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市610头目岳纪玲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 山东淄博市610头目岳纪玲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

  • 蚌埠卷烟厂乔宗华迫害正信 患癌症遭恶报

  • 不明真相的世人诋毁大法 遭恶报

  • 山东平度一破坏大法的恶人遭恶报

  • 湖北天门市原610头子闫小兵现世现报警示

  • 山东淄博市610头目岳纪玲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

    岳纪玲,女,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人(淄博市610头目)。岳纪玲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实行无人性的摧残、虐待,采用恐吓、欺骗等手段非常凶残。她们按照江魔头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指示,在大法弟子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把法轮功学员骗到洗脑班迫害。并逼迫每天交100.00元的迫害费。有的甚至还多。

    岳纪玲肆无忌惮的迫害好人,末日已到,现已得了子宫瘤。虽然是非常秘密的到医院做了全切手术,但神目如电、善恶有报是天理,谁能逃出神的掌控呢?


    蚌埠卷烟厂乔宗华迫害正信 患癌症遭恶报

    在2000年4月,蚌埠卷烟厂大法弟子本着真善忍的原则,进京和平上访,而时任卷烟厂纪检委书记的乔宗华,亲自布阵指挥,层层围堵,把大法弟子劫持回蚌埠后,坚持修炼的6名职工均被开除,两名退休职工被停发工资一年。而其后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不是被开除、停薪,就是被处处刁难。

    更为恶劣的是在2001年春节期间,乔宗华主持强迫全厂职工签字反对大法、咒骂大法,连每一个退休在家的老职工都不放过,让几千人在无知中对神佛犯下了大罪。

    那么作为纪检委书记的乔宗华不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吗?恰恰相反,她很了解。这些大法弟子修炼前有的被病魔缠身、生不如死;有的恶习满身,家人遭罪,单位受损,这些人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并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后,一切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有病的迅速康复,从被家人和厂里无休止的照顾,到能搬动200斤重的大烟包;恶习满身的变得洁身自好,任劳任怨;内心渴求净土的也是找到了一条心灵升华、返本归真的路。正是基于这美好的事实,烟厂当时很多人走进了修炼的行列,其中不乏党员干部。一些了解大法而没能走入修炼的人也盛赞大法的威德。

    那么了解这些基本事实的乔宗华为什么要坚持与大法为敌、坚持迫害大法弟子呢?这其中有市里逼迫以及大环境的原因,但更有她自己的原因。因为不管什么运动,无论怎样的压力,毕竟可以凭自己的良心尽量低调或缓和一些去处理事情,全国上下不是有很多人在这样做吗?可乔宗华却选择了一条助纣为虐、积极主动、想方设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正信的路!

    乔宗华是不信报应的。然而,可善恶有报的天理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何况迫害的是佛法。在劫持迫害大法弟子的当年,乔宗华便因癌症4个月内动了2次手术。而更为严酷的报应则是她由原来一个全厂上下人人称赞的干部,变成了一个不管在什么地方提起来就恨声一片、骂声一片的人。全厂的人也都觉得奇怪,只有大法弟子明白,佛法制约着一切。

    最让大法弟子痛心的是,2000年4月进京围堵劫持大法弟子的烟厂职工基本都遭了恶报:一位保卫科长回来,就开了刀;一位中层干部到家,就因为说不出的工作差错被免了职;还有一位女职工半年动了两次大手术;另一位女职工动了一次大手术,一位男职工家里遭了窃等等。而这些职工平时都是很好的人,对大法也没有恶念,有的还是大法弟子的朋友,只是被动的在做有损于大法的事。可是佛法是严肃的,被动迫害也会遭天谴,我们多么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明白、都能引以为戒啊!


    不明真相的世人诋毁大法 遭恶报

    1.武德军,男,30多岁,2006年4月左右,因村干部怕遭报应,所以用20元钱雇他去撕毁全村的大法真相标语。因为标语粘贴牢固无法撕掉,所以他生出奇想,便和了一桶稀泥将每张标语都糊的严严实实。一位大法弟子劝他不要干这种对自己不利的事,他却说自己光棍儿一人,没有顾虑,只要挣钱,来者不拒。当晚,他便肚疼、胳膊也疼的抬不起来。第二天看病花了28元,地也未种成。事后他到处扬言:“以后这种事,爱谁干谁干,给人200块钱我也不干了,法轮功真厉害!”

    2.郑太强,男,50多岁,平时与众人诋毁大法、讥笑、谩骂大法弟子。2006年腊月,上山打柴,一星期内从坡上滚落2次。大法弟子去家中讲真相、劝三退,他当面笑脸相迎、随声附和,背后又与他人嘲笑大法弟子。2007年4月,去延庆挖沟,将脚趾砸伤,回家养伤期间,又发现颈椎和腿麻木疼痛,干不好活,一直闲在家中(有人曾发现他家门口有撕毁的真相资料)。

    3.孙树武,男,70多岁,拒绝真相,热爱中共(每月可得1000元的退休金)。平时不断恶毒辱骂大法弟子,诋毁大法,并在2006年间撕毁真相资料擦屁股。一段时间后胳膊麻木,输液花去1000多元。

    4.郑荣梅,女,40多岁,2006年秋天把大法弟子送的真相资料剪成碎屑,荒唐的扔到地边吓唬吃玉米的獾子。事后胳膊麻木抬不起来,打封闭针也不见效,直到现在不见好转。

    5.王玉德,男,70多岁,家有数名亲戚,修炼受益于法轮功,亲戚也多次苦口婆心给他讲真相,说服他三退,他不但不听,还经常在家在外与人恶毒辱骂、中伤大法与大法弟子,平时一直虚弱多病。2007年因憋气,在村诊所一边输液,一边与村医谩骂大法弟子,10多天也不见好转。不久反而加重到赤城医院就医后转入北京医院,确诊为心肌萎缩。现在家中每天都要吸氧,用药维持。


    山东平度一破坏大法的恶人遭恶报

    平度市李园街道办事处花园村恶人官清曾破坏大法、举报大法弟子,得到两千元“奖励”。现遭恶报,得了脑出血,去医院治疗,头上被打了一个眼,抽出脑中的血。只能在床上大小便,生不如死,还连累了家人。


    湖北天门市原610头子闫小兵现世现报警示

    闫小兵,原湖北省天门市公安局副局长,兼610办公室一把手,积极参与法轮功迫害,还有手下郑先洁(原天门市恶人榜有报导此人事例)。闫曾在邪恶的操控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去年因为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被妻子发现,到局里大打出手,搞得名誉扫地,老婆儿子都不愿意同他来往。后被调职(明升暗降)。而其自身不愿意接受调职,后来一直闲在家里。

    其实在其位置是最容易看到真相材料的,却一再无视大法的慈悲,无视大法弟子的善良,为了自己的顶戴,执意行恶,善恶到头终有报。

    目前的现世现报已经给他的最大慈悲与机会。毕竟还有人身,比起那些肉身被打入地狱的恶人来讲已经是幸运至极。如其能改变对大法的态度,转变对大法的认识,还是有机会的。

    希望那些继续为恶者能引以警戒,马上停止对大法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