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水县黄山铺镇邪党委迫害大法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自九六年传入黄山铺镇,仅两年的时间就有二百多人走进了大法修炼中。通过学法炼功,修炼者们真正感到了思想在升华,身体得到了康复,医院治不了的绝症都神奇的好了。那些原先爱打架的,婆媳不和的,邻里之间有矛盾的,都和好如初。特别前些年村里收缴公粮、农业税,修炼者们都争先恐后的把干干净净的公粮交到指定地点,村干部都夸学法轮功的人与众不同。学法修心,人人都在大法中熔炼着。

这么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却遭到中共邪党的广播电视的造谣与污蔑,他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一瞬间天都象塌了似的,邪恶铺天盖地,来自社会家庭的压力都倒向了法轮功修炼者。黄山铺镇的全体大法弟子在邪恶党委和村委的逼迫下,被强行绑架到黄山中学和朱冬中学办班洗脑,软硬兼施,威逼恐吓,利用人情伪善拉拢,妄图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原黄山铺镇农业站站长邵可顺(现在黄山铺镇土地办上班)威逼大法弟子李秀英承认法轮大法总站下拨活动经费。李秀英说没有,据理力争,恶人邵可顺就狠毒的打李秀英的头,还恶狠狠的说:黄山下拨活动经费几万元,至于你李秀英花了多少钱,正在调查。大法弟子李秀英不承认,于是邵可顺就狠狠的打她,被旁边记录的喊住了,他这才住手。邵可顺还猛踹张爱华,用手狠狠的毒打张爱华的头,使得张爱华好几天还头晕,这次办班,大法弟子们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随后黄山铺镇邪党委,又将黄山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拉入朱冬中学办班,逼迫他们写污蔑大法,背叛大法的文章和不修炼的保证,只有几人在邪恶的淫威下妥协,每个人都被罚了款,九天后才被陆续放回。有一个姓崔的到李秀英、刘淑芹、徐庆升等家中要去了600元,400元不等的钱,不留凭证,不留任何手续。邪党委还经常骚扰大法弟子家庭,不管白天黑夜,有时半夜两点还敲门,进门后呵斥家人,恐吓家人。

大法遭了不白之冤,大法弟子遭到了非人的待遇,家人整天不得安宁,于是大法弟子纷纷抛家舍业到北京证实大法。九九年元旦之前,黄山铺镇的大法弟子李秀英、张爱凤、郭秀花、刘淑芹、刘敦香五人到北京证实法,由于路途坐车盘查的紧,她们就骑自行车去北京,风餐露宿,辗转到达北京。

元旦那天她们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临沂驻京办事处。三天后,黄山铺镇政法委书记刘杰将她们接回。回来的路上,大法弟子们向刘杰讲真相,刘杰说:“你们真能啊,回去你们就知道了。”

回来后她们五人被非法关押在镇委的一间小屋里,副镇长张德顺,综治办主任刘廷标、原司法所所长曹学堂、武善军等为首的一齐轮番毒打五位大法弟子。有的用手,有的用书,狠狠的抽大法弟子们的脸和头。有一个姓白的特别邪恶,用手嫌疼,用书打,书都打飞了出去。恶人们还逼迫大法弟子们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双手平伸,谁坚持不住就打谁。

有个姓王的恶人当着一屋子人,动手扒李秀英、郭秀花的衣服,只剩内衣了还要往下扒,被她们极力拒绝后才罢手。恶人还厚颜无耻的说:娘们了,害什么羞。恶人们还强行逼迫五位大法弟子,两腿跷起很高,双手平伸,只用屁股支撑,长时间用此法折磨她们,谁要坚持不住,武善军就用烟头烧,用针头扎。

大法弟子李秀英在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修炼后全好了,几天的折磨使她体力不支以致休克,恶人才停止用此法折磨她们。有一个恶徒说:把你们都整死扔在汪里,也没敢认狗皮的。可见当时的恶人是多么的疯狂。冰天雪地,恶人扒掉她们的外衣,让她们站在敬老院院子的风口上。这样轮番整治十几天后,张爱凤、李秀英被强行送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满又被关进了黄山镇委勒索了一千二百元钱后才被放回家。刘敦香被看管她的恶人用皮鞋打得的满脸青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个月后才渐渐消肿。郭秀花被从北京带回来后,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派出所的王警长拿着郭秀花的手放在电炉子上电,郭秀花的手自动滑开没电着。刘敦香、刘淑芹、郭秀花三人每人被勒索了两千多元钱才放回家。

