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家弟子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出家弟子,七十岁了,一九九八年初冬得法。我认识字不多,几年来一直想看看出家弟子的修炼体会,向他们学习。二零零七年元月份看到“明慧周刊”上一位出家弟子的修炼心得非常好,并建议出家弟子都把自己的心得写出来交流。所以,我也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希望得到同修们的帮助、以期提高。

我原来是一居士,曾拜了一位道姑为师,但也偷偷的诵经,因为信佛、信道也是共产邪党所不允许的。一九八九年、这位道姑临终前从九十多个徒弟中选了我来守香,即继承她的衣钵,我也没有得到真正的法。我一直想要找个好师父,准备到西藏去求师拜佛、修成正果。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后来在原先的师姐妹的劝说下,一九九二年就把那个小经堂扩大做成了庙,砖瓦、木料、水泥、工钱都是自己掏钱,没有向任何人化缘。由于钱不够,半年后才做了一个庙门,之前就用一块布遮挡着。当时多人想住進来,但都怕还债。过了两年多才还完了债。利用这个庙、做法事等途径,也积攒了一些钱,引起一些人嫉妒,经常多人来争吵,心里很不安宁,也不想住这个庙了。

一九九八年冬天,修炼大法的弟弟来到庙里,了解了庙里的情况,他告诉我现在末法时期,庙里根本没有佛、道、神了。法轮功是正法修炼,能够修成佛道神。我听了很高兴,随后他又送来七本宝书,由于识字不多,就把书送给了女儿,女儿看完书后,疾病很快好转。可是我当时却被旧势力抑制着,还怕对不住原先拜的所谓的师父。后来女儿问我,你在这一门诵经这么多年,你看到过菩萨没有?我说:没有。女儿说,你不能继续耽误自己了,我这么短的时间已经发生神迹,这才是真正的高深大法。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修大法了。由于我识字不多,又是住在庙里。每到了会期又要做会。还要印网丝钱。不做这些事,常人不理解,这时的我还是脚踩两条船,也没有和同修们接触、切磋。我到弟弟家去,经弟弟介绍终于找到了同修,有了切磋交流的机会。后来看到《精進要旨》里写出家人做法事当成常人的工作。我就利用会期跟常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放“普度、济世”音乐。请大法师父给庙里的泥菩萨开光。没有开光前,我从没有看到过菩萨;开光后不久一天,我梦里看到穿白衣服的菩萨,而且站了好几排,心里清楚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赶快好好修炼。

由于我决定真修大法,邪恶的旧势力利用各种形式来干扰我、迫害我。前几年发正念时,经常看到以前拜的那个道姑哭哭啼啼的,恳求我不能丢弃她的衣钵。我开始心有些不忍,后来通过学法,坚定正念,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够阻碍我炼法轮功。自此,就没有看见她了。原先的同门道姑要求我继续做法事,否则就要我把庙退出来,还要去举报,我没有为其所动。终于有天晚上,村里有两个共产邪党的干部,冲到庙里,气势汹汹地说:这几天一定要把庙退出来,否则把你的东西丢出去;现在村里某某死了,某某又病了,张家怎么不顺,李家又怎么不好,都是因为你在庙里不敬香,没有做会的结果,都怪你不该学法轮功;听有一个气功师说村里很不好,要死不少人,谁都怕死到自己头上,你如果不按老规矩办,就不能住庙里。我反复和颜悦色的劝说他们,现在是末法中,庙里根本没有真神、真菩萨了,慈悲伟大的师父替我们大法弟子和世人化解和承受了不少苦难,人都在迷中,人都在劫难中,人生老病死是正常的。我学法不深没有做好只能怪我自己,但你们不能怪我学法轮功。我不住庙,村里就不死人了,你们能保证吗?

后来亲朋好友都来劝我放弃修炼大法,还象过去一样烧香做会还能挣钱,我没有动心。邪恶旧势力一看这招不灵,有用病业的形式来迫害我。突然有一天,胸部下肋骨痛得非常厉害,象刀刺一样,持续痛了两三天,有几餐痛得吃不了饭。我就记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还是坚持起来炼功、发正念,请同修们帮我发正念,不把它当病,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闯过了一大关,十几天后就全部好了。

我们的苦难都是慈悲的师父替我们承受了,我一身疾病(肝炎、胃炎、肠炎等等)不翼而飞,用尽人间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我悟到一个出家人走入大法修炼是多么的不容易!我始终坚持学法,按师父说的三件事去做,走亲戚,出门做事,坐车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每个人修炼路不同,我要万分珍惜这万古机缘,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