“市文联艺术团和反×教协会合作创编了反×教沪剧《情归中秋》,已演出五十场,观众四万余人。南汇区创编一台反×教文艺节目,深入乡镇巡演二十五场。奉贤区举办为期一月的大型广场反×教宣传文艺演出,使五万多观众受教育;

“各区县防×办培训基层干部二万八千人次,发放反×教文字宣传材料二百六十七万份、宣传画二十万张、书籍二万三千册、宣讲材料一万五千份、各类物品一万二千件,同时还在各电视台、报刊以广告形式进行宣传和发布新闻稿。

“青浦区在华新镇建立了长期性警示教育展示馆,还把反×教教育延伸到全区二十七所外来民工子弟学校。

……

中共欺骗、毒害世人不遗余力,除在学校教科书中编入所谓的“反×教”内容外,连被边沿化、从未关心过的外来民工的未成年孩子都不放过。其祸之烈,范围之广,出乎人想象。

* 拉全民下水 卷入迫害

当真相被封锁阻隔、谎言被不断重复,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被中共引燃,他们既成为洗脑的受害者,又有相当一部份传播谎言、推波助澜,甚至沦为迫害法轮功的帮凶。

上海“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防×办的《关于本市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将反×教纳入平安建设和综合治理,将创建无×教社区列入各级干部的检查考核”,通过全方位的株连和连坐,将法轮功学员所在地区、单位、街道以及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的升降赏罚与迫害“业绩”挂钩,制造仇恨与对立,利诱胁迫全民认同甚至参与迫害,把这场基于独裁者个人意志发动的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变成了一场全民运动。

* 保持严打态势 绝不放过一个

我们再来看看上海当局严打法轮功的主要“经验”:

一曰“严厉打击,消除隐患”。上海市公安、安全机关始终保持了对法轮功“严厉打击的态势。今年以来共破案百余起,……设备百余台,收缴各类法轮功宣传品万余份……”。据不完全统计,仅“六国峰会”期间,当局就以保障“峰会”为由,对上海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监视跟踪,在一个多月之内,就绑架了近百名学员。

如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在致胡温的公开信中所说:每每当局或某领导有了不安全的癔症时,为消除恐惧,他们就抓捕一批“敌对势力”者,“将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今日中国,一年当中,当局心里感到不恐惧的日子实在没有几天,实在没几天不在滥捕滥抓。

二谓“教育转化,不放过一个”。有人说,“你觉的炼功好,修身养性,你在家炼悄悄炼好了,没人管你。”可现实是行不通的。为实现“无×教社区”的目标,中共当局就要“群防群治”式的“摸底排查”,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就得让其“从思想上转化”,如果“顽固不化”,就要“从肉体上消灭”。

中共利用几十年镇压人民的经验来灭绝法轮功,同时又用大力标榜人权,上海在此方面做的“尤为出色”。可从《依》文中仍不难体会到隐隐杀气,当揭开那些“春风化雨”的“教育挽救”场所的“文明先进”的画皮,扑面而来的却是邪恶和血腥:

高精度图片
陆幸国
零三年十月,陆幸国,一个年富力强、耿直善良的公认好人,在青浦第三劳教所,被逼“转化”时,被用毒刑在一小时内活活打死,其遗体面目全非,嘴皮没了,牙没了,颈上都是血……;

马新星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汇区警察关入精神病院,强迫服食危害精神类药物。零三年十一月在青浦第三劳教所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放出后不久即含冤去世,年仅四十来岁;

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在女子监狱的李丽茂,零五年五月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中枢药物虐杀;葛文新在松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零五年六月奄奄一息的她出狱一周后死亡;

在女子劳教所,张英被连续六天高高吊起逼“转化”,后来又被在饭菜中投放不明药粉,导致心脏衰竭,行走困难……;


