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情的干扰正念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在无数的过关和心性考验中,对于我最难放下的就是情。好象是我的性格就比较爱憎分明的,对任何人或事物都有强烈的喜欢和不喜欢,修炼中也一直在努力抑制。我就想讲讲我在放下常人所说的爱情上的体会。

我是九四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那个时候我只有小学三年级,在亲人的带领下参加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班。因为接触大法的时候还小,所以在成长的过程中大法就是扎根在我心底的,但是在这十二年中也是时而精進,时而放松。

尤其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有时做的很不好,完全象个常人。但是能走到今天,除了自己不断的学法,严格要求自己,最大的原因是我们修炼的大法太大了,真的是能够熔炼一切,所以只要我们在学法,只要我们在同化大法,就会提高。

就在我不精進的时候认识了我的男朋友,一个阿拉伯国家的男孩,也是我的同学。在一开始确定关系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他们的教规很严,如果结婚,我必须加入他的宗教。我没有当回事,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他考虑结婚。但是随着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真到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不好办了。因为开始我顾及他的宗教,又记得对其它宗教的人不用特殊的讲大法,就很少提我的信仰,他只是知道我经常在看关于提高自身修养的书。但是他却是一有机会就给我讲他们的宗教,还找中文的资料给我看,又带我去他们的清真寺,动员我跟他一起祷告。

因是从小信大法,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不二法门”的问题上困惑。但是他总这么成天到晚的讲,又对我特别的关心和照顾,自己心里就开始动摇。周围的朋友、同学都说,你再也找不着对你这么好的了,他比你父母都惯着你。我渐渐意识到,对我的干扰和魔难竟是常人之情,一边是他对我特别的好,一边是我扎根在生命里的大法。

师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中说:“人啊!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我相信你们会摆正这利害关系的。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止是这些。”(《精進要旨》)

看到这,我猛然醒悟,我该相信、该坚信的是大法,怎么能因为这执著的情而动摇而放弃自己生生世世等待的天法呢!于是我很婉转的告诉他,对不起,我不能加入你的宗教,如果你能接受那我们继续,如果不行那就算了。他当时就急了,质问我为什么偏偏是最关键的问题我不答应他,说其它的他都可以接受,只要我信他的宗教什么都好办,他父母也催着我为什么还不跟他祷告。连我的爸爸都说你就信了吧,那都无所谓的事儿。

朋友们出主意说,你就装装样子,不就是别吃猪肉,按时祷告,把头发包上头巾么,你心里不信他,信什么谁知道。我说,可是神会知道。也有的同修跟我说,就先这么交往着,不谈结婚,以后怎么着还不知道呢。我就觉的不对劲,既然不考虑结婚,为什么要作为男女朋友相处呢,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常人所追求的快乐吗?而且不顾及以后,就好象在等着法正人间一结束,结不结婚也无所谓了,现在先享受着。

想清楚应该怎么做之后,我就更坚定自己做的没错,趁早分手是对的。可是真到做的时候,是那么的难放下。因为之前跟他几乎是朝夕相处,突然变成一个人很不习惯。周围的老师同学也总问,你们怎么了?你的另一半呢?句句话都触及着心灵。我想这样下去不行,要学法,多学法。可是这时候一个干扰学法的念头不断出现在我头脑里,就是,似乎我学法是为了忘掉他,那我不是在利用大法吗?

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想法,我们学法并不是为了躲避执著心,而是坚定正念,去掉它!任何时候学法都是决对正确的!以各种形式出现的念头认为不该学法的,都是干扰。

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怀念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后来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个同修说,你怀念过去,那不就是怀念旧宇宙的东西吗。我觉的说的真好,因为我们是要走向新宇宙的生命,为什么还要抓住旧宇宙执著的不放呢,这还不单单是承认旧势力的问题,简直成了怀念旧势力。每一颗心放下的时候都是剜心透骨的。

我悟到,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来讲,这生命的执著不一定就是对性命的执著,可能有的人把某些执著心看得比性命还重。

还有在去对情的执著时,我发现通常我会陷入到想象中,总是在想。明知道不对,就是脑子不闲着。这时看到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的讲法:“人就是在这个情中,你越发执著它的时候,这个情的力量就越大,就越起作用,特别是人在失去亲人时或者年轻人失恋时,思想中越想情的力量越大。它是三界之内的,修炼的人你就必须要摆脱它,你要放下这个情,你要超越它。”要认清那个不是自己,是执著所引发的想象,被情扩大的结果。

我就这样不断的学法,净化自己的思想,同时讲真相,只要是整点条件允许就坐下来发正念,时时刻刻在法中,放淡、抑制自己的执著心。很短的时间内,我就从原先强烈的执著中走了出来。我那前男友非常惊讶,问我,原来你以前根本就不喜欢我吧,现在居然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都想你想的天天晚上哭得睡不着觉。给你打电话你语气冷淡得象对待陌生人,我都怀疑你的心怎么变得石头一样了。

我就意识到,这又是我做的不对,他是无辜的,我可以放下我的情,但不等于对他冷冰冰,不友好。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过:“你的爱在你修炼中被消去的时候将有慈悲出来代替。”(《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我的爱倒是消去了,但是取而代之的不是慈悲,而是冷淡,这怎么能行呢,这不成了常人在去执著心吗。

于是我就象对待我其他常人朋友那样很友好的对待他,所以现在我们还是不错的朋友。他在我不断的对他讲真相后,也非常理解和支持大法,常提醒我注意安全。我也把英文的《九评》发给他,让他用电子邮件转发给在他国家的亲朋好友,让那里的人知道知道流氓共党的邪恶嘴脸。有时候我做的不好,表现出急躁,他就会说“你们可是不能动气的”。或者看到他跟别的女生说笑,我还是会心里不舒服,这时候他就说“你看看,你们书里都说要去掉妒嫉心,你这明摆着就是在妒嫉么”。偶尔他还会突然冒出一句“其实如果我不是信宗教,如果你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真的很想娶你”。我就会说“都过去了,哪来这么多如果的,这假设也不成立呀,我不可能改变信仰”。遇到他这种往起勾我执著心的话,我就想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常人的思想很多的时候是观念在起作用,不是真正经过思考后的话。往往是言不由衷,似是而非。”就不要对常人的话较真儿、执著他们所说的,要不为所动。

在此我还想提醒年轻的大法弟子行为要检点。师父在早期讲法中告诉我们“作为弟子必须洁身自好”(《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之前我们是情侣关系的时候,他的宗教要求相当严格,未婚不能有任何两性接触,我也是尽量保持距离,所以我们都没有犯戒,但偶尔也会有亲密的举动。最明显的就是,每次我们拥抱过或亲密接触,他就会胃疼的厉害,我们感情最好的时候,他天天胃疼的受不了,严重时还会吐。不碰我就没事,一碰胃就恶心。类似的点化数不胜数。我们对自己要求不严格,也是对众生的不负责。即使是常人,男生占女生便宜他也在造业,何况我们是修炼人,那么对于他来讲,犯下的罪可能就是亵渎神。我们洁身自好也是对他们的慈悲与保护。

以上是我在整个去掉这对情的执著中的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