2000年正月初八,黄山铺镇综治办主任刘廷标,武善军,又将张爱凤、郭秀花、刘敦香、刘淑芹、李秀英、杨洪娟、张爱华、刘立芬、王增玲等非法关押在朱冬中学。副镇长张德顺,综治办主任刘廷标指使派出所恶警们酒后毒打大法弟子。那天已经很晚了,大法弟子们都躺下了,杨波等一伙恶人威逼大法弟子们起来炼功。恶人们用烟熏她们的鼻子,把纸伸进她们的耳朵,稍不听从就拳打脚踢,恶警长杨波还把肮脏的手伸向杨洪娟的内衣里,威胁说:“还炼不炼,如果还炼,我治死你。”一个国家干部行为却如此卑鄙下流。第二天,王增玲、李秀英质问张德顺,张德顺却扬言不知,说回去查查就走了。还有一次,张爱凤在桌子上打坐,被原司法所所长曹学堂、主任武善军从桌子上拖下来狠狠的抽打,拳打脚踢,打得张爱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2000年正月,“两会”结束后,恶人们还不放人,企图勒索大法弟子的钱,张爱凤、李秀英、郭秀花、王增玲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六天后,张爱凤口吐黄水,恶人们才不得不放人。紧接着,黄山铺镇委又命综治办主任刘廷标等人将郭秀花、张爱凤、刘淑芹、刘敦香、付雨范、李秀英、刘立芬、武善玉、石洪英、李传英、冯学贞、袁凤菊、刘锡英、王增玲、杨洪娟、张爱华等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黄山铺镇委食堂附近的小院里,值班的念诬蔑大法的文章,谁不听就拳打脚踢,麦收农忙季节都不放人,还用暴晒的方法折磨大法弟子。命令大法弟子们两腿伸直坐在太阳底下,天天如此,一次一整天。恶人张德顺咬牙切齿的说:叫她们在外面晒,和在家里割麦子一样受罪。镇委恶人们毒打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这件事被曝光后,镇委的恶人们怀疑是黄山铺镇大法弟子给曝的光,副镇长张德顺、原信访办主任陈长菊恶毒的打李秀英,张德顺用皮鞋猛踢李秀英的两腿和双手,李秀英的腿被打的好几天都一拐一拐的。

精神上的迫害更甚于肉体上的迫害,黄山铺镇邪党委颠倒黑白,诬蔑大法,大法弟子们不堪忍受恶人们对大法、对师父的谩骂,就在烈日下盘腿静坐背《洪吟》,原信访办主任陈长菊一脚把袁凤菊踢翻在地,轮番抽打大法弟子。张德顺碰见后,狠狠的猛踹每个人的腿,看见张爱凤和李秀英还盘腿坐在那里,于是把张爱凤提起来,命值班人员放水从张爱凤的领子往下浇。又让值班的去搬李秀英的腿,张德顺在后面揪她的头发,头发被揪下来不少,还恶狠狠的说把她的腿劈开。张德顺见搬不开李秀英的腿,就又让值班的把水管插到李秀英的衣服领子里放水浇她。

从2000年正月一直到6、7月份,黄山铺镇委从未放一个人回家,十多个大法弟子全靠亲朋好友送饭、送钱维持生活,经常饿肚子。食堂在邪党委的操纵下不给开水喝。大法弟子们只好喝凉水,后来凉水都不让喝了,她们只好到镇委抬水喝,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她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喝了有两个多月的凉水。

2000年6月份的一天,原黄山铺镇党委副书记张定成领着一帮人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看到一屋人都在打坐,就命令爪牙们动手打大法弟子。还有一次民政成员李正宇看见大法弟子们在打坐拿起塑料凉鞋猛抽每个人的脸。张爱凤、李秀英两人的嘴都肿得没法吃饭。她俩开始绝食,于是邪党委又将张爱凤、李秀英、刘敦香、刘淑芹、王增玲再次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满又被拉回非法关押在食堂的小院里。

2000年6、7月份,黄山镇委伙同县里来的两车人,进门就乱搜每个人的内衣,连手抄的《洪吟》都被搜走了,恶人们将李秀英、张爱凤拉进派出所企图将其再次拘留,后来拘留所不收,才把她俩又拉回继续非法关押。

张爱凤、刘淑芹、刘敦香从非法关押处走脱上北京证实大法,2000年10月1日在北京被绑架,回来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三人均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2年。黄山铺镇委这才把年岁大的放回家,每人都被罚了钱。李秀英的母亲刘立芬当时快70岁了,被东朱陈治保主任刘昌一把摔倒在门柜上,李秀英看见后上前制止并质问刘昌为何打她母亲,刘昌蹿上来,当着副镇长张德顺的面狠狠的挥手去打李秀英,当时李秀英的脸上被刮去一块肉流着血,刘昌还嚣张的说:我就是打还怎么的。李秀英对张德顺说:“张镇长,你亲眼看见刘昌打我,总有一天我会起诉你们的。”张德顺这才喊住了刘昌,其实刘昌是仗着他哥哥刘廷标是综治办主任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0年正月一直到中秋节后王增玲、李秀英两人还一直被分别非法关押,李秀英被非法关押在食堂附近的小院里,王增玲被关进乡司法所。8月12日,王增玲的父亲去要人,综治办让交四千元钱,王增玲拒不交,认为自己做好人并没有错,自己被非法关押本身经济上已经受到损失。接着王增玲、李秀英被送高庄镇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全县有十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大法弟子们每天被迫在操场上跑步十五六个小时,晚上十点多钟还被迫继续跑,每人交四千元钱,生活费却只限制在一元钱左右,稀饭能照见人影,亲人带去的饭食全部被没收。由于体力消耗的太大,致使张希正、李秀英等人多次休克。恶人们还让大法弟子站马步,做俯卧撑,一不合他们的心意,恶人们就手持棍子一阵猛打。李光莲被打得腿走不动送进医院,高玉兰被黄山铺镇党委成员武善军用皮鞋把脚踩伤不能行走,回家休息几天后又被接回继续迫害。

