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修从魔窟中“抢”出来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去年,邪恶的“六一零”把我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同修获悉后第一时间把事件在明慧网上曝了光。同时协调了好几个地区的同修针对此事集中发正念。家属老少与亲友一起去洗脑班要人,同修也到附近近距离发正念。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的正念加持大力营救下,加上家属和亲人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到魔窟去抗议和要人。我终于挣脱了邪恶的魔爪。

一年后的今天,我才想到必须把这段经历和感受写出来。迟了一年才写,我很愧疚,但我一定要写出来。为了仍被关押在魔窟中的同修,我必须把这段经历和感受写出来。

一、同修正念加持的巨大作用

刚被绑架進去的头几天,可能是因为那个场所的邪恶因素太多还是恶警在食物里加入了不明药物,或是兼而有之的缘故(现在看来关键是正念不足所致),本来身体健壮的我一下子变的整天昏昏沉沉的,浑身乏力,困的只想睡。头脑中一片混沌,无法集中精神想问题。浑身到处都痛:头痛、腰痛、胸口痛、喉咙痛、舌头痛、骨头痛、浑身关节痛,痛的好象要散架似的。

那时同修与家属还不知道我被绑架了,而我自己的正念又不足。

几天后,我突然感到身体涌起一阵阵的热流,能量场一下子强了起来,脑子也好使了。我马上就随着这强大的能量发正念解体邪恶。而且到了每天四个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这种体验就越强。当时的我还只以为是自己正念强的原因。

每当这时,邪恶安排的24小时不离身的“夹控”人员都会有各种原因走开,或是要上卫生间,或是被人叫走,或是莫名其妙的感到压抑的难受,要到外面去透口气,使我有机会盘腿立掌发正念,还有机会炼上一会儿动功。

更妙的是,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六一零”的恶人竟把明慧网上发表的有关我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请同修正念加持我闯出魔窟的文章打印下来给我看。我一看,就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通过全身。感受到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感受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那种强大的、绵绵不绝的、浩浩荡荡的正念之场在加持着我!顿时正念大增,信心大增,气贯长虹。

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同修就在我身后加持我的正念,我不再孤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也越显示出威力。邪恶不敢肆无忌惮的对我進行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不敢强迫我看攻击大法的录象与资料。我也不配合他们的命令与指使,拒不写他们要求的什么三书、保证之类的东西。用他们的话说,我是享受特殊的待遇。

二、海外同修的讲真相电话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六一零”的恶人头目还告诉我,明慧网在曝光他们恶行的同时也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公布了。一夜之间,海外同修打進来的讲真相电话让他们招架不了。来自台湾、香港和美、英等国家和地区的电话,严正警告他们不要跟着共产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迫害大法弟子;否则,“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都要追查到底!同修的电话让他们胆战心惊,把“六一零”的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曝光于天下,把讲真相电话打到恶人的单位和家里,这是邪恶最害怕的!能有效的抑制恶人恶行。“六一零”与洗脑班的恶人他们自己说不知拿我怎么办才好,放也不是,关也不是。放吧,他们又不甘心,还说什么我没写保证之类的东西打破了他们的规矩,使他们无法交代;关吧,同修加持我的正念之场强大的使他们受不了,又不敢肆无忌惮的对我行恶。最后,在非法关押迫害我二十多天后无可奈何的把我放了。

三、被关押在里面的同修还在被邪恶残酷的迫害

那里面旧势力集中了很多的烂鬼及邪恶因素。据我观察及“夹控”的透露,被关押的同修被惨无人道的迫害。同修被邪恶剥夺睡眠,被迫长时间看毁谤师父与大法的录象和书籍、材料,被迫写“保证”、“交代”等,经常是七八个恶警与“陪教”、“夹控”围着一个同修進行车轮式的迫害。强迫服用与注射不明药物。

那里的建筑与房间经过特殊的改造,大白天也拉上厚厚的防辐射窗帘,在里面的人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里面发生的罪恶勾当外人很难知道。听说有一位女同修被绑架進去七、八天,就被折磨成了植物人。这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直至今天还在发生与持续,其疯狂、残忍的程度,长期以来存在。我想这与这些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没有得到曝光,没能得到外面的同修的正念加持与解体邪恶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自己修炼中的心性与层次所限,证实自己的问题很严重,是导致被绑架進去的重要原因之一。甚至被同修营救出来后,我还认为是自己正念强“闯”出魔窟。

一年来,在学法与实修中才慢慢认识到“证实自己”的严重性。是因为一位同修说的一句话:“你是我们从黑窝里抢出来的!”一个“抢”字提醒我看到自己的问题,促使从新审视那段经历,查找自己的漏与执著,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

让我们一起来向邪恶的黑窝发正念,加持同修,解体邪恶;彻底结束大陆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