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正法修炼经历了八个年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遵师尊的教诲,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扎实静心的学法给自己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使自己在魔难中坚定,平稳的走到了今天,同时也把自己魔炼的更加智慧,成熟,深知自己背负历史责任的重大和正法修炼的严肃,清醒的排除旧势力的干扰,在不断的同化大法中,让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中修。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

早上,我和每天一样,带上要寄的信和需要发的资料(在路上做)去一个新学员家交流,因为世人在明白真相以后,有缘的人,先后走進大法中修炼,如何引导好新学员多学法,在法中修,也是我们证实法中的一个课题和修炼环境。

在路上我寄了信,发完资料,到了这个学员家的路口,路口的半坡上停着一辆吉普车,因为路比较窄,我就从车的边上骑过。可是,真的没有想到,就在我骑到车门前时,司机同时也打开车门,眨眼的功夫,我被这开门的冲力,连人带车推出去两米多远,整个身体的左半边和脸的左侧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一刻,我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喘气也很吃力。但我本能的意识到:我不能这样,要马上起来,好坏出自一念,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

我稳了稳自己,这时就看见车里坐着的三个人惊慌的向我跑过来,一个人帮我扶起了自行车,两个人扶我起来,一边扶一边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你歇一会儿,咱们去医院看看吧”。看着他们那惊慌歉疚的样子,就安慰他们说:“你们放心,我没事,不用去医院。”过路的人非常不理解的为我鸣不平,他们三个人也知道我摔的不轻,就不停的赔礼,表示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其中一个年岁大一点的人说:“这怎么说的,快到家了出这种事,真是对不起。”是快到“家”了,我理解“家”的含义,这是对我的考验。我要走好最后路上的每一步。我深知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现在无论是业力,还是旧势力迫害,坚决清除,我要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狭路相遇也是缘份,是自己一个讲真相证实法的环境,我不但要讲真相,还要用大法弟子的形像去证实法,把大法的美好和威德留给他们。

这一念使我忘记了身体上的痛,我平静的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们放心吧,不会有问题,我们今天这样相遇也是缘份。”他们不理解的看着我,我和他们讲了大法如何教我们做好人;讲了我修炼以后的身体变化和身边发生的修炼故事;讲了“天安门的伪案”,谈了《九评》和两千两百万人退党的信息。也讲了我为什么退党,很长时间他们都非常认真的听着,听着,不时的点头微笑。

其中一个女的说:“你摔的这么重,不但不怨我们,还安慰我们说你没事,我真的不理解,现在哪有这样的人,现在我真的明白了,是不是你的师父在保护你了?”我说:“对了,是师父保护了我。”

我顺势告诉他们:为什么大法弟子在被抓,被迫害中还在和世人讲真相,是为了救你们,因为你们是被谎言所欺骗的受害者,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并希望你们有机缘看一看《转法轮》这部法。他们欣然的点头,嘴里不停念着“法轮大法好”,好象怕被忘了一样。还问了一些佛教与大法的关系,这时,他们的电话铃响了,是学校催他们回去,原来他们是教师。这时其中的男青年买来矿泉水送给我,我说:“不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明白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三个人紧紧的握住我的双手说:“太谢谢你了,我们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看着他们那激动的样子,我知道他们真正的生命得救了。

我骑车来到新学员的家,正赶上她和邻居在聊天,说是看见一个四十多岁妇女,在路边被盖房子用的搅拌车不小心溅了几个水泥点在衣服上,吵着要赔一千元,还讲了很多无理的过程。他们说的这些我也不爱听,当时我想:我们今天在这里见面也是缘份,我就接过话题,说现在的人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是人的道德不行了,同时用我刚刚发生的这件事去说明,做人应该宽容,忍让,替别人着想,并给他们看了我脸上和腿上的伤。他们都感到很吃惊,说:你这样的人太少了。

这个新学员有怕心,怕我说多了,人家知道她在学法,就接过话题说,她是信佛的。我看到她的心,心想:今天不能讲明真相,也要把善与慈悲留给她,也可以为她以后明白真相打下基础。我马上说:“我是信佛的,信佛就要按照佛讲的去做,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我讲了人没有道德以后,反映到现实生活中天灾人祸,和善恶有报的天理。她很同意我的看法,邻居走了以后,她讲了,她最近一段学法,炼功和消业过程的修炼体会,我也把刚才发生事的体会讲给她听,她说:“通过这件事你又提高了。”并表示要抓紧多学法,以后也学着间接的方式讲真相救人,不能浪费时间闲聊天。我心里很高兴,通过交流,收到了“比学比修”、共同提高的效果。