2001年秋,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恶人们对大法弟子郭秀花进行了抄家。郭秀花被绑架到黄山铺镇非法关押,几天后又第二次被抄家,郭秀花的丈夫齐同山(未修炼)也被非法关押。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王由霞、刘锡英,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齐同山被迫交上押金两千多元,恶人们还不放人,郭秀花和齐同山在洗脑班走脱,流离失所至今。

2002年6月28日晚12点,大法弟子祝贵录(45岁),祝文霞(19岁),武玉晋(46岁)一家三口被非法抓进黄山派出所,家中被搜的乱七八糟,并搜走现金420元。派出所恶人将祝贵录一家连打带骂直至天亮。杨进龙还扬言:你们这些人打死活该。祝文霞的脸被鞋底打肿了,当时都吐了血,胳膊被恶人白清华用烟头烧的好长时间不敢动,祝贵录、武玉晋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刘廷标打人累的晚上都没法值班,事后却说:小孩(祝文霞)我一指头都没动。

2002年7月4日晚12点,大法弟子杨西爱、王世平被绑架到司法所,遭恶人们的毒打,每人被勒索了1000元钱。王世平、杨西爱被非法关押的40多天全靠家人送饭生活。8月8日,武玉晋被放回家,8月11日,黄山铺镇的恶人们逼迫祝贵录家交上1000元钱,13日王世平、杨西爱分别被送往济南劳教2年,祝文霞被劳教二年半,祝贵录被送往济南劳教三年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往王村洗脑班迫害1个月后放回。他们在劳教期满时,刘廷标逼迫他们的家人每人交600元车费才去接人。祝文霞期满时因家人没交车费,被超期非法关押两天,被刘廷标接回后,刘廷标至今还经常去其家中索要车费。

2002年9月30日晚,大法弟子李秀英、刘锡英在家中被绑架到乡司法所。第二天被送往临沂洗脑班迫害,五十多天后被放回。刘锡英被恐吓迫害后,心理承受不住邪恶的高压,神志不清。

2004年农历7月15日,李秀英、张爱凤在讲真相时被崔家峪镇南梨园村恶人高子立举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多天,阴历9月30日被送往王村非法劳教2年。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天灭中共在即,现在全世界已有两千三百多万人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以救人为根本,奉劝那些还被邪党迷惑,不明真相,还在助纣为虐的邪恶党徒们,赶快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给自己与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黄山铺镇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

张爱凤:被拘留3次共60天,被劳教两次共四年
李秀英:被拘留4次共69天,在临沂洗脑班迫害56天,劳教二年
刘敦香:被拘留3次共54天,被劳教二年
刘淑芹:被拘留3次共60天,被劳教二年
杨西爱:在乡镇被非法关押30天,劳教2年
王世平:在乡镇被非法关押30天,劳教2年
祝文霞:乡镇被非法关押30天,劳教2年半
祝贵录:在乡镇被非法关押30天,判劳教3年因体检不合格被送王村洗脑1个月
武善玉:被拘留9天
王增玲:被拘留3次共54天
刘立芬:被拘留15天
刘锡英:被临沂洗脑班迫害56天,(现已放弃修炼)
张永芳:99在洗脑班被恐吓致病,2000年5月死亡

参与迫害人员:(区号:0539)
刘廷标:黄山铺镇综治办主任,宅电:2611109  2611206  手机:13969962969
张德顺:黄山铺镇副镇长
张定成:原黄山铺镇党委副书记现在沂水县畜牧局
邵可顺:原黄山铺镇林业站站长,现在镇土地办,宅电:2611172
曹学堂:原黄山铺镇司法所所长,现已离任。宅电:2611563
陈长菊:原信访办主任,现已离任。
于涛:黄山铺镇党委上班
陈培绍:黄山铺镇党委上班
孔祥军:黄山铺镇党委上班
曹玉杰:黄山铺镇党委上班,手机:13355025537
王希锋:黄山铺镇党委成员,管理区书记,手机:13954432724
于西恒:黄山铺镇党委上班,手机:13563944993
小白:黄山铺镇党委上班,手机:13954941374
武善军:黄山铺镇党委上班,宅电:2611510
李正宇:黄山铺镇党委上班
杨振龙:原黄山铺镇书记,已调诸葛镇
齐仍山:黄山铺镇西黄庄村书记,宅电:2608716
刘文亮:黄山铺镇蛮庄 ,宅电:2620075
齐共海:黄山铺镇西黄庄村委委员。宅电:2608687
付中正:原在崔家峪综治办
王国兴:黄山铺镇李家坪村书记 宅电:2608168
张祥吉:黄山铺镇岳庄
韩晓东:黄山铺镇
齐共伟:黄山铺镇蒋庄村
高子利:崔家峪南梨园村 宅电:2649525
刘昌:黄山铺镇东朱陈村,宅电:2625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