品学兼优的瞿延来
全国奥林匹克化学特等奖及数学一等奖获得者,上海交大的瞿延来,是师生公认的德才兼备的好青年。就因坚持信仰,于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从被关在提篮桥监狱的第一天起,他就连续近五年绝食绝水抗议非法迫害。狱警用野蛮灌食方式折磨他,故意将塑料管在其胃里乱戳,导致他胃大出血达四个多月,还阴毒的把他在水泥楼梯上拖上拖下,使其双腿被磨得鲜血淋漓,露出骨头……;

……

近八年来,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就有几十个信仰“真善忍”的无辜好人被害致死(经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已有十一人的致死案情被核实),而致残致伤、被开除公职学业、取消退休金、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更难计其数。而上海市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中共江罗集团在全国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缩影。

*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中共当局口口声声说“反邪教”,他们要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往哪“转化”呢?“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了”——“被转化”者必须要展示出说谎、叛卖、凶残、不仁不义,以证明已完全背叛“真善忍”才能过关。这灵魂的死亡,对一个有良知和尊严的人而言,其痛苦甚至超过肉体死亡。“决不放过一个”,昭示出中共灭绝“真善忍”普世原则与人类良知的邪恶目的。

二零零一年八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正式声明指出:“中共当局企图以诬陷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来为其国家恐怖行为辩护。我们的调查表明,恰恰是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虐杀而导致其家庭破裂,残害生命的正是中共极端残暴的酷刑、精神病院的摧残、劳改营的奴役……中共企图以天安门自焚事件诬陷法轮功,而我们得到的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我们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

邪教的典型特征:漠视和残害生命、人身与精神控制、用谎言封闭洗脑,中共条条占尽。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吗?

三、迫害“真善忍”是当今中国社会乱象的根源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上海东方台报道了上海体育中心的法轮功万人大炼功,场面祥和、洪大,报道介绍说,在中国法轮功当时就有上亿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修炼者。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奇效,是有目共睹的。一个社会里,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多了,自然也就和谐稳定了。正是江氏为一己之私,把上亿主流社会民众打为敌人,将他们及家人置于血雨腥风之中,破坏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实际上,中共在它先前的通知中说的很直白:“我们与‘法轮功’的斗争远未结束。各级、各部门一定要站在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维护党的执政地位,绝不能有丝毫麻痹松懈。”“稳定压倒一切”不过是它迫害好人、维护暴政的幌子。灭绝良善的结果绝非黎民百姓的稳定,而是腐败邪恶势力的肆意横行。

由于中共用心险恶的割断“发展经济”与维持道德的联系,将二者对立起来,部份世人也认同了它“先把经济搞上去、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歪理,纵容其对正信和道德的践踏。可“真善忍”是生命应遵循的基本原则,背离道德的经济发展对人而言是灾难而非福祉。

当今的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导致良知和人性的泯灭,“一切向钱看,那管他人死活”都快成座右铭了,贪腐蔓延,娼妓遍地,黑社会猖獗,毒品泛滥,黑心食品、假药、伪劣物品充斥市场,假话、假文凭、假历史、坑蒙拐骗造成诚信危机,土地沙化、植被消失、江河断流、湖泊萎缩毒化、海洋赤潮、空气污染、水资源枯竭,未成年人奴工黑煤窑、甚至大规模秘密活体摘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种种乱象与邪恶,不正是背离了“真善忍”后的生命在走入绝境的征兆吗?

人不治,天治。生命的存在是有标准和要求的,丧失了起码道德的生命将无以立足于天地之间。法轮大法弟子顽强的反迫害、争取做好人的权利,也是在为所有人开创一个好的生存环境;他们在危难之中还坚持不懈的告诉世人真相,苦劝世人退出中共相关邪教组织,不是出于政治争斗,而是出于慈悲去唤醒、帮助沉迷的心灵脱离险境。二千二百万中国民众的三退大潮正是其摆脱中共邪教桎梏、走向新生的觉醒回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0/光鲜的橱窗背后(图)-157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