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院长设陷阱 安徽蚌埠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九个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2000年,我因一件5000元的经济案经禹会区法院判决胜诉,但却迟迟未予执行。我数次找到管执行庭的院长石怀玉。石一直在扯东道西,不讲正题。我因善良,结果上了被石怀玉花言巧语设的圈套,被龙子湖区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到市第一看守所九个月,历经酷刑折磨。

2000年的一天,我又去见石怀玉。他跟我讲到法轮功,说炼法轮功的人多,功又如何好,表示想学这个功,又急切的想借一本法轮功的书看。说话间有一人送他一大摞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他将钱收下,让那人走了,转脸对我说:“我们法院也做生意。”又一个劲的让我讲讲法轮功。

我当时没看穿他的真面目,便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思想上的受益真实的叙述出来,同时把一本大法书籍双手捧上。他装模作样专注的在看书。约两分钟时间,他突然脸一沉,狞笑着说:“你过来,有人找你。”我惊呆了,一个约50岁的男便衣出现在我眼前,凶狠的对我说:“就凭这本书,就能判你罪,这本书没收了。”我含着泪,看着他们拿着我的宝书开车而去。我这才明白,前面的花言巧语都是他们一伙设的圈套,法院也是迫害大法的邪恶机构。

由于石怀玉的举报,龙子湖区公安分局钟永祥等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将我非法刑拘,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

在这里,我顺便一提所谓的“文明管理”的第一看守所。虽然电视、广播对“一看”的文明管理赞不绝口,其实,那是十足的谎言,真正的“一看”是一座人间地狱。无休止的每天十几小时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经常为赶任务几天不能合眼,看守的喝斥声不绝于耳,拿人不当人,当光干活的动物一样对待。日常用品极贵,尤其是每天要吃的菜,比外面贵数倍,二十元一份的菜,几块大肥肉加酱油汤,几块带皮的冬瓜,少油无盐,汤里的泥、饭里的毛虫、老鼠屎比比皆是。被关押的人被打的哀嚎声,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几个绝食反迫害的大法弟子一个个被喊出去,由4-5人强行按住头和四肢,再让“一看”狱医张某插管灌食。这分明是极野蛮、极残忍的酷刑。

这张狱医40多岁,外表温雅,不甚言语,迫害起人来竟是极其狠毒。他拿着粗长橡皮管对着学员鼻孔急速死命的捅下去,又猛力拽出来,再从另一鼻孔猛力捅下去,再猛力拽出……撕心裂肺般疼痛,直到学员被摧残的叫不出声来,几近昏厥,这恶医方肯罢手。

我制止“一看”所谓的陈科长(女,50多岁)谤师谤法之胡言乱语。这陈科长被我讲的理屈词穷,气的发抖。第二天,看守寻隙,叫犯人找一个最小的带锈的土铐子将我的双手反拧至背后,背铐26小时,锈铐嵌至手腕肉里,手腕成葫芦状,那钻心的痛,动弹不了。去铐半年后,两手背针扎没知觉。

我被非法超期羁押九个月,直至高烧不退、便血不止。龙子湖区钟永祥等才让家人将已不能行走的我领回家。临走前,仍强迫家人交五千元现金,龙子湖区公安分局仅给家人一张收据,上面写收保证金3500元,盖章是东区610办公室。(绑架我的第一天,已巧立名目用手铐逼孩子交过1000元)。

以上正是法院院长石怀玉以卑鄙手段骗走我的大法书并以此为所谓的“证据”,与公安勾结非法迫害我九个月,强行勒索钱财6000元,更不提执行判决书了。

事情已过多年,每当从电视里听到表扬法院如何“先进”,执法如何“公正”,如何加强执行力度等等,心里确是另有一番滋味,不经受迫害的人是没感受的。想我,只是想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已按法院院方要求交齐了诉讼、广告、执行等所有费用,我要求执行,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法院应该是公正的执法机构,然而身为院长的石怀玉不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却设下圈套,伪装善良,利用修炼人的善良,不顾事实,无视天理,迫害大法学员,执法犯法。他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一群最守法的好人,却昧着良心迫害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