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1997年得法前我身患十多种疾病,就在我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之际,我梦见一个人让我出去炼功,母亲从老家来看我,给我带来了《转法轮》。我翻开书,看到了师父的照片,一下子惊呆了。这不是梦中让我炼功的人吗?我明白了,我跟师父有缘,跟大法有缘。我对丈夫说:“今后我就走修炼这条路,永不回头。”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十年来,不但身体神奇般的好了,而且又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正念正行,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切实履行着自己得法之初的誓言!

下面是十年来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的几段经历。

99年7月25日早6点,我去同修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恶警逼我说出同修的下落,被我拒绝,恶警们把我关進一个小黑屋,屋内只有一个小凳,墙上满是血迹。天气很热,小屋象个蒸笼让人喘不过气来。15个小时,不给水,不给饭。有一个恶警在提审我时让我骂师父,踩师父的照片,我都不配合,并结合得法前后自己身体的变化,向恶警讲大法真相,讲做人的道理,讲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恶报的天理。之后我又被关進了小黑屋,我不停的背法,到晚上七点多,我心里有点着急,这时我看到了“法轮佛法”四个金黄色的大字。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几天后,我回到了家。

大法受迫害后,我五次去北京证实法。从害怕到不怕,身上怕的物质逐渐修掉了。

2000年10月份,我和同修第三次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在火车上,邻座的两名同修被非法抓捕,与我同行的同修有些紧张的望着我,我说“无存”,我们默背着“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顺利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一群外国游客面前,我大声喊道“法轮大法好”,并鼓励同修快喊“法轮大法好”,他也坚定的喊出了这句令邪恶胆寒的证实法之声!之后,我们平安的回到了家。

2000年12月26日我和一同修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当时打横幅的同修很多。我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两个恶警抓上了车,我又打开车窗,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往头上打了一狼牙棒,头立即肿了起来。我想:“我是神,不疼。”真的就不疼。我们被送到了天安门公安局,那里有好几百人,我们一起背《论语》和《洪吟》,响彻云霄,真是惊天动地。之后我被非法送到大兴监狱,辽宁省鞍山三所,又转到二所刑拘。

所到之处,我就洪法,讲真相,与同修交流。无论到哪里,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都不怕。

在交流中,同修指出我情太重。我想起在我被送往二所时,丈夫握着我的手流着泪对我说:“家里需要你,我和儿子需要你。”当着警察的面我没有流泪,但是到二所看到同修时,我流下了泪。我对同修说,你说的对,从现在起,我要把情放下。夜里我做了一个梦,风雨中我走在大路上,天渐渐晴了,雾散了,太阳也升起来了。太阳往前走,我也跟着走。第二天我想,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师父,我要出去,但不向邪恶签任何字。两天后,真的没签任何字放了我。我又汇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去!

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挂条幅,天刚下过雨,我一跳脚脖子崴了,脚尖转到后边去了,我把脚尖又正了过来。心想,有师在,有法在,脚再疼也要把条幅挂完,标语贴完。就这样,做完到家已经半夜了,我开始炼功,脚肿痛的到下半夜也没睡着。我心里坚定一念,什么魔也挡不住我坚修大法,救度众生这颗心。后来,我发正念时,看到邪党江大魔头从塔顶上掉下来了。

由于工作关系,我接触人范围较广,我利用一切机会与我所遇到的一切有缘人讲真相,无论是客户,个体老板,还是工人,从商店,市场,车站到长途车上,我利用一切机会完成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正念正行,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