五月三十一日下午: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早上发生的事不能让丈夫知道,因为我每天出来,他都很不放心,不能给他造成不必要的负担,这毕竟不是人的事,他理解不了,也不能给自己制造人为的干扰。到家后,我忙着做饭,发完正念,吃完饭,我脸上一寸多长的紫块儿,而且左边的脸也肿了,好象有了障眼法,他竟没看出来,他午睡去了。我想靠在床边歇一会儿,试一下根本不行,只能直直的坐,连打个哈欠左肋都痛的不行,怎么办?因为晚上和同修定好去她的亲戚家,这个学员刚学法才一个多月,是因病走入修炼的,得的是叫不上名的病,浑身起疙瘩、流黄水、痒,查不出什么原因,去了很多医院也看不好,同修多次给他讲真相,夫妻俩也声明了三退,他看同修身体这么大的变化,也想看看大法的书,看书后,他本人感觉很好,可是家里干扰大,不学了,把书送了回来。今年三月份,他亲戚打电话给同修说他还想学法,问行不行。同修得知情况以后,带上书和师尊的讲法录像来到他家,一進门,吓了一跳,几个月没见,人变的快不认识了,瘦的皮包骨,前后身的皮肤变成黑色的硬皮,就象死皮一样,揪的腰也直不起来,肚子腹水了很大,不吃东西,躺在床上连下地的力气也没有了。同修看他这个样子,就告诉他:大法不是给人治病的,是教人做好人,修炼的。他说自己知道。

这次学法以后的第二天,前后心的黑皮开始流水,一天换三个背心,不到一个星期,黑皮不流水了,背也不揪了,腰也直了,皮肤光滑了,可以吃东西了,肚子的腹水也下去了,不到半个月人恢复了正常。他本人很兴奋,家里人也很高兴说:“太神奇了。”看到他的变化,朋友们也来了解大法,有的要看书。他每天学法,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表示要坚修大法。可是,一个多月以后,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又出现了流水现象,家里人慌了,认为病又犯了,有的送偏方,有的送药,他的心里压力也很大。同修梦见他追赶一个黑黑的东西,已经死了,他还紧紧的抱在怀里。我想,同修的学法才两年,就把这么大的责任交给她,既然告诉了我,这里就有我的责任和修炼的环境,我们不仅要让有缘人明白真相,得法修炼,还要不断的引导他们放下执著在法中修,帮助他们开创修炼的环境,更要主动的去维护大法。我想:如果他的心不去,不能认识消业和情的干扰是对他的心性提高的考验,用大法来求治病,邪恶就会利用他来破坏法,也毁了这个学员,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决定和同修一起去和他切磋,交流。

要承担起证实法的责任,首先自己要正。面对自己的现状?师尊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的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心中有法,豁然亮堂,顿时有了方向,关、难对人来讲难过,对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就是好事,是环境,就是提高。

我站起来,坚持炼了五套功法,身体感觉轻松了很多,按照每天的惯例打坐学法(每天上午做证实法的事,下午学法炼功,没有特殊情况,雷打不动)。学法以后,又准备些晚上用的真相资料。(我家是家庭资料点)丈夫起来看见我这样就说:“你歇一会儿不好嘛,这么大岁数,一天把自己赶喽成这样,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我平静的说:“你不用管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样生活,我不觉的辛苦。如果不让我这样,才是我最苦的。”我深深的知道在大法中修炼是我生命的全部,其他常人中的一切则是我提高心性,摆放位置的环境

五月三十一日晚上:

吃完晚饭,发完正念,我的左手已经肿到手背上了,我不承认旧势力干扰的一切假相,请师尊加持我。这样我骑上自行车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这个学员的家,他们看到我,很惊讶的问我:你的脸怎么了?又看了我的左手和腿的膝盖都肿的很高,就问我怎么骑车来的,我知道师尊在帮我,这么远的路,要过立交桥。真的好象有人推我一样,很轻松,一点儿也不痛,我谈了我的体会,他们看到了超常的现实,我们又结合着各自不同的状态,谈了如何放下执著,不断达到修炼人的心性标准,也谈了同修们在修炼中如何认识常人治病,超常人消业,提高心性与吃苦,还业的实例,最后这个学员表示:也要多学法,放下常人的心,认清干扰自己的情魔,向内找,也要学会修炼。在场的人都觉的收获很大,家里的常人也觉的明白了不少。

到了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炼了一套静功,发完正念,该休息了,却躺不下去,站着,坐直都可以,就是不能躺,怎么办?我慢慢试着右侧躺,怎么也不行,这时我想:觉一定要睡的,不就是一个痛吗,要有金刚的意志,才能修出金刚之体。我用被子卷起来个筒做支撑,用右侧慢慢往下躺,刚躺下,不知怎么就睡着了,一夜也没有动,早上起来正好炼功。我知道师尊在帮我。我没有理由不做好。

第二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现在一切恢复了正常。

正法進程不断的推進,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们需要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牢记师尊的教诲,静心学好法,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走好最后路上的每一步,给后人留下可讲,可说,可参考的修炼故事,兑现我们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