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在提篮桥监狱,大法学员们遭受了长期的残酷的迫害,至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大法学员们在那里被和死囚关在一起,待遇连死囚都不如,被单独关在3.3平米的小房间里,由三个犯人日夜轮番监视折磨。恶党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法轮功学员恐惧、屈服。

有很多大法学员因长期遭受折磨而精神衰弱,身体状况极差。很多老年大法学员因精神压力大、身体虚弱造成旧病复发。如陈正国、黄治保、仇伸、姚卫华(现已释放)等,身体很糟。大法学员张勤被恶犯打得整个脸都肿起来了,根本看不出样子;经常可以听到隔壁监房的大法学员唐仁亚被打骂的声音(出狱后不久又被恶党劳教),最后恶犯还给他做假材料,准备给他加刑。陶湘为被恶犯强逼着闻马桶里的臭气,并经常受恶犯打骂,最后恶警把他调到其他中队进行迫害,给他吃一小口饭,长期不给他睡觉,造成他精神衰弱、面瘫,他在睡梦中说不写悔过书就好了。

在1999年10月被上海交通大学强制停学的大法学员梅建琦,于2002年3月被绑架到提篮桥监狱遭受迫害。冬天晚上很冷,但恶犯诸金龙却强迫他把手和肩露在外面,还说是警察规定的。白天还要长时间的坐板,还不让动。本来就虚弱的身体更是被折磨得弱不经风。

恶犯们为了“拿牢级”(监狱每年用来评审犯人的一种称号,被评上了就可以获得减刑)减刑,就想尽办法来折磨大法学员们;恶警为了拿奖金也是不择手段。据说逼迫一个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材料可以拿四千元人民币,一年达到三至四个就可以分房子、提干。恶警欧立刚就因为暴力迫害大法学员而被升为大队长;倪荣斌(音)也因此而提干、还分到了房子。恶警倪凌手下的恶犯小组长张勇就曾经开完会回来恐吓说,要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进集中营。

法轮功学员们在提篮桥监狱里面备受凌辱,或打或骂,梅建琦因为不按照恶犯的无理要求,头上被恶犯张洪发用木板敲开一道口子流了很多血,衣服和裤子上到处都是,还不给止血,直到血自己凝固。当时监控梅建琦的另一名犯人桑泽运说,如果他制止这种暴行的话,恶警和一些恶犯就会整他,不给他减刑,让他多干活等。当梅建琦向警察反映情况时,恶警倪凌说:“现在监狱暴力已经好多了,希望你能理解。”如此荒唐的言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在这种恶党的无赖流氓思路指导下恶犯们做起恶来肆无忌惮,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法学员瞿延来,为了抵制迫害长期绝食,被恶警强行灌食,灌食用的管子一天到晚插在食管里,恶警为了骗他吃饭,让他炼功,但等他吃了饭之后就以违犯监规为由进行迫害,致使他再次绝食;熊文其也因绝食被强行灌食,恶警为了骗他吃饭,说不做他的“转化工作”(就是逼你写悔过书、认罪书等),但进食后又强迫他放弃修炼,他再次绝食直到释放(回家后恶党又派一些无业人员监视他);杜挺长期绝食,并抵制强制灌食,被恶警用压缩铐长期铐起来还加以拳脚,在地上拖着去灌食,方式都是一样野蛮。

同时,大法学员们被强制洗脑,强迫我们看恶党编撰的书和自编自演的攻击法轮功的录像,看完之后还强迫写认识。强迫背监狱行为规范,还强制干活,如包装蜂花肥皂,做包装袋等。强迫我们写认罪书、悔过书、不修炼保证,还强迫唱攻击法轮功的歌、演小品等。

恶党还逼迫大法学员华威做他们的特务,本来恶党要给他减刑半年左右,但他没同意他们的要求,最后只减了两个月,充份表现了恶党的骗人本质。有一位安全局的学员叫张潞(音),对国安逼人作特务的手段比较了解,从而产生了恐惧心理,被国安逼得都快疯了,让人感觉有点失常,一天都不想在那里面呆,最后可能答应了它们的要求才被减刑回家。据说国安一般会给你念一些东西,不管你听不听,然后告诉你那是国家机密,如果你泄漏就可以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判你刑。

有一位不修炼法轮功的正义之士郑健,因不满恶党迫害法轮功,自己制作并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判刑(大